30座宋元古城藏在巴山蜀水间

  • 2014年05月23日
  • 来源:四川日报
  • 【字体:
分享到:
更多

相关链接:图说四川

 

 

  得汉城南门旁的明清摩崖石刻

 

  2004年重新修复的神臂城西门城墙

 

  大良城北门

 

  小宁州城域示意图

  5月15日,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宋元古城考察小分队”第四次从成都启程,泸州、巴中等地分布的宋元古城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

  公元13世纪,成吉思汗及其子孙,带领蒙古骑兵,克西夏,灭金,败宋,降西域,铁蹄踏遍欧亚大陆。“先取全蜀,蜀平江南可定”,在宋元战争中,蒙古铁骑原计划从四川沿长江顺流而下席卷江浙。然而,这一计划却在四川地区受阻长达近半个世纪。史学界普遍认为,南宋在川陕地区岷江、沱江、嘉陵江、长江流域的险要之处,依山就势修筑山城,构建起“山城战略防御体系”,是拉锯这场战争的关键。这些沿江修筑的山城,就是宋元古城。“这是我们首次对川内宋元古城进行整体摸底。”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唐飞说,目前省内有遗迹可寻的宋元古城仍有30座。

  【选址】

  依山筑城 依靠天然屏障拒敌

  在泸州市江阳区弥陀镇的长江边,考察队一行隔江远眺对岸的神臂城。“这里的地形本身就是一道天然屏障。”合江县文物局副局长张采秀介绍说,神臂城依托神臂山修建,神臂山三面环江,因远看犹如一只伸向长江的神鹰臂膀而得名。江边悬崖峭壁,形成天然壕堑。

  2013年,为申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合江县文物局曾对神臂城进行了全面考察,当时特意包船企图从江边上岸,但南、西、北三面江岸怪石嶙峋,尤其是西面悬崖峭壁,几乎无路可攀。

  “三面环水,一面环山是当时‘依山筑城,恃险拒守’理念的直接体现。”全程参与考察的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刘睿告诉记者,据史料载,南宋端平三年(公元1236年),蒙古大军在窝阔台汗的指挥下,大举入蜀,攻入成都,直至泸州、夔州。1241年,窝阔台汗病死,蒙古军稍停进攻。1242年,南宋派余玠治蜀。“依山筑城,恃险拒守”即是余玠的一个重要举措。在多次宋元古城实地探访中,刘睿发现这一共性:位于巴中市平昌县境内的小宁城遗址,东、西、北三面临荔枝河,唯东面有一径可通;位于巴中市通江县永安镇的得汉城东临大通江河,南北皆为深溪,三面环水,四周皆为峭壁。

  在环山的一面,“依山筑城”尤为明显。穿过长江大桥,绕行近80公里山路乡道,考察队一行来到合江县焦滩乡老泸村境内的神臂山上——神臂城唯一接壤陆地的东面。一到城下,原本平缓的地势瞬时陡峭起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被称“红菱池”的护城池。张采秀介绍说,据史料记载,这里原本有红、白菱池两个护城池。如今,白菱池已经化作农田。顺势而上,城墙外还加筑了两层子城。“这里应该就是史料上记载的子城城墙和炮台遗址”,顺着张采秀的指引,考察队员们看到山体明显存在的两层高台,遗址处能看到少许残存的青石城墙。

  沿乡道继续上行500米左右,便到了神臂城的东城门和钟鼓楼遗址。步入前后双拱城门,不足5步,就是一个深潭,深潭后面又是一道高台,层层逼近,环环相扣。“敌人冲进来,惯性就会掉入深潭、撞上高台,守城的人则可以从高台上继续攻击。”

  而在素有“天铸一铜城”的得汉城,这一特征则更为明显。得汉城为三层台地环绕,每层台地都是一圈天然城墙。“宋元交替之际,得汉城坚守了24年,天然屏障是关键。”通江县文物局局长龚道说,据史料记载,当时只有沿着城门面向门外绝壁上掏凿出来的石梯道,可使沿石梯道向城门进攻的敌人无法展开兵力。进南城门后是一道高3米多的陡坡,只有一条小道贴墙根伸向城内。万一城门被突破,守军仍可利用地形居高临下迎击敌军。

  【分布】

  聚点成链 83城“气势联络”

  “依山筑城、恃险拒守”的战术,何以发挥“如臂使指,气势联络”的功效?历史学家陈世松研究宋元战争史多年,在他看来,这得益于南宋名将余玠构建的两个层次的“山城防御体系”。

  所谓两个层次,一是指每一个古城本身,就是一个完整的战斗据点,集屯兵、积粮、保民、战守诸多功效于一身;其二,是指各据点之间的相互声援,又以各通航河流或官道为联络线,点线结合,聚点成链。“和外部地势险要相反,每座古城内部都是良田沃土,十分适宜屯兵积粮。”刘睿说。史料载,坚守24年的得汉城内土壤肥沃,水源充足,可长期耕战而不至于困死山上;位于广安市前锋区小井乡的大良城,城内面积将近1平方公里,目前仍有居民生活;而神臂城内,水稻蔬果生机勃勃,至今居住着老泸村3个大队近700人。

  单个固若金汤的古城如何聚点成链?“数量众多是先决条件,史料记载曾有83城。”陈世松说。

  那如今川内尚存多少宋元古城?经过4次实地调查和文献整理,考察队认为现在还有30处。“有记可查的30处主要分布在长江、嘉陵江、沱江、岷江流域。”刘睿说。

  其中,嘉陵江流域有剑阁苦竹寨、蓬安县运山城等15处城址。

  沱江流域有金堂县云顶城、荣县大刀寨遗址、富顺县虎头城址3处。

  长江流域有江安安远寨遗址、合江县神臂城址等8处。

  岷江流域的4处均在乐山境内,分别为市中区三龟九顶城遗址,犍为子云城址,沐川县清溪城遗址、白岩寨遗址。

  【现状】

  保护乏力 古城难抵常年侵蚀

  在神臂城西门外绝壁上刊刻着一组元代造像,张采秀指着一幅名为“刘整降元”的石像说,“风化太快了,再不保护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在泸州神臂城考察时,刘睿不停感叹“相比其他古城,已经很不错了”。他告诉记者,在30座宋元古城中,神臂城是唯一的“国保”。

  但这座古城目前的保护措施,却让人难以将其与“国保”身份画上等号。神臂城内的东城门,是目前肉眼可见的仅存的疑似宋代遗址。但遗址处,除了两块文物保护石碑,便不见任何保护措施,遗址旁的水稻田几乎侵占到了城门口。村文书胡远桂指着残存不足10米的城门城墙告诉记者,上世纪90年代,为修建村道,村民毁掉了将近40米城墙。

  “几乎每次来都会有不好的发现。”时隔半年,再次来到神臂城的张采秀一脸愁容。在神臂城北面的江边,有一尊“蛇盘龟”(玄武)圆雕是就原石雕刻的。“玄武在古代的功能是镇伏凶滩水怪,据我们调查,这尊玄武可能是全国现存最大、保存最完整的一尊。”记者在现场看到,龟高1.88米,周长20米,趴在地上,挺胸昂首,直望北方,龟的腹背被粗如大碗的蟒蛇缠绕,蛇长21.5米,逼真生动。但就在圆雕一旁,一处民居几乎将院坝修建到龟背上。“之前还有一段距离,这次怎么就这么近了?”张采秀对着院坝,无奈地拍了几张照片。

  她告诉记者,其实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合江县文物部门已经做了不下5次规划,但每次规划受制资金等多方面因素制约,最终都不了了之。今年3月,最近一版保护规划立项报告已经完成,他们希望凭借去年晋升为“国保”的好势头,神臂城能迎来新的保护。

  “国保”如此,其他古城的境遇可想而知。“目前省内宋元古城保存情况确实不容乐观,当务之急,我们应该考虑如何减缓人们对它的破坏。”唐飞认为,目前绝大多数古城内都有常驻居民,如何调动居民的热情,让他们从遗产守护中受益,从而自发变身守卫者,应该是文物保护部门和当地政府需要共同思考的问题。

  【他山之石】

  孤军突出的钓鱼城

  历史上,现重庆境内的合川钓鱼城、奉节白帝城和四川境内的通江得汉城、金堂云顶城、蓬安运山城、苍溪大获城、南充青居城、剑阁苦竹寨曾被合称为“川中八柱”,以示险重。2012年底,合川钓鱼城遗址进入国家文物局公布的“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

  四川民间学者安田十分痴迷古城堡文化。近年来,他造访了多个巴蜀宋元古城,还和朋友一起组建了“四川古城堡文化研究中心”。在他看来,合川钓鱼城孤军突出、名扬中外,除因为1259年那场著名的钓鱼城之战,更重要的还是当地在保护文物的前提下,合理打造遗址公园景区。

  安田告诉记者,1982年,钓鱼城和邻近的北碚缙云山一起被列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1996年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钓鱼城古战场遗址至今保存完好,除了城门、城墙、皇宫、武道衙门、步军营、水军码头等遗址,也有钓鱼台、护国寺、悬佛寺、千佛石窟、皇洞、天泉洞、飞檐洞等名胜古迹,还有元、明、清三代遗留的大量诗赋辞章、浮雕碑刻。

  近年来,重庆市对钓鱼城遗址实施的考古发掘不断斩获新成果。未来的钓鱼城遗址公园有可能成倍扩大。依托考古发现,今年初,钓鱼城景区新建的8处古军事景观工程已经完工,可让游客体验昔日气势恢宏的战争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