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年“山海情”携手共行 浙川东西部协作谱新篇

  • 2023年06月16日 07时54分
  • 来源: 四川日报
  • 【字体:
  • 一只浙东白鹅,在四川屏山有了一个新名字:浙川白鹅。

    浙东白鹅原分布在浙江东部的绍兴、宁波等地,2021年,通过东西部协作农技专家牵线搭桥,浙东白鹅来到同纬度的宜宾市屏山县,得名“浙川白鹅”。

    不只浙川白鹅,浙川大道、浙川产业园……在四川,处处可发现“浙川”的印迹。

    “浙川”其名,蕴含浓浓的“浙川情”。自1996年开展东西部协作以来,浙江与四川携手已有27年。如今,两省仍在不断续写新篇章——2021年6月,浙江省在原先结对四川省40个县的基础上,新增加28个县,两省联合打造产业协作、数字化转型、消费帮扶、文化交流、援派铁军5张“金名片”,再续“山海情”。

    从“输血”到“造血”

    产业协作互利共赢

    就在上个月,浙川产业协作史上再添浓墨一笔。5月25日,万企兴万村·知名浙商四川行暨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产业投资推介会在成都举办,180余名浙商来到四川探寻新机遇,现场签约34个项目,总投资额达138亿元。

    产业协作是结对帮扶从“输血”转向“造血”的关键。浙江发挥市场、资金优势,四川发挥资源、劳动力优势,双方优势互补共建产业园,让“单向帮扶”变“互动合作”。

    走进南浔·广安东西部协作产业园二期项目,工人正加紧施工。园区由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合力打造,还没建成就已招引4家浙江企业。

    “原来是筑巢引凤,现在是引凤筑巢。”南浔挂职广安市政府副秘书长、广安区委常委、副区长范学良介绍,园区一期工程已引进沃克斯电梯等7家浙江龙头企业入驻并投产,今年将完成二期工程建设,同时启动三期工程建设。

    新一轮浙川东西部协作以来,两省聚焦园区共建,通过共同规划设计、投资建设、联合招商等方式,共建93个特色鲜明、优势突出、示范性强的产业园区,引导企业落地投资超1000家,规模超500亿元。

    既有浙企入园,也有工坊入乡。

    “原来种土豆玉米,一亩地收入最多1000元;现在种葡萄,一亩地收入少说也有1万元。”九寨沟县黑河镇绕蜡村甜蜜金棚·酿酒葡萄“共富工坊”负责人何官秀介绍,工坊发展订单农业,实现产业长效“造血”,农民收入节节攀升。

    共富工坊是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典型经验。通过东西部协作,共富工坊在四川全面开花。仅泸州,相继成立青田-古蔺“稻鱼共生工坊”、莲都-叙永“竹笋工坊”。

    近有门路,远有出路

    劳务协作提质增效

    因幼时生病,广元市剑阁县江口镇居民张来友右腿残疾。他干过杂活、卖过农资,收入一直不高,直到去年6月成为一名“帮帮摊”摊主后,这一境况得以改变。“现在每月收入至少有3000元。”

    “帮帮摊”是剑阁县和杭州市上城区联合推出的东西部协作项目,通过引导东部专业团队入驻,组织培训西部低收入人群,发展地摊经济、小店经济增加收入。如今,剑阁县已有“帮帮摊”185个、“帮帮店”8个,带动223名残疾人和残疾人家庭实现就业增收。

    近有门路,远有出路。“我们一家4口都在浙江安吉务工,每个月收入近2万元。”袁美一家是阿坝州金川县沙耳乡脱贫户,2021年通过东西部劳务协作前往安吉务工。今年是全家人在安吉稳定务工的第三年。

    2021年以来,浙川携手引导30多万农村劳动力赴浙江省稳岗就业。双方还创新开展“蓝鹰工程”,推动职业教育培养与就业有效衔接。

    浙江诸暨因盛产袜子而闻名,袜子产量占全国的70%,但袜机维修专业人才主要靠学徒模式培养。2021年10月,“蓝鹰工程”首先在乐山沐川启动,开设袜机维修班,同时开设10个企业定制的“蓝鹰之星”冠名班,首批袜机维修班学生还未毕业就已被诸暨企业高薪“预订”。在达州,浙江舟山与达州携手开办订单式“达州海员班”,已有230余名学员通过培训并登船就业,最高年薪超20万元。

    目前,“蓝鹰工程”已在浙川两省全面推广。阿里巴巴等浙江龙头企业在四川创办企业订单班,培养技能人才3261名。

    川货入浙,浙货入川

    消费帮扶畅通物流

    6月9日,东西部协作峨边体验馆在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开门营业,峨边黑猪肉跨越2100公里,端上柯桥百姓的餐桌。

    借助浙川东西部协作,川货不断出“山”入“海”。

    “消费帮扶不是简单的买东西,更关键的是提升当地的供应链水平,让好产品卖出好价格,这才是可持续发展之道。”挂职松潘县经济商务和信息化局办公室副主任的王仲龙刚到松潘时,发现当地各类农特产品质量虽佳,但品牌意识欠缺,竞争力不强。在浙江桐乡的帮扶下,松潘县建立“县级中枢指导+乡镇级服务覆盖+村级服务联动”电商公共服务运维体系,覆盖全县60多个村(社区),挖掘和培育本土电商人才。如今,这里涌现了卡兰美朵等一批致富带头新农人。

    销路打开了,还要畅通物流。

    凉山农特产品销往宁波,需要跨越2500公里。过去,货物经由成都集散运输,损耗高、物流成本高。2021年底,宁波市驻凉山工作队开展“两地仓”建设——在凉山州设立“产地仓”,在宁波市设立“销地仓”,不仅满足仓储、冷链冷藏、配送等功能,还可实现直采直销,有效缩短物流周期2至3天,降低物流综合成本35%以上。

    去年以来,乐山、广元、南充也与浙江绍兴、杭州、温州、台州启动“两地仓”建设。在“两地仓”助力下,2021年、2022年浙江省采购、帮助销售四川特色农产品和手工艺品累计达284亿元。

    川货入浙通道不断打通,浙货也不断走入四川。

    义乌是“世界小商品之都”,去年,借力东西部协作,义巴国际商品城在巴中市巴州区开业运营,两地开通义乌—巴州直达物流专线,以巴中为中心,同时辐射达州、广元、南充等川东北地区。截至目前,义巴国际商品城已实现销售收入1500多万元。(记者 燕巧

    责任编辑: 李莎莎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27年“山海情”携手共行 浙川东西部协作谱新篇

  • 2023年06月16日 07时54分
  • 来源: 四川日报
  • 一只浙东白鹅,在四川屏山有了一个新名字:浙川白鹅。

    浙东白鹅原分布在浙江东部的绍兴、宁波等地,2021年,通过东西部协作农技专家牵线搭桥,浙东白鹅来到同纬度的宜宾市屏山县,得名“浙川白鹅”。

    不只浙川白鹅,浙川大道、浙川产业园……在四川,处处可发现“浙川”的印迹。

    “浙川”其名,蕴含浓浓的“浙川情”。自1996年开展东西部协作以来,浙江与四川携手已有27年。如今,两省仍在不断续写新篇章——2021年6月,浙江省在原先结对四川省40个县的基础上,新增加28个县,两省联合打造产业协作、数字化转型、消费帮扶、文化交流、援派铁军5张“金名片”,再续“山海情”。

    从“输血”到“造血”

    产业协作互利共赢

    就在上个月,浙川产业协作史上再添浓墨一笔。5月25日,万企兴万村·知名浙商四川行暨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产业投资推介会在成都举办,180余名浙商来到四川探寻新机遇,现场签约34个项目,总投资额达138亿元。

    产业协作是结对帮扶从“输血”转向“造血”的关键。浙江发挥市场、资金优势,四川发挥资源、劳动力优势,双方优势互补共建产业园,让“单向帮扶”变“互动合作”。

    走进南浔·广安东西部协作产业园二期项目,工人正加紧施工。园区由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合力打造,还没建成就已招引4家浙江企业。

    “原来是筑巢引凤,现在是引凤筑巢。”南浔挂职广安市政府副秘书长、广安区委常委、副区长范学良介绍,园区一期工程已引进沃克斯电梯等7家浙江龙头企业入驻并投产,今年将完成二期工程建设,同时启动三期工程建设。

    新一轮浙川东西部协作以来,两省聚焦园区共建,通过共同规划设计、投资建设、联合招商等方式,共建93个特色鲜明、优势突出、示范性强的产业园区,引导企业落地投资超1000家,规模超500亿元。

    既有浙企入园,也有工坊入乡。

    “原来种土豆玉米,一亩地收入最多1000元;现在种葡萄,一亩地收入少说也有1万元。”九寨沟县黑河镇绕蜡村甜蜜金棚·酿酒葡萄“共富工坊”负责人何官秀介绍,工坊发展订单农业,实现产业长效“造血”,农民收入节节攀升。

    共富工坊是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典型经验。通过东西部协作,共富工坊在四川全面开花。仅泸州,相继成立青田-古蔺“稻鱼共生工坊”、莲都-叙永“竹笋工坊”。

    近有门路,远有出路

    劳务协作提质增效

    因幼时生病,广元市剑阁县江口镇居民张来友右腿残疾。他干过杂活、卖过农资,收入一直不高,直到去年6月成为一名“帮帮摊”摊主后,这一境况得以改变。“现在每月收入至少有3000元。”

    “帮帮摊”是剑阁县和杭州市上城区联合推出的东西部协作项目,通过引导东部专业团队入驻,组织培训西部低收入人群,发展地摊经济、小店经济增加收入。如今,剑阁县已有“帮帮摊”185个、“帮帮店”8个,带动223名残疾人和残疾人家庭实现就业增收。

    近有门路,远有出路。“我们一家4口都在浙江安吉务工,每个月收入近2万元。”袁美一家是阿坝州金川县沙耳乡脱贫户,2021年通过东西部劳务协作前往安吉务工。今年是全家人在安吉稳定务工的第三年。

    2021年以来,浙川携手引导30多万农村劳动力赴浙江省稳岗就业。双方还创新开展“蓝鹰工程”,推动职业教育培养与就业有效衔接。

    浙江诸暨因盛产袜子而闻名,袜子产量占全国的70%,但袜机维修专业人才主要靠学徒模式培养。2021年10月,“蓝鹰工程”首先在乐山沐川启动,开设袜机维修班,同时开设10个企业定制的“蓝鹰之星”冠名班,首批袜机维修班学生还未毕业就已被诸暨企业高薪“预订”。在达州,浙江舟山与达州携手开办订单式“达州海员班”,已有230余名学员通过培训并登船就业,最高年薪超20万元。

    目前,“蓝鹰工程”已在浙川两省全面推广。阿里巴巴等浙江龙头企业在四川创办企业订单班,培养技能人才3261名。

    川货入浙,浙货入川

    消费帮扶畅通物流

    6月9日,东西部协作峨边体验馆在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开门营业,峨边黑猪肉跨越2100公里,端上柯桥百姓的餐桌。

    借助浙川东西部协作,川货不断出“山”入“海”。

    “消费帮扶不是简单的买东西,更关键的是提升当地的供应链水平,让好产品卖出好价格,这才是可持续发展之道。”挂职松潘县经济商务和信息化局办公室副主任的王仲龙刚到松潘时,发现当地各类农特产品质量虽佳,但品牌意识欠缺,竞争力不强。在浙江桐乡的帮扶下,松潘县建立“县级中枢指导+乡镇级服务覆盖+村级服务联动”电商公共服务运维体系,覆盖全县60多个村(社区),挖掘和培育本土电商人才。如今,这里涌现了卡兰美朵等一批致富带头新农人。

    销路打开了,还要畅通物流。

    凉山农特产品销往宁波,需要跨越2500公里。过去,货物经由成都集散运输,损耗高、物流成本高。2021年底,宁波市驻凉山工作队开展“两地仓”建设——在凉山州设立“产地仓”,在宁波市设立“销地仓”,不仅满足仓储、冷链冷藏、配送等功能,还可实现直采直销,有效缩短物流周期2至3天,降低物流综合成本35%以上。

    去年以来,乐山、广元、南充也与浙江绍兴、杭州、温州、台州启动“两地仓”建设。在“两地仓”助力下,2021年、2022年浙江省采购、帮助销售四川特色农产品和手工艺品累计达284亿元。

    川货入浙通道不断打通,浙货也不断走入四川。

    义乌是“世界小商品之都”,去年,借力东西部协作,义巴国际商品城在巴中市巴州区开业运营,两地开通义乌—巴州直达物流专线,以巴中为中心,同时辐射达州、广元、南充等川东北地区。截至目前,义巴国际商品城已实现销售收入1500多万元。(记者 燕巧

    责任编辑: 李莎莎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主管单位:四川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主办单位:四川省大数据中心
    运行维护单位:中国电信四川公司
  • 微信
  • 微博
  • 客户端
  • 头条号
  • 手机版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