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更好地保护传统村落,川渝两地专家学者、行业“大咖”展开交流讨论——
老屋新生 保留原汁原味的本土特色

  • 2023年12月03日 09时01分
  • 来源: 四川日报
  • 【字体:
  • 日前,第三届川渝住房城乡建设博览会举行。展会设置8个讨论议题,聚集业界专家、行业顶尖企业代表共同探讨住建行业的现状和未来。

    记者从其中的川渝历史文化保护与传承交流研讨会上获悉,川渝两省市高度重视传统村落保护工作,四川省有396个村落列入国家级保护名录,770个村落列入省级保护名录,重庆市有164个村落列入国家级保护名录,67个村落列入市级保护名录。

    如何更好地保护传统村落?会上,川渝两地专家学者、行业“大咖”,从不同角度,展开交流讨论。

    单体修复传统建筑 为观景提供绝佳场所

    乡村建筑是传统村落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何保护传承好?会上,中国建筑西南设计研究院设计一院执行总建筑师马俊,讲述了亚丁村保护恢复项目中的实践。

    该项目位于甘孜州稻城县香格里拉镇,是一个紧挨3座雪山、海拔3900米的高原传统村落,62栋房屋布局其中,居住着37户居民。

    “基于前期调研,我们制定了单体修复的原则。”马俊说,一是保留原汁原味的本土特色,二是突出远观整体和谐,近看细节丰富。

    “通过风貌提升,我们希望将村内现有的大部分建筑,以局部退台方式,还原面向雪山的露台空间。”马俊展示了一张露台恢复后的效果图,“露台不仅仅是传统村落的再现,也为观景提供了绝佳场所。”

    亚丁村传统建筑顺应气候、避风向阳,多在西南方向设有露台,作为屋顶晒坝和活动空间。

    项目团队根据现状,将房屋分为3种修复等级:风貌较好的建筑以保护为主,一般的建筑进行屋顶和外立面修复,重要节点的建筑进行重点修复。

    对不符合传统的建筑立面,项目设计团队以天然石材进行恢复。“建筑立面的细节丰富程度,体现在檐廊、门楣、门框等部位,我们对不同样式进行编号,不同楼栋可以自由搭配。”马俊说,以此确保整体风貌的统一性和多样性。

    创建传统村落研习基地 助力传统村落保护发展

    “围绕乡村可持续发展,我们进行了很多研究。但当我们将成果交给相关村落时,他们会问研究成果对自己有什么用?究竟应该如何来做?”会上,重庆交通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院长董莉莉说,这让其有了创建传统村落研习基地的想法,“希望研习基地能通过政校地企全方位协同创建、产学研创一体化整体推进,真正助力传统村落的保护发展。”

    董莉莉将这项工作分为三个阶段:舐犊、反哺和共生。

    舐犊阶段,挖掘具有传统村落优势资源的重庆村落,帮助它们上传数字博物馆,并通过挂牌对有效资源进行保护,避免出现传统村落研究与破坏同时进行的情况。

    反哺阶段,通过教学、科研、创作成果服务村落建设,成立设计下乡智库,依托传统村落,把人才培养和社会服务发挥到最大。同时,构建虚拟仿真平台和数字博物馆,记录和展示传统村落建设历程。

    董莉莉展示了几张重庆市江津区中山古镇的照片,分别是2021年古镇失火前的原貌和失火后的复原景象。“是不是很难看出差别。”董莉莉说,失火后,他们借助搭建的智库平台,及时给予修缮支持。修缮设计中,每个建筑的高度、材料等,都跟原貌进行了数字化匹配。

    “共生阶段,我们希望研习基地助力传统村落可持续振兴。一方面,我们扩大创新服务的协作群,跟踪传统村落的需求。另一方面,依托多个联盟,将基地成果进行对外的辐射。”董莉莉说。(记者 王若晔)

    责任编辑: 刘怡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如何更好地保护传统村落,川渝两地专家学者、行业“大咖”展开交流讨论——
    老屋新生 保留原汁原味的本土特色

  • 2023年12月03日 09时01分
  • 来源: 四川日报
  • 日前,第三届川渝住房城乡建设博览会举行。展会设置8个讨论议题,聚集业界专家、行业顶尖企业代表共同探讨住建行业的现状和未来。

    记者从其中的川渝历史文化保护与传承交流研讨会上获悉,川渝两省市高度重视传统村落保护工作,四川省有396个村落列入国家级保护名录,770个村落列入省级保护名录,重庆市有164个村落列入国家级保护名录,67个村落列入市级保护名录。

    如何更好地保护传统村落?会上,川渝两地专家学者、行业“大咖”,从不同角度,展开交流讨论。

    单体修复传统建筑 为观景提供绝佳场所

    乡村建筑是传统村落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何保护传承好?会上,中国建筑西南设计研究院设计一院执行总建筑师马俊,讲述了亚丁村保护恢复项目中的实践。

    该项目位于甘孜州稻城县香格里拉镇,是一个紧挨3座雪山、海拔3900米的高原传统村落,62栋房屋布局其中,居住着37户居民。

    “基于前期调研,我们制定了单体修复的原则。”马俊说,一是保留原汁原味的本土特色,二是突出远观整体和谐,近看细节丰富。

    “通过风貌提升,我们希望将村内现有的大部分建筑,以局部退台方式,还原面向雪山的露台空间。”马俊展示了一张露台恢复后的效果图,“露台不仅仅是传统村落的再现,也为观景提供了绝佳场所。”

    亚丁村传统建筑顺应气候、避风向阳,多在西南方向设有露台,作为屋顶晒坝和活动空间。

    项目团队根据现状,将房屋分为3种修复等级:风貌较好的建筑以保护为主,一般的建筑进行屋顶和外立面修复,重要节点的建筑进行重点修复。

    对不符合传统的建筑立面,项目设计团队以天然石材进行恢复。“建筑立面的细节丰富程度,体现在檐廊、门楣、门框等部位,我们对不同样式进行编号,不同楼栋可以自由搭配。”马俊说,以此确保整体风貌的统一性和多样性。

    创建传统村落研习基地 助力传统村落保护发展

    “围绕乡村可持续发展,我们进行了很多研究。但当我们将成果交给相关村落时,他们会问研究成果对自己有什么用?究竟应该如何来做?”会上,重庆交通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院长董莉莉说,这让其有了创建传统村落研习基地的想法,“希望研习基地能通过政校地企全方位协同创建、产学研创一体化整体推进,真正助力传统村落的保护发展。”

    董莉莉将这项工作分为三个阶段:舐犊、反哺和共生。

    舐犊阶段,挖掘具有传统村落优势资源的重庆村落,帮助它们上传数字博物馆,并通过挂牌对有效资源进行保护,避免出现传统村落研究与破坏同时进行的情况。

    反哺阶段,通过教学、科研、创作成果服务村落建设,成立设计下乡智库,依托传统村落,把人才培养和社会服务发挥到最大。同时,构建虚拟仿真平台和数字博物馆,记录和展示传统村落建设历程。

    董莉莉展示了几张重庆市江津区中山古镇的照片,分别是2021年古镇失火前的原貌和失火后的复原景象。“是不是很难看出差别。”董莉莉说,失火后,他们借助搭建的智库平台,及时给予修缮支持。修缮设计中,每个建筑的高度、材料等,都跟原貌进行了数字化匹配。

    “共生阶段,我们希望研习基地助力传统村落可持续振兴。一方面,我们扩大创新服务的协作群,跟踪传统村落的需求。另一方面,依托多个联盟,将基地成果进行对外的辐射。”董莉莉说。(记者 王若晔)

    责任编辑: 刘怡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主管单位:四川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主办单位:四川省大数据中心
    运行维护单位:中国电信四川公司
  • 微信
  • 微博
  • 客户端
  • 头条号
  • 手机版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