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水发6次电 世界级绿色发展走廊正在崛起

  • 2022年12月20日 07时48分
  • 来源: 四川日报
  • 【字体:
  • 鸟瞰长江干流金沙江攀枝花至宜宾近800公里江段,中国三峡集团在这里梯级滚动开发运营的乌东德、白鹤滩、溪洛渡、向家坝4座“巨无霸”水电站赫然入目。

    12月,世界在建规模最大水电工程——金沙江白鹤滩水电站最后一台百万千瓦水轮机组正式投产发电。4座“巨无霸”联合调度、战力全开,成为国家“西电东送”的重要骨干电源点。

    按照装机规模排名,全球建成或在建的前十二大水电站中,4座“巨无霸”水电站均位列其中,总装机容量达到4646万千瓦,设计多年平均发电量为1892.2亿千瓦时,相当于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约1.57亿吨,长江干流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级清洁能源走廊。

    莽莽横断山,滔滔金沙江。随着金沙江下游四座巨型电站如期建成,库区航运条件的不断改善和沿江高速的建成通车,一条世界级绿色发展走廊正在中国的西南角磅礴崛起。

    从“联合国工地”到“水电无人区”

    电力,是走向工业强国进程中基础的基础。雅砻江二滩水电站大坝附近的一个山坡上,依稀可见几栋造型独特、中西合璧的楼房,这里是著名的“二滩欧洲营地”。从1991年主体工程动工到2000年全部机组投产发电,来自法、德、美等40多个国家600多名外籍建设者与中国建设者共同修筑起了20世纪亚洲第一高大坝和亚洲最大的地下厂房。

    “通过二滩工程,中国的水电企业一下子就与国际接轨了,这为今后水电建设创造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中国工程院院士潘家铮曾经这么评价。

    在1994年建设三峡工程之前,中国还不具备制造35万千瓦以上水电机组的能力。通过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国内装备制造企业逐步掌握了70万千瓦机组整体设计与制造的关键核心技术,2005年,三峡左岸电站最后一台70万千瓦机组的国产化率达到了85%。

    “从三峡到白鹤滩,我参与了两个世界级水电工程建设,见证了中国水电技术的腾飞。”站在宏伟壮观的混凝土双曲拱坝上,白鹤滩工程建设部党委书记何炜感慨万千,从70万千瓦到100万千瓦,中国水电人花了30年,在关键技术上完成了从“跟跑”到“领跑”的跨越,一头闯入了“世界水电无人区”:

    向家坝水电站8台80万千瓦机组中,中国企业获得4台订单;溪洛渡18台77万千瓦机组中,中国企业获得15台订单;乌东德12台85万千瓦机组实现了关键材料和设备的国产化;白鹤滩16台百万千瓦机组完全由中国企业设计、研发、制造、安装和运维,成为国内首个拥有纯国产机组的巨型水电站。

    12月12日,白鹤滩水电站右岸的地下厂房里,全国产化的百万千瓦水轮机组飞速运转,发电中的“巨无霸”安静平稳。正在进行最后一次决战的工程师陈浩成竹在胸:“最后一台机组万事俱备,正并网调试。经过前面15台机组顺利投产的磨砺,我们这个年轻的团队已相当有底气。”

    白鹤滩水电站多项技术问鼎世界之最,首次全坝使用低热水泥便是其一。白鹤滩技术管理部副主任周孟夏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展示了手机中安装的移动实时诊断控制系统:埋设在坝体内的数千支温度计,能帮助工程师实时监控混凝土的“头疼脑热”。周孟夏说,从溪洛渡大坝到白鹤滩大坝,在技术上实现了从自动温控到智能温控的转变,也是近年来水电行业加快在5G、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领域布局的一大成果。

    其他电站也都有各自的“绝活儿”。乌东德工程建设部大坝项目部副主任杨宁介绍,作为四个梯级电站里的第一级电站,乌东德水电站两岸山体最为陡峭,因此也造就了世界最薄的300米级特高拱坝,看似轻薄、形如蛋壳的坝体却“身强体壮”,可以更好地承受来自复杂地质结构的压力。

    而最后一级向家坝水电站紧邻云南省水富县县城,为减少电站消能对下游生产生活的影响,建设方在大坝下游设置了施工规模巨大的新型底流消能设施。“大坝混凝土砂石料的运输采用了长达31公里的带式输送方案,节能环保、创下世界之最。”三峡建工集团一级咨询王毅华说。

    一滴水发6次电。4座“巨无霸”与三峡、葛洲坝水电站的梯级6库联合调度,实现了长江流域水力资源的最大化利用。截至2022年12月底,6座巨型电站累计发电超3.3万亿千瓦时,减排二氧化碳约28亿吨,有效缓解了华中、华东、华南等地的用电紧张局面,为电网的安全稳定运行发挥了重要作用,也为“西电东送”国家重大战略实施提供了有力支撑。

    “白鹤滩水电站全部机组投产发电暨世界级最大清洁能源走廊全面建成,谱写了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新篇章,是中国式现代化的缩影。”中国三峡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雷鸣山表示。

    洄游鱼类乘坐“电梯”迁移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从宜宾向家坝电站乘船沿金沙江溯流而上,黄金水道碧波如镜,水面白鹤凌空低飞。4座巨型水电站的投运,对金沙江干热河谷地带带来的生态效应是十分明显的。

    记者沿途采访了解到,4座“巨无霸”建设中均严格落实各项环保措施,加强生态修复和保护,水土流失总治理度达到95%以上。通过开展“水气声固废”防治和古树移栽、黑水河鱼类栖息地改造、设置增殖放流站、集运鱼设施建设,促进了长江生态持续向好,一江清水绵延后世。

    在乌东德水电站观景台上,两棵移栽的白头树长得郁郁葱葱。据介绍,这是干热河谷特有的树种。当年,为了保证300余株古树搬迁不偏差、不错漏,每一棵古树都拥有自己的“身份证”——按品种、生长特性,制定一对一的方案进行移栽和后期养护。

    受到“重点保护”的还有鱼。金沙江下游鱼类中不乏珍稀特有物种,作为食物链不可或缺的环节,其种群繁衍对于维持金沙江生态系统平衡具有重要意义。

    11月25日,乌东德水电站的尾水出口,一座巨型“电梯”缓缓上升,“乘客”是一条生猛好动的鲈鲤以及几条活泼可爱的齐口裂腹鱼。这部“电梯”,是三峡集团为保护金沙江水生生物,促进电站区域珍稀特有鱼类洄游迁移、完成生活史与遗传交流而特别设计的“生命通道”——尾水集鱼系统。

    “这个水箱每天运行五六次,为了繁殖顶水而游的江鱼进入集鱼箱、上到集鱼平台后,会通过管道进入鱼类暂养池,再通过运鱼车转到运鱼船,送到上游放流。整个过程完全自动化,做到了尽量减少人为干预。”乌东德工程建设部技术部副主任刘科介绍,集运鱼站运行两年以来,已经收集近47个品种近7万尾鱼。

    距离乌东德工程建设部新村营地半小时车程处,还设有一个大型鱼类增殖放流站。鱼类保护工程师管敏最近主要致力于攻克金沙江野生鱼类人工繁殖的难题。

    金沙江里的一些野生鱼类喜阴,放流站的养殖车间里,每一扇窗户都用暗纸糊住,养殖池里正在进行多组水流速度和紫外线的模拟实验,为攻克小瓜虫病开展多种科研探索。据介绍,白鹤滩乌东德鱼类增殖放流站每年的放流规模达到105万尾。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浩说,随着白鹤滩水电站全部机组投产发电,长江清洁能源走廊全面建成,六大水库群实现联合统一调度,可统筹实现防洪、补水、发电、水生态保护等多目标综合调度,充分发挥水库大坝调节和生态保障作用,为中国西南角绿色崛起创造了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

    流域梯级开发推动库区振兴

    张举金是四川省凉山州会东县铁柳镇花山村人。在这个坐落于金沙江畔的小村落,他的童年在望着一江奔腾浊浪中度过。

    干热河谷地带,可耕地资源稀缺。张举金家的耕地都在河边山崖上,“下地”要爬一个小时的山,瘠薄的土壤也难以种出好庄稼,日子过得紧巴巴。

    变化发生在2011年,这里成了乌东德水电站的淹没区,需要对村民进行搬迁。6年后移民安置点启动建设,一幢幢灰砖红瓦小楼拔地而起。2019年,张举金一家四口搬到会东县姜州村移民安置点,住进了一幢两层半新房,过上了“从前没有想过”的生活。

    会东县县长宋程凡告诉记者,乌东德水电站四川侧生产安置人口超过1.2万人,当地和三峡集团通过组织务工培训、提供就业创业机会、发展特色产业等方式,着力解决移民生计难题。

    “平时能去附近的产业园务农,一天能挣100多元。安置点给我们配了补偿田和生产用房,我家种了玉米和花生,还养了3头猪。”张举金说,目前他两口子一年能有四五万元收入,“小时候我因为家里穷读不起书,留下了一辈子的遗憾,现在就是希望把两个娃娃供出来,走他们自己想走的路”。

    记者从三峡集团了解到,“乌白溪向”4座巨型水电站建设涉及川滇两省30余个县(市、区)34万多移民。多数地区以往是“贫中之贫、困中之困”。2016年以来,三峡集团累计支持金沙江库区移民县脱贫攻坚专项资金超过19亿元,实施项目1000余个,为金沙江库区如期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贡献了力量。

    在建设运营4座巨型水电站的过程中,三峡集团积极践行建好一座电站、带动一方经济、改善一片环境、造福一批移民的“四个一”水电开发理念,在产业、教育、医疗、基建等方面持续开展移民后续帮扶,实现移民“搬得出、稳得住、逐步能致富”,库区城乡面貌发生了可喜变化。

    其中,白鹤滩水电站在建设期就提供了近万个就业岗位。水电站2021年发电运行后,带动云南巧家县快速发展,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91.2%,拉动GDP增长19.3个百分点。

    据三峡集团移民办介绍,四座巨型电站建设过程中复建等级公路超1000公里,复建和补助跨金沙江大桥10座,码头渡口142个等。库区教育、医疗等公益性事业全部按照国家标准规划建设,迁(扩)建学校幼儿园149所、医疗卫生单位113所,淹没前的原有功能不仅得到恢复,更是实现了跨越式提升。此外,三峡集团通过投资兴建向家坝升船机,规划兴建乌东德、白鹤滩、溪洛渡翻坝转运设施,为进一步改善库区交通条件打下了坚实基础。同时,三峡集团还通过设立金沙江水电基金,持续助力地方提升库区基础设施。

    “黄金水道”崛起绿色发展走廊

    自古以来,金沙江就是流域内川滇毗邻地区人员往来和物资交流的重要通道,但江窄、弯多、水急、险滩众多的天然河道也极大地制约了航运发展。

    直到2012年,金沙江航运年货运量也不到50万吨。江宽水阔好行船,是一代代船工的梦想。

    随着4座“巨无霸”的建成投产,金沙江下游在源源不断输出“绿电”的同时,也形成了768公里深水库区航道,奔腾咆哮的江水被“驯服”,碍航险滩“深藏”水底,在有效发挥调蓄防洪功能的同时,航运条件得到极大改善,“黄金水道”的成色越来越足。

    记者在向家坝库区的翻坝转运码头看到,泊位上停满正在装卸的大型货船。矿石沿着皮带输送机从船舱卸下,几十辆大货车将其运送至下游。

    数据显示,2008年12月向家坝水电站实施翻坝转运以来,转运量早已突破规划设计的翻坝转运规模,呈现爆发式增长,远远超出设计预期,2021年达到529万吨;截至2022年10月31日,已累计转运货物4328万吨。

    目前,支撑金沙江货运直航长江的关键一环,是向家坝电站的升船机。“它的最大提升高度达到114.2米,相当于为船舶过坝安装了一座巨型电梯。”向家坝电厂厂长段开林介绍,截至2022年11月20日,升船机已累计过船13200余艘,通过货物超530万吨。

    看好这条“黄金水道”的人已经开始加大投资。

    在溪洛渡水电站库区雷波县,原来搞建筑的易晓旭于2017年创办了运输公司,买了十几艘客货船,跑起了砂石、磷矿石运输,一年下来毛收入有700多万元,“将来沿江高速建成通车,我们的发展会更好。”

    沿江高速是G4216(成都—丽江)四川宜宾至攀枝花段,沿金沙江而建,预计2025年全线开通。四川省交通运输厅二级巡视员但伦告诉记者,该路段80%以上的线路位于凉山州,通车后将结束雷波、金阳、布拖、宁南、会东、会理等地不通高速的历史。

    自古交通闭塞的金沙江两岸,随着一座座跨江大桥的建成通车,川滇交界的高速公路、国省干线将交织成网,与黄金水道“水陆并进”,在长江上游正构建一条崭新的世界级绿色发展走廊。《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任硌 叶含勇 卢宥伊 薛晨原载《瞭望》2022年第51期)

    责任编辑: 李莎莎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一滴水发6次电 世界级绿色发展走廊正在崛起

  • 2022年12月20日 07时48分
  • 来源: 四川日报
  • 鸟瞰长江干流金沙江攀枝花至宜宾近800公里江段,中国三峡集团在这里梯级滚动开发运营的乌东德、白鹤滩、溪洛渡、向家坝4座“巨无霸”水电站赫然入目。

    12月,世界在建规模最大水电工程——金沙江白鹤滩水电站最后一台百万千瓦水轮机组正式投产发电。4座“巨无霸”联合调度、战力全开,成为国家“西电东送”的重要骨干电源点。

    按照装机规模排名,全球建成或在建的前十二大水电站中,4座“巨无霸”水电站均位列其中,总装机容量达到4646万千瓦,设计多年平均发电量为1892.2亿千瓦时,相当于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约1.57亿吨,长江干流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级清洁能源走廊。

    莽莽横断山,滔滔金沙江。随着金沙江下游四座巨型电站如期建成,库区航运条件的不断改善和沿江高速的建成通车,一条世界级绿色发展走廊正在中国的西南角磅礴崛起。

    从“联合国工地”到“水电无人区”

    电力,是走向工业强国进程中基础的基础。雅砻江二滩水电站大坝附近的一个山坡上,依稀可见几栋造型独特、中西合璧的楼房,这里是著名的“二滩欧洲营地”。从1991年主体工程动工到2000年全部机组投产发电,来自法、德、美等40多个国家600多名外籍建设者与中国建设者共同修筑起了20世纪亚洲第一高大坝和亚洲最大的地下厂房。

    “通过二滩工程,中国的水电企业一下子就与国际接轨了,这为今后水电建设创造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中国工程院院士潘家铮曾经这么评价。

    在1994年建设三峡工程之前,中国还不具备制造35万千瓦以上水电机组的能力。通过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国内装备制造企业逐步掌握了70万千瓦机组整体设计与制造的关键核心技术,2005年,三峡左岸电站最后一台70万千瓦机组的国产化率达到了85%。

    “从三峡到白鹤滩,我参与了两个世界级水电工程建设,见证了中国水电技术的腾飞。”站在宏伟壮观的混凝土双曲拱坝上,白鹤滩工程建设部党委书记何炜感慨万千,从70万千瓦到100万千瓦,中国水电人花了30年,在关键技术上完成了从“跟跑”到“领跑”的跨越,一头闯入了“世界水电无人区”:

    向家坝水电站8台80万千瓦机组中,中国企业获得4台订单;溪洛渡18台77万千瓦机组中,中国企业获得15台订单;乌东德12台85万千瓦机组实现了关键材料和设备的国产化;白鹤滩16台百万千瓦机组完全由中国企业设计、研发、制造、安装和运维,成为国内首个拥有纯国产机组的巨型水电站。

    12月12日,白鹤滩水电站右岸的地下厂房里,全国产化的百万千瓦水轮机组飞速运转,发电中的“巨无霸”安静平稳。正在进行最后一次决战的工程师陈浩成竹在胸:“最后一台机组万事俱备,正并网调试。经过前面15台机组顺利投产的磨砺,我们这个年轻的团队已相当有底气。”

    白鹤滩水电站多项技术问鼎世界之最,首次全坝使用低热水泥便是其一。白鹤滩技术管理部副主任周孟夏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展示了手机中安装的移动实时诊断控制系统:埋设在坝体内的数千支温度计,能帮助工程师实时监控混凝土的“头疼脑热”。周孟夏说,从溪洛渡大坝到白鹤滩大坝,在技术上实现了从自动温控到智能温控的转变,也是近年来水电行业加快在5G、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领域布局的一大成果。

    其他电站也都有各自的“绝活儿”。乌东德工程建设部大坝项目部副主任杨宁介绍,作为四个梯级电站里的第一级电站,乌东德水电站两岸山体最为陡峭,因此也造就了世界最薄的300米级特高拱坝,看似轻薄、形如蛋壳的坝体却“身强体壮”,可以更好地承受来自复杂地质结构的压力。

    而最后一级向家坝水电站紧邻云南省水富县县城,为减少电站消能对下游生产生活的影响,建设方在大坝下游设置了施工规模巨大的新型底流消能设施。“大坝混凝土砂石料的运输采用了长达31公里的带式输送方案,节能环保、创下世界之最。”三峡建工集团一级咨询王毅华说。

    一滴水发6次电。4座“巨无霸”与三峡、葛洲坝水电站的梯级6库联合调度,实现了长江流域水力资源的最大化利用。截至2022年12月底,6座巨型电站累计发电超3.3万亿千瓦时,减排二氧化碳约28亿吨,有效缓解了华中、华东、华南等地的用电紧张局面,为电网的安全稳定运行发挥了重要作用,也为“西电东送”国家重大战略实施提供了有力支撑。

    “白鹤滩水电站全部机组投产发电暨世界级最大清洁能源走廊全面建成,谱写了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新篇章,是中国式现代化的缩影。”中国三峡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雷鸣山表示。

    洄游鱼类乘坐“电梯”迁移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从宜宾向家坝电站乘船沿金沙江溯流而上,黄金水道碧波如镜,水面白鹤凌空低飞。4座巨型水电站的投运,对金沙江干热河谷地带带来的生态效应是十分明显的。

    记者沿途采访了解到,4座“巨无霸”建设中均严格落实各项环保措施,加强生态修复和保护,水土流失总治理度达到95%以上。通过开展“水气声固废”防治和古树移栽、黑水河鱼类栖息地改造、设置增殖放流站、集运鱼设施建设,促进了长江生态持续向好,一江清水绵延后世。

    在乌东德水电站观景台上,两棵移栽的白头树长得郁郁葱葱。据介绍,这是干热河谷特有的树种。当年,为了保证300余株古树搬迁不偏差、不错漏,每一棵古树都拥有自己的“身份证”——按品种、生长特性,制定一对一的方案进行移栽和后期养护。

    受到“重点保护”的还有鱼。金沙江下游鱼类中不乏珍稀特有物种,作为食物链不可或缺的环节,其种群繁衍对于维持金沙江生态系统平衡具有重要意义。

    11月25日,乌东德水电站的尾水出口,一座巨型“电梯”缓缓上升,“乘客”是一条生猛好动的鲈鲤以及几条活泼可爱的齐口裂腹鱼。这部“电梯”,是三峡集团为保护金沙江水生生物,促进电站区域珍稀特有鱼类洄游迁移、完成生活史与遗传交流而特别设计的“生命通道”——尾水集鱼系统。

    “这个水箱每天运行五六次,为了繁殖顶水而游的江鱼进入集鱼箱、上到集鱼平台后,会通过管道进入鱼类暂养池,再通过运鱼车转到运鱼船,送到上游放流。整个过程完全自动化,做到了尽量减少人为干预。”乌东德工程建设部技术部副主任刘科介绍,集运鱼站运行两年以来,已经收集近47个品种近7万尾鱼。

    距离乌东德工程建设部新村营地半小时车程处,还设有一个大型鱼类增殖放流站。鱼类保护工程师管敏最近主要致力于攻克金沙江野生鱼类人工繁殖的难题。

    金沙江里的一些野生鱼类喜阴,放流站的养殖车间里,每一扇窗户都用暗纸糊住,养殖池里正在进行多组水流速度和紫外线的模拟实验,为攻克小瓜虫病开展多种科研探索。据介绍,白鹤滩乌东德鱼类增殖放流站每年的放流规模达到105万尾。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浩说,随着白鹤滩水电站全部机组投产发电,长江清洁能源走廊全面建成,六大水库群实现联合统一调度,可统筹实现防洪、补水、发电、水生态保护等多目标综合调度,充分发挥水库大坝调节和生态保障作用,为中国西南角绿色崛起创造了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

    流域梯级开发推动库区振兴

    张举金是四川省凉山州会东县铁柳镇花山村人。在这个坐落于金沙江畔的小村落,他的童年在望着一江奔腾浊浪中度过。

    干热河谷地带,可耕地资源稀缺。张举金家的耕地都在河边山崖上,“下地”要爬一个小时的山,瘠薄的土壤也难以种出好庄稼,日子过得紧巴巴。

    变化发生在2011年,这里成了乌东德水电站的淹没区,需要对村民进行搬迁。6年后移民安置点启动建设,一幢幢灰砖红瓦小楼拔地而起。2019年,张举金一家四口搬到会东县姜州村移民安置点,住进了一幢两层半新房,过上了“从前没有想过”的生活。

    会东县县长宋程凡告诉记者,乌东德水电站四川侧生产安置人口超过1.2万人,当地和三峡集团通过组织务工培训、提供就业创业机会、发展特色产业等方式,着力解决移民生计难题。

    “平时能去附近的产业园务农,一天能挣100多元。安置点给我们配了补偿田和生产用房,我家种了玉米和花生,还养了3头猪。”张举金说,目前他两口子一年能有四五万元收入,“小时候我因为家里穷读不起书,留下了一辈子的遗憾,现在就是希望把两个娃娃供出来,走他们自己想走的路”。

    记者从三峡集团了解到,“乌白溪向”4座巨型水电站建设涉及川滇两省30余个县(市、区)34万多移民。多数地区以往是“贫中之贫、困中之困”。2016年以来,三峡集团累计支持金沙江库区移民县脱贫攻坚专项资金超过19亿元,实施项目1000余个,为金沙江库区如期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贡献了力量。

    在建设运营4座巨型水电站的过程中,三峡集团积极践行建好一座电站、带动一方经济、改善一片环境、造福一批移民的“四个一”水电开发理念,在产业、教育、医疗、基建等方面持续开展移民后续帮扶,实现移民“搬得出、稳得住、逐步能致富”,库区城乡面貌发生了可喜变化。

    其中,白鹤滩水电站在建设期就提供了近万个就业岗位。水电站2021年发电运行后,带动云南巧家县快速发展,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91.2%,拉动GDP增长19.3个百分点。

    据三峡集团移民办介绍,四座巨型电站建设过程中复建等级公路超1000公里,复建和补助跨金沙江大桥10座,码头渡口142个等。库区教育、医疗等公益性事业全部按照国家标准规划建设,迁(扩)建学校幼儿园149所、医疗卫生单位113所,淹没前的原有功能不仅得到恢复,更是实现了跨越式提升。此外,三峡集团通过投资兴建向家坝升船机,规划兴建乌东德、白鹤滩、溪洛渡翻坝转运设施,为进一步改善库区交通条件打下了坚实基础。同时,三峡集团还通过设立金沙江水电基金,持续助力地方提升库区基础设施。

    “黄金水道”崛起绿色发展走廊

    自古以来,金沙江就是流域内川滇毗邻地区人员往来和物资交流的重要通道,但江窄、弯多、水急、险滩众多的天然河道也极大地制约了航运发展。

    直到2012年,金沙江航运年货运量也不到50万吨。江宽水阔好行船,是一代代船工的梦想。

    随着4座“巨无霸”的建成投产,金沙江下游在源源不断输出“绿电”的同时,也形成了768公里深水库区航道,奔腾咆哮的江水被“驯服”,碍航险滩“深藏”水底,在有效发挥调蓄防洪功能的同时,航运条件得到极大改善,“黄金水道”的成色越来越足。

    记者在向家坝库区的翻坝转运码头看到,泊位上停满正在装卸的大型货船。矿石沿着皮带输送机从船舱卸下,几十辆大货车将其运送至下游。

    数据显示,2008年12月向家坝水电站实施翻坝转运以来,转运量早已突破规划设计的翻坝转运规模,呈现爆发式增长,远远超出设计预期,2021年达到529万吨;截至2022年10月31日,已累计转运货物4328万吨。

    目前,支撑金沙江货运直航长江的关键一环,是向家坝电站的升船机。“它的最大提升高度达到114.2米,相当于为船舶过坝安装了一座巨型电梯。”向家坝电厂厂长段开林介绍,截至2022年11月20日,升船机已累计过船13200余艘,通过货物超530万吨。

    看好这条“黄金水道”的人已经开始加大投资。

    在溪洛渡水电站库区雷波县,原来搞建筑的易晓旭于2017年创办了运输公司,买了十几艘客货船,跑起了砂石、磷矿石运输,一年下来毛收入有700多万元,“将来沿江高速建成通车,我们的发展会更好。”

    沿江高速是G4216(成都—丽江)四川宜宾至攀枝花段,沿金沙江而建,预计2025年全线开通。四川省交通运输厅二级巡视员但伦告诉记者,该路段80%以上的线路位于凉山州,通车后将结束雷波、金阳、布拖、宁南、会东、会理等地不通高速的历史。

    自古交通闭塞的金沙江两岸,随着一座座跨江大桥的建成通车,川滇交界的高速公路、国省干线将交织成网,与黄金水道“水陆并进”,在长江上游正构建一条崭新的世界级绿色发展走廊。《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任硌 叶含勇 卢宥伊 薛晨原载《瞭望》2022年第51期)

    责任编辑: 李莎莎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主管单位:四川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主办单位:四川省大数据中心
    运行维护单位:中国电信四川公司
  • 微信
  • 微博
  • 客户端
  • 头条号
  • 手机版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