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工程面临“最大待蓄水量”严峻考验
我省打响水库蓄水保供战

  • 2022年09月14日 08时00分
  • 来源: 四川日报
  • 【字体:
  • 播报

  • 8月下旬以来,通过科学拦蓄和精细化调度,紫坪铺水库水位开始缓慢上升。图为9月初,紫坪铺水库的蓄水情况。紫坪铺水库调度中心供图

    核心提示

    今年7、8月

    我省遭遇持续高温干旱天气

    截至9月5日

    主要负荷区控制性水工程可用总蓄水量较多年同期减少约70%

    能否尽快把水工程的水蓄好蓄满

    直接关乎今冬明春电力保供和春耕生产

    为此,我省打响了蓄水保供战役

    力争11月达到蓄水预期目标

    “气象预测9月岷江上游的降雨偏多1—2成,这是个好消息。”9月7日上午,紫坪铺水库调度中心副主任王宏伟开完雨水情调度会,径直回到调度室查看水库实时回蓄情况。

    今年7、8月,我省遭遇持续高温干旱天气。特别是8月,全省主要江河来水相比多年同期均值偏少4—8成,面临历史同期“最极端高温、最少降雨、江河最少来水、水工程最大待蓄水量”的严峻考验。

    9月6日,我省终止了持续54天的四级抗旱应急响应,虽然大面积高温干旱告一段落,但全省水工程蓄水量大大低于往年同期。能否尽快把水工程的水蓄好蓄满,直接关乎今冬明春电力保供和春耕生产。水利厅提前统筹谋划,一场“收复失地”的蓄水保供战役已经打响。

    主汛期“无汛”

    大型水工程蓄水量大大低于往年

    “今年气候确实反常。往年7—8月是岷江防汛关键期,今年却以抗旱减灾为主。”王宏伟不禁感叹。他介绍,上半年岷江上游来水较常年偏丰近一成,但进入7、8月主汛期,上游降雨却显著偏少,来水偏少4成,为历史同期最枯。

    紫坪铺水库是都江堰灌区生产、生活最主要的水源,又是距离成都用电负荷中心最近的具有调节能力的水库电站,水库蓄水量直接关乎成都地区电力保障和供水安全。截至9月7日,紫坪铺可用蓄水量大约为3亿立方米,比去年同期偏少1.87亿立方米。

    不仅是紫坪铺水库所在的岷江,8月我省主要江河来水相比多年同期均值偏少4—8成,大渡河为有实测记录以来同期最枯,嘉陵江、渠江、涪江、雅砻江为有实测记录以来同期次枯或第三枯。

    “8月中旬,多个控制性水工程水位一度接近死水位(水库正常运用情况下允许水库消落的最低水位)。”水利厅相关负责人介绍,主汛期“无汛”更导致全省不少大型水工程蓄水量大大低于往年和多年平均值。

    “蓄水量的多少影响巨大。”水利厅相关负责人表示,我省水能资源得天独厚,技术可开发量1.48亿千瓦,占全国的22.4%,居全国第二位。特别是省内主要负荷区(除川西高原、攀西地区以外的盆地区域)的控制性水工程,对全省用电保障特别是高负荷下的民生用电需求具有重要调节作用。

    事实上,今年省内主要负荷区控制性水工程的可用蓄水量与往年相比大幅减少。以8月17日为例,涪江流域的武都水库水位可用蓄水量仅剩0.01亿立方米、嘉陵江流域的亭子口水库可用蓄水量仅剩0.22亿立方米、大渡河流域的猴子岩水库可用蓄水量仅剩0.09亿立方米……尽管后期高温缓解且出现几轮降雨过程,但截至9月5日,主要负荷区控制性水工程可用总蓄水量仅为29.46亿立方米,较多年同期相比减少约70%。

    保供压力大

    水库调度精确到厘米级

    “上个月形势很紧张,我们打了一场‘保供战’。”8月16日前后,紫坪铺水库水位一度接近825米(海拔高度,下同),较去年同期低了25米,情况十分紧急。

    825米的水位高度意味着什么?王宏伟介绍,紫坪铺水库的死水位为817米,调度中心内部设定了一个预警值——一旦水位低于830米且持续走低,不仅电网安全难以保证,成都供水都将面临严峻挑战。眼看水位持续下降,紫坪铺水库调度中心紧急向水利厅和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汇报水库蓄水和来水情况,请求及时调整水库调度。

    一边是当时持续增长的用电负荷,亟须各大水电站提供更多电力支援;另一边是蓄水量的大量消耗给后期蓄水保供带来的巨大压力,这让当时的紫坪铺水库调度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

    “在相关上级部门的协商下,紫坪铺水库确定了一个824米的最低水位‘红线’,这样在824米与死水位之间,还有5000多万立方米的可用蓄水,可以保证极端情况下成都、德阳、眉山等地一周左右的生活用水。”王宏伟介绍,为了守住这条“红线”,他和同事们24小时守在调度室,每天不间断进行水情滚动会商,及时向水利厅、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报告供水和发电情况,水库调度甚至精确到了厘米级。

    调度以厘米计,凸显了当时保供的压力之大。

    8月21日,我省启动突发事件能源供应保障一级应急响应,实施“以水定发、以发定用”的电量分配控制方式。与此同时,精细化的调度也让紫坪铺水库牢牢守住了824米“红线”。此外,随着流域降雨量的增加,紫坪铺水库抓住有利时机尽可能拦蓄雨洪资源,截至9月7日中午,水库水位已回蓄至848米。

    除了紫坪铺水库,9月,全省其他水工程或将陆续迎来蓄水良机——据气象部门预测,本月全省平均降水量较常年同期偏多,各主要江河来水量以接近常年或偏多为主。

    “以往7、8月份水库蓄水多,但今年水工程蓄水严重不足,后期降雨落区、有效降雨还存在较大不确定性,蓄水保供的压力一下子都落到了9、10月份。”省水安全与水旱灾害防御中心抗旱室主任陈尚书表示,全省水工程蓄水压力陡增,如何提前谋划,即要看天气,又很考“手艺”。

    算好“两笔账”

    统筹防洪与蓄水等,有效提供水源保障

    “现在水库水位超汛限水位3米,运行正常。”9月7日中午,四川省绵阳武都引水工程建设管理局武都水库管理中心主任杨向前坐在值班室,实时关注水库运行情况。

    汛限水位又称汛期控制水位,是确保水库发挥防洪功能而设定的水位参数指标。原则上,汛期(5—9月)水库水位要严格执行,不能超过。为何武都水库目前可以超汛线运行?

    “这是我们严格评估并经上级主管部门批准了的。”杨向前表示,主汛期涪江来水显著偏少,但武引灌区当时又正值秋粮生产的关键时期,水库蓄水量消耗巨大,为了保障后期发电迎峰度冬和秋粮生产之需,武都水库必须尽一切可能拦蓄雨洪资源。

    当然,目前仍处汛期,提前谋划蓄水要提前算好“两笔账”。

    首先是“安全账”——蓄水的前提必须是防洪安全。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副指挥长、水利厅副厅长谭小平表示,要统筹考虑防洪、蓄水、发电,运用好“大水调”工作机制,在保证防汛安全前提下,科学调度水工程,充分拦蓄有效径流,实现雨洪资源最大化利用,为迎峰度冬、秋粮丰收和城乡供水提供水源保障。

    “其实,在确保防洪安全的前提下,我们从8月底就启动了蓄水计划,大大早于往年,目的就是尽可能地拦蓄洪水,为下一步保供储备水源。”杨向前说。

    此外,还要算好“长远账”——既干在当下,又谋划长远。水利厅相关负责人表示,各水工程主管单位要充分考虑极端天气,立足后期降雨偏少或有效降雨不足等最不利情况,提前做好水资源的筹集和储备。以武都水库为例,四川省绵阳武都引水工程建设管理局已编制好汛末增蓄方案,力争利用好每一轮降雨过程。

    极限思维、系统观念、备份考虑,这是近期水利厅召开相关蓄水保供会议经常提及的高频词汇。根据部署,主负荷区控制性水工程要“一库一策”制定边防汛边蓄水方案,提前1个月开展蓄水工作,逐流域、逐库分类指导蓄水保水,力争11月达到蓄水预期目标,尽早“收复失地”,为今冬明春的水、电保供蓄足水量。(记者 邵明亮

    责任编辑: 李莎莎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水工程面临“最大待蓄水量”严峻考验
    我省打响水库蓄水保供战

  • 2022年09月14日 08时00分
  • 来源: 四川日报

  • 8月下旬以来,通过科学拦蓄和精细化调度,紫坪铺水库水位开始缓慢上升。图为9月初,紫坪铺水库的蓄水情况。紫坪铺水库调度中心供图

    核心提示

    今年7、8月

    我省遭遇持续高温干旱天气

    截至9月5日

    主要负荷区控制性水工程可用总蓄水量较多年同期减少约70%

    能否尽快把水工程的水蓄好蓄满

    直接关乎今冬明春电力保供和春耕生产

    为此,我省打响了蓄水保供战役

    力争11月达到蓄水预期目标

    “气象预测9月岷江上游的降雨偏多1—2成,这是个好消息。”9月7日上午,紫坪铺水库调度中心副主任王宏伟开完雨水情调度会,径直回到调度室查看水库实时回蓄情况。

    今年7、8月,我省遭遇持续高温干旱天气。特别是8月,全省主要江河来水相比多年同期均值偏少4—8成,面临历史同期“最极端高温、最少降雨、江河最少来水、水工程最大待蓄水量”的严峻考验。

    9月6日,我省终止了持续54天的四级抗旱应急响应,虽然大面积高温干旱告一段落,但全省水工程蓄水量大大低于往年同期。能否尽快把水工程的水蓄好蓄满,直接关乎今冬明春电力保供和春耕生产。水利厅提前统筹谋划,一场“收复失地”的蓄水保供战役已经打响。

    主汛期“无汛”

    大型水工程蓄水量大大低于往年

    “今年气候确实反常。往年7—8月是岷江防汛关键期,今年却以抗旱减灾为主。”王宏伟不禁感叹。他介绍,上半年岷江上游来水较常年偏丰近一成,但进入7、8月主汛期,上游降雨却显著偏少,来水偏少4成,为历史同期最枯。

    紫坪铺水库是都江堰灌区生产、生活最主要的水源,又是距离成都用电负荷中心最近的具有调节能力的水库电站,水库蓄水量直接关乎成都地区电力保障和供水安全。截至9月7日,紫坪铺可用蓄水量大约为3亿立方米,比去年同期偏少1.87亿立方米。

    不仅是紫坪铺水库所在的岷江,8月我省主要江河来水相比多年同期均值偏少4—8成,大渡河为有实测记录以来同期最枯,嘉陵江、渠江、涪江、雅砻江为有实测记录以来同期次枯或第三枯。

    “8月中旬,多个控制性水工程水位一度接近死水位(水库正常运用情况下允许水库消落的最低水位)。”水利厅相关负责人介绍,主汛期“无汛”更导致全省不少大型水工程蓄水量大大低于往年和多年平均值。

    “蓄水量的多少影响巨大。”水利厅相关负责人表示,我省水能资源得天独厚,技术可开发量1.48亿千瓦,占全国的22.4%,居全国第二位。特别是省内主要负荷区(除川西高原、攀西地区以外的盆地区域)的控制性水工程,对全省用电保障特别是高负荷下的民生用电需求具有重要调节作用。

    事实上,今年省内主要负荷区控制性水工程的可用蓄水量与往年相比大幅减少。以8月17日为例,涪江流域的武都水库水位可用蓄水量仅剩0.01亿立方米、嘉陵江流域的亭子口水库可用蓄水量仅剩0.22亿立方米、大渡河流域的猴子岩水库可用蓄水量仅剩0.09亿立方米……尽管后期高温缓解且出现几轮降雨过程,但截至9月5日,主要负荷区控制性水工程可用总蓄水量仅为29.46亿立方米,较多年同期相比减少约70%。

    保供压力大

    水库调度精确到厘米级

    “上个月形势很紧张,我们打了一场‘保供战’。”8月16日前后,紫坪铺水库水位一度接近825米(海拔高度,下同),较去年同期低了25米,情况十分紧急。

    825米的水位高度意味着什么?王宏伟介绍,紫坪铺水库的死水位为817米,调度中心内部设定了一个预警值——一旦水位低于830米且持续走低,不仅电网安全难以保证,成都供水都将面临严峻挑战。眼看水位持续下降,紫坪铺水库调度中心紧急向水利厅和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汇报水库蓄水和来水情况,请求及时调整水库调度。

    一边是当时持续增长的用电负荷,亟须各大水电站提供更多电力支援;另一边是蓄水量的大量消耗给后期蓄水保供带来的巨大压力,这让当时的紫坪铺水库调度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

    “在相关上级部门的协商下,紫坪铺水库确定了一个824米的最低水位‘红线’,这样在824米与死水位之间,还有5000多万立方米的可用蓄水,可以保证极端情况下成都、德阳、眉山等地一周左右的生活用水。”王宏伟介绍,为了守住这条“红线”,他和同事们24小时守在调度室,每天不间断进行水情滚动会商,及时向水利厅、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报告供水和发电情况,水库调度甚至精确到了厘米级。

    调度以厘米计,凸显了当时保供的压力之大。

    8月21日,我省启动突发事件能源供应保障一级应急响应,实施“以水定发、以发定用”的电量分配控制方式。与此同时,精细化的调度也让紫坪铺水库牢牢守住了824米“红线”。此外,随着流域降雨量的增加,紫坪铺水库抓住有利时机尽可能拦蓄雨洪资源,截至9月7日中午,水库水位已回蓄至848米。

    除了紫坪铺水库,9月,全省其他水工程或将陆续迎来蓄水良机——据气象部门预测,本月全省平均降水量较常年同期偏多,各主要江河来水量以接近常年或偏多为主。

    “以往7、8月份水库蓄水多,但今年水工程蓄水严重不足,后期降雨落区、有效降雨还存在较大不确定性,蓄水保供的压力一下子都落到了9、10月份。”省水安全与水旱灾害防御中心抗旱室主任陈尚书表示,全省水工程蓄水压力陡增,如何提前谋划,即要看天气,又很考“手艺”。

    算好“两笔账”

    统筹防洪与蓄水等,有效提供水源保障

    “现在水库水位超汛限水位3米,运行正常。”9月7日中午,四川省绵阳武都引水工程建设管理局武都水库管理中心主任杨向前坐在值班室,实时关注水库运行情况。

    汛限水位又称汛期控制水位,是确保水库发挥防洪功能而设定的水位参数指标。原则上,汛期(5—9月)水库水位要严格执行,不能超过。为何武都水库目前可以超汛线运行?

    “这是我们严格评估并经上级主管部门批准了的。”杨向前表示,主汛期涪江来水显著偏少,但武引灌区当时又正值秋粮生产的关键时期,水库蓄水量消耗巨大,为了保障后期发电迎峰度冬和秋粮生产之需,武都水库必须尽一切可能拦蓄雨洪资源。

    当然,目前仍处汛期,提前谋划蓄水要提前算好“两笔账”。

    首先是“安全账”——蓄水的前提必须是防洪安全。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副指挥长、水利厅副厅长谭小平表示,要统筹考虑防洪、蓄水、发电,运用好“大水调”工作机制,在保证防汛安全前提下,科学调度水工程,充分拦蓄有效径流,实现雨洪资源最大化利用,为迎峰度冬、秋粮丰收和城乡供水提供水源保障。

    “其实,在确保防洪安全的前提下,我们从8月底就启动了蓄水计划,大大早于往年,目的就是尽可能地拦蓄洪水,为下一步保供储备水源。”杨向前说。

    此外,还要算好“长远账”——既干在当下,又谋划长远。水利厅相关负责人表示,各水工程主管单位要充分考虑极端天气,立足后期降雨偏少或有效降雨不足等最不利情况,提前做好水资源的筹集和储备。以武都水库为例,四川省绵阳武都引水工程建设管理局已编制好汛末增蓄方案,力争利用好每一轮降雨过程。

    极限思维、系统观念、备份考虑,这是近期水利厅召开相关蓄水保供会议经常提及的高频词汇。根据部署,主负荷区控制性水工程要“一库一策”制定边防汛边蓄水方案,提前1个月开展蓄水工作,逐流域、逐库分类指导蓄水保水,力争11月达到蓄水预期目标,尽早“收复失地”,为今冬明春的水、电保供蓄足水量。(记者 邵明亮

    责任编辑: 李莎莎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主管单位:四川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主办单位:四川省大数据中心
    运行维护单位:中国电信四川公司
  • 微信
  • 微博
  • 客户端
  • 头条号
  • 手机版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