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黄橘绿中的乡村振兴图

  • 2022年11月28日 14时20分
  • 来源: 四川日报
  • 【字体:

  • 柑橘分拣生产线上,工人们正在分拣柑橘。


    团结村果园(航拍照片)。

    看集体经济

    “集体经济是团结村的根,挖不得!”去年,村集体果园收入58万元,七成分给村民,三成留在村里用于公益事业和帮扶困难群众

    看特色产业

    “柑橘就是我们团结村最大的特色。只要我们种出品质,实现一亩2万多元的纯利润,完全没问题。”

    看村庄规划

    村里正在聘请专业机构编制乡村国土空间规划,预计明年将编制完成,届时,有望腾退出宅基地数十亩,全部用于村集体经济发展

    看未来发展

    “要持续深化农业农村改革。”“结合团结村的现实,家庭农场成为不可或缺的抓手……”

    初冬时节,漫山遍野的柑橘林,随着丘陵起起伏伏,勾勒出大地的褶皱。橘园中,拳头大小的柑橘套着白色纸袋,恰似点点繁星。汽车沿着蜿蜒曲折的公路向前,穿过橘林中的一条小河,缓缓驶入村委会前的宽阔广场,“团结村”三个字映入眼帘。一朵硕大的白色橘花雕塑,提醒我们来到了柑橘的王国。

    11月下旬,正是橙黄橘绿时。记者来到眉山市彭山区黄丰镇团结村开展蹲点报道,观察一个村庄推进乡村振兴的火热图景。

    村民争论的经济发展图:

    “集体经济是团结村的根,挖不得!”

    11月22日下午两点半,橘林深处的团结村五组院落里,人声鼎沸,大伙都没注意到记者的到来。这是团结村五组议事会,会议主题是发展小组集体经济。

    “村民小组还有集体经济?”记者好奇起来。

    “多哦!”与我们同行的黄丰镇党委书记刘婷婷介绍,自1972年以来,团结村村集体保有果园680亩,各村小组还保留了近500亩集体果园。

    会议议题是什么?五组小组长徐宝华递过来3张纸:2019年初,五组将集体果园中2392株柑橘树承包给李某,租金为每株每年45元,承包期10年。如今李某提出,因为经营亏本等原因,想把后5年租金从每株每年45元降至20元。因此,五组召集52名村民代表商量:要不要给他减免租金?如果不减免又该怎么办?

    “把集体果园收回来,给我们分下去。”有人提出想法。

    “果园是集体的,50年没分过,以后也不分!”村党委书记马怀江斩钉截铁地予以拒绝。

    集体的果园为啥不能分?

    “集体经济是团结村的根,挖不得!”马怀江介绍,2015年,作为四川10个农村集体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试点之一,团结村在全省率先完成农村集体经济股份制改革,实现了“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去年,村集体果园收入58万元,七成分给村民,三成留在村里用于公益事业和帮扶困难群众。

    五组组员的讨论渐渐有了眉目。大家一致同意:今年12月31日前,如果李某可以交满后5年租金,允许他继续承包,否则就采取法律手段来解决。

    “下面,要讨论更长远的事。”马怀江举起一本《党的二十大文件汇编》说,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要巩固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咱们该思考的是,怎么壮大集体经济而不是削弱!”

    围绕这一主题,村民代表们踊跃发言——

    “得科学打药、品种改良!”“没得好品牌,始终卖不上价钱。”“坐着升降机采果子、铺轨道运果子,都试试,智慧农业嘛!”……大伙越说兴致越高,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直到夕阳西下。

    父子两代人的特色产业图:

    “跟我儿子比种橘子,我是整不赢啰!”

    承包了100多亩村集体橘园的赵文全一家是“三代果农”。“我老汉儿(四川方言,父亲)是村里第一批种橘子的,1972年就开始啰。”赵文全介绍,自己从小跟着父亲学种柑橘。1987年,17岁的他在初中毕业两年后,就决定自己承包果园。

    “村里说了,承包村集体果园必须有初中以上文凭。”赵文全说,那时候自己不懂为何要有这个要求。“直到2003年,村里改种晚熟柑橘品种,才弄明白,我在同龄人中有文凭优势!”赵文全被村里推荐前往重庆、成都等地学习种植技术。

    2017年,老赵家的100多亩柑橘卖了上百万元。当时,赵文全很是自豪:父亲种了一辈子柑橘没弄出名堂,而自己成了村里第一批百万富翁。

    赵文全的儿子赵威2013年从四川农业大学毕业,随后在外闯荡了4年多。但赵文全发现,儿子明显“瞧不上”自己这个公认的“种植能手”。

    2018年,29岁的赵威辞职回乡,也种起了柑橘。但赵威的“起手式”就让人看不懂:流转了56亩果园单干,准备嫁接新品种——这意味着当年没有收益,且嫁接成活后的前两年也不会进入丰产期。

    “他想换品种,我不同意。夏橙再差,一亩也有一万多元的收益。”赵文全说。

    这场争执在父子间持续了两年。赵威准备改换的是2010年才引入国内、有着“柑橘皇后”美称的“甘平”,其果皮薄、个头大、汁水多、甜度高,但也正因为皮薄个大,非常容易裂果,“种起来很考手艺”,所以赵文全前两年一直没同意赵威换品种。

    但事实证明,赵文全失误了——2020年以后,夏橙、耙耙柑的价格一路走低,特别是2020年冬天,柑橘每斤收购价从过去五六元跌到不足两元,不及同期“甘平”的四分之一。

    不仅如此,儿子还会使用测土配方施肥技术,“需要好多氮磷钾,他会算。”赵文全说,儿子的成本投入更少,但效益却比自己好。“跟我儿子比种橘子,我是整不赢啰!”他尴尬地笑了笑。

    跟儿子这批“新农人”相比,曾经敢为人先的老赵也“落后”了。2021年,赵文全终于同意儿子将1800株夏橙嫁接成“甘平”。下一步他们还要逐步淘汰落后品种,扩大“甘平”种植规模。

    党的二十大报告,赵文全是通过村务公开栏张贴的资料认真学习的。报告提到,发展乡村特色产业,拓宽农民增收致富渠道,让他印象尤其深刻。“柑橘就是我们团结村最大的特色。只要我们种出品质,实现一亩2万多元的纯利润,完全没问题。”

    新农人期待的村庄规划图:

    老房子暂时不动,其实是在“憋大招”

    记者一行又来到种植大户徐孟家的院子。

    “你打扮得像城里的白领。”沿着石板和水泥块垒成的阶梯钻进院子,记者忍不住感慨。

    徐孟头戴棒球帽,上身是白衬衣和毛背心,下身则是牛仔裤和锃亮的皮鞋。与这身行头形成对比的是,他身后20年前修建的二层小楼,墙皮已经剥落,院墙的砖块有些残缺不全……

    在村民眼中,今年36岁的徐孟是“能人”也是“潮人”。返乡创业8年来,他成为彭山区第一批拥有中级职称的新型职业农民、家庭农场主,所经营的合作社带动近200户果农增收。而且,他会定期去城里健身房“撸铁”,前不久还去上海参加进博会见识“大场面”。

    这样的人,愿意住在这里?“这是我家老宅子。”徐孟说,自己确实有过整修老宅的打算,“但在2020年,村民大会号召大家暂时不翻修、不新建住房。”

    这是为何?原来,在2020年,原团结村与原中和村合并成新的团结村。广大村民商议,趁着合并村的机会,对全村的居民点进行重新规划,村容村貌统一设计、打造,以方便公共服务触角延伸、人居环境整治。此外,将节约出的建设用地用于发展乡村旅游、发展精深加工等。

    徐孟说,往年三四月份橘子花开,吸引了不少游客前来赏花;到了冬春季节,晚熟柑橘和橙子陆续上市,又有不少城里人驱车前来采摘。不过,团结村也短板尽显。最为突出的,是“人来了,没把钱留下”——村里没有酒店、民宿、餐馆,也没有其他娱乐设施。因此,多数人“看了花、摘了果之后就走了”。

    午饭时间,记者来到团结村第一家也是目前唯一一家农家乐。“只要有地,我们还能再扩大一倍。”农家乐老板徐华丽说,过去几年近郊游、研学活动日益火爆,只要村里有闲置的建设用地,自己一定申请,“把农家乐扩建一下,再搞个民宿”。

    同行的马怀江表示,村里正在聘请专业机构编制乡村国土空间规划,预计明年将编制完成,届时,有望腾退出宅基地数十亩,全部用于村集体经济发展。

    着眼未来的改革路线图:

    “不服气”,就要持续深化改革

    11月22日一大早,薄雾刚刚散去,马怀江和其他村干部就来到村委会。瞅着一辆车停稳,大伙情绪明显兴奋起来。

    首先下车的是高级农艺师、黄丰镇工会副主席刘长君。7年前,正是他主持了团结村的集体经济改革。这次再来团结村,就是把脉问诊、回答大伙心中的疑惑。

    如今,团结村全村晚熟柑橘种植面积破万亩,年产柑橘6000万斤,人均年收入4.3万元,过着“城里有房子,农村有院子,山上有园子,家里有车子”的好日子,还会有啥疑惑?

    “主要是有些不服气。”马怀江说,“比如同样是种植晚熟柑橘,浙江省象山县的‘象山红美人’品牌享誉全国,单价是咱们团结村柑橘的四五倍……”

    “要持续深化农业农村改革。”刘长君开门见山,“党的二十大报告给咱们指了出路,其中提到发展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社会化服务,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

    “‘象山红美人’之所以能卖高价无非就两个原因——品牌响、质量稳。奠定这两者的基础,是在整合农业资源的基础上实现标准化种植。”一同前来的彭山区委农办专职副主任徐萍接过话茬,“结合团结村的现实,家庭农场成为不可或缺的抓手……”

    “‘象山红美人’就是两千多家家庭农场和上千名职业农民种出来的。”彭山区政府调研员李国成说,家庭农场评定门槛较高,需要实际经营面积适中、对新技术和新理念接受使用速度更快,加上享受和城里人同样社保、医保待遇的新型职业农民做技术支撑,才更容易实现种植管理过程中的水肥管控、农药等投入品管理……

    马怀江等人边听边记,思路逐渐开阔,也倍感振奋。(记者 范英 王成栋 侯冲 史晓露 王青山

    声音

    在上级党委、政府和专家指导下,我们进行了多次引种嫁接,也推广了多种新技术,如今,我们的柑橘品质更优,价格更好。村集体在产业发展中起着带头示范作用,所有新品种和新技术都在集体果园中先行试验,再向群众推广,有效降低了大家的试错成本。

    下一步,我们除了要把柑橘产业做强、带动农民增收外,还要让村民的头脑富起来。只有掌握知识和技术,才能走得更远。

    ——团结村党委书记马怀江

    我是一名柑橘经销商,主要把村里的柑橘销往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市场反响很好,很受欢迎。

    上个月,村里开了好几场会,组织大家学习党的二十大报告。报告提到,发展乡村特色产业。啥子叫“特色”?我理解就是得把小小的柑儿做到极致。比如我们的柑橘现在都是全程冷链运输,3天后运到北京的批发市场,柑儿味道还很巴适,即便价格高一点,消费者也愿意接受。做到了“特色”,我们的水果才卖得起价。

    ——团结村村民李冲

    我今年62岁,自己种柑橘,也在村里的柑橘分选厂打工。我这么大年纪,在分选厂打工其实不是为了赚钱,而是看一下什么样的柑橘更值钱,以后好照着种。种了大半辈子柑橘,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还是没把柑橘搞懂。比如说,过去觉得果子越大越好,现在不是了,个头适中的才是口感最好的。

    我年纪还不算大,打算和儿子一起把事业搞大,争取让城里人来我们团结村上班。

    ——团结村村民韩平安

    (记者 史晓露 王成栋 侯冲 整理)

    记者手记

    团结奋斗赢未来

    在团结村蹲点的两天,记者听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未来”。

    为了未来,当时在深圳事业有成的马怀江,在不惑之年返乡竞选村主任,为了说服大伙投票给他,只有初中文化的他,熬了两天夜写成《团结村“十四五”发展规划》;为了未来,徐孟放弃光鲜的工作,日复一日地琢磨种植技术,自费到成都、重庆乃至浙江拜师学艺;为了未来,赵文全把自家的柑橘林当成“试验田”,全家一点一滴记录、总结新品种的种植要领……

    为了“橙黄橘绿时”,团结村所有人都在团结奋斗,使出浑身解数。这样做值得吗?

    这个问题,记者一边思考一边追问。

    “我现在这样,没那么都市白领了嘛。”离开团结村时,徐孟发来一段视频——画面中,他穿着一双解放鞋、套着一件破外套,背着背篓走向橘林;身后的田埂上,一个老汉在交代着什么。徐孟说,那是合作社的成员,家里没有壮年劳动力,自己过来帮忙,“总不能看着园子荒起”。

    视频背景中,处处是橙黄橘绿的丰收景象。这一刻,问题有了答案。(记者 王成栋 图片均由记者 李强 韦维 摄

    责任编辑: 张竹欣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橙黄橘绿中的乡村振兴图

  • 2022年11月28日 14时20分
  • 来源: 四川日报

  • 柑橘分拣生产线上,工人们正在分拣柑橘。


    团结村果园(航拍照片)。

    看集体经济

    “集体经济是团结村的根,挖不得!”去年,村集体果园收入58万元,七成分给村民,三成留在村里用于公益事业和帮扶困难群众

    看特色产业

    “柑橘就是我们团结村最大的特色。只要我们种出品质,实现一亩2万多元的纯利润,完全没问题。”

    看村庄规划

    村里正在聘请专业机构编制乡村国土空间规划,预计明年将编制完成,届时,有望腾退出宅基地数十亩,全部用于村集体经济发展

    看未来发展

    “要持续深化农业农村改革。”“结合团结村的现实,家庭农场成为不可或缺的抓手……”

    初冬时节,漫山遍野的柑橘林,随着丘陵起起伏伏,勾勒出大地的褶皱。橘园中,拳头大小的柑橘套着白色纸袋,恰似点点繁星。汽车沿着蜿蜒曲折的公路向前,穿过橘林中的一条小河,缓缓驶入村委会前的宽阔广场,“团结村”三个字映入眼帘。一朵硕大的白色橘花雕塑,提醒我们来到了柑橘的王国。

    11月下旬,正是橙黄橘绿时。记者来到眉山市彭山区黄丰镇团结村开展蹲点报道,观察一个村庄推进乡村振兴的火热图景。

    村民争论的经济发展图:

    “集体经济是团结村的根,挖不得!”

    11月22日下午两点半,橘林深处的团结村五组院落里,人声鼎沸,大伙都没注意到记者的到来。这是团结村五组议事会,会议主题是发展小组集体经济。

    “村民小组还有集体经济?”记者好奇起来。

    “多哦!”与我们同行的黄丰镇党委书记刘婷婷介绍,自1972年以来,团结村村集体保有果园680亩,各村小组还保留了近500亩集体果园。

    会议议题是什么?五组小组长徐宝华递过来3张纸:2019年初,五组将集体果园中2392株柑橘树承包给李某,租金为每株每年45元,承包期10年。如今李某提出,因为经营亏本等原因,想把后5年租金从每株每年45元降至20元。因此,五组召集52名村民代表商量:要不要给他减免租金?如果不减免又该怎么办?

    “把集体果园收回来,给我们分下去。”有人提出想法。

    “果园是集体的,50年没分过,以后也不分!”村党委书记马怀江斩钉截铁地予以拒绝。

    集体的果园为啥不能分?

    “集体经济是团结村的根,挖不得!”马怀江介绍,2015年,作为四川10个农村集体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试点之一,团结村在全省率先完成农村集体经济股份制改革,实现了“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去年,村集体果园收入58万元,七成分给村民,三成留在村里用于公益事业和帮扶困难群众。

    五组组员的讨论渐渐有了眉目。大家一致同意:今年12月31日前,如果李某可以交满后5年租金,允许他继续承包,否则就采取法律手段来解决。

    “下面,要讨论更长远的事。”马怀江举起一本《党的二十大文件汇编》说,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要巩固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咱们该思考的是,怎么壮大集体经济而不是削弱!”

    围绕这一主题,村民代表们踊跃发言——

    “得科学打药、品种改良!”“没得好品牌,始终卖不上价钱。”“坐着升降机采果子、铺轨道运果子,都试试,智慧农业嘛!”……大伙越说兴致越高,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直到夕阳西下。

    父子两代人的特色产业图:

    “跟我儿子比种橘子,我是整不赢啰!”

    承包了100多亩村集体橘园的赵文全一家是“三代果农”。“我老汉儿(四川方言,父亲)是村里第一批种橘子的,1972年就开始啰。”赵文全介绍,自己从小跟着父亲学种柑橘。1987年,17岁的他在初中毕业两年后,就决定自己承包果园。

    “村里说了,承包村集体果园必须有初中以上文凭。”赵文全说,那时候自己不懂为何要有这个要求。“直到2003年,村里改种晚熟柑橘品种,才弄明白,我在同龄人中有文凭优势!”赵文全被村里推荐前往重庆、成都等地学习种植技术。

    2017年,老赵家的100多亩柑橘卖了上百万元。当时,赵文全很是自豪:父亲种了一辈子柑橘没弄出名堂,而自己成了村里第一批百万富翁。

    赵文全的儿子赵威2013年从四川农业大学毕业,随后在外闯荡了4年多。但赵文全发现,儿子明显“瞧不上”自己这个公认的“种植能手”。

    2018年,29岁的赵威辞职回乡,也种起了柑橘。但赵威的“起手式”就让人看不懂:流转了56亩果园单干,准备嫁接新品种——这意味着当年没有收益,且嫁接成活后的前两年也不会进入丰产期。

    “他想换品种,我不同意。夏橙再差,一亩也有一万多元的收益。”赵文全说。

    这场争执在父子间持续了两年。赵威准备改换的是2010年才引入国内、有着“柑橘皇后”美称的“甘平”,其果皮薄、个头大、汁水多、甜度高,但也正因为皮薄个大,非常容易裂果,“种起来很考手艺”,所以赵文全前两年一直没同意赵威换品种。

    但事实证明,赵文全失误了——2020年以后,夏橙、耙耙柑的价格一路走低,特别是2020年冬天,柑橘每斤收购价从过去五六元跌到不足两元,不及同期“甘平”的四分之一。

    不仅如此,儿子还会使用测土配方施肥技术,“需要好多氮磷钾,他会算。”赵文全说,儿子的成本投入更少,但效益却比自己好。“跟我儿子比种橘子,我是整不赢啰!”他尴尬地笑了笑。

    跟儿子这批“新农人”相比,曾经敢为人先的老赵也“落后”了。2021年,赵文全终于同意儿子将1800株夏橙嫁接成“甘平”。下一步他们还要逐步淘汰落后品种,扩大“甘平”种植规模。

    党的二十大报告,赵文全是通过村务公开栏张贴的资料认真学习的。报告提到,发展乡村特色产业,拓宽农民增收致富渠道,让他印象尤其深刻。“柑橘就是我们团结村最大的特色。只要我们种出品质,实现一亩2万多元的纯利润,完全没问题。”

    新农人期待的村庄规划图:

    老房子暂时不动,其实是在“憋大招”

    记者一行又来到种植大户徐孟家的院子。

    “你打扮得像城里的白领。”沿着石板和水泥块垒成的阶梯钻进院子,记者忍不住感慨。

    徐孟头戴棒球帽,上身是白衬衣和毛背心,下身则是牛仔裤和锃亮的皮鞋。与这身行头形成对比的是,他身后20年前修建的二层小楼,墙皮已经剥落,院墙的砖块有些残缺不全……

    在村民眼中,今年36岁的徐孟是“能人”也是“潮人”。返乡创业8年来,他成为彭山区第一批拥有中级职称的新型职业农民、家庭农场主,所经营的合作社带动近200户果农增收。而且,他会定期去城里健身房“撸铁”,前不久还去上海参加进博会见识“大场面”。

    这样的人,愿意住在这里?“这是我家老宅子。”徐孟说,自己确实有过整修老宅的打算,“但在2020年,村民大会号召大家暂时不翻修、不新建住房。”

    这是为何?原来,在2020年,原团结村与原中和村合并成新的团结村。广大村民商议,趁着合并村的机会,对全村的居民点进行重新规划,村容村貌统一设计、打造,以方便公共服务触角延伸、人居环境整治。此外,将节约出的建设用地用于发展乡村旅游、发展精深加工等。

    徐孟说,往年三四月份橘子花开,吸引了不少游客前来赏花;到了冬春季节,晚熟柑橘和橙子陆续上市,又有不少城里人驱车前来采摘。不过,团结村也短板尽显。最为突出的,是“人来了,没把钱留下”——村里没有酒店、民宿、餐馆,也没有其他娱乐设施。因此,多数人“看了花、摘了果之后就走了”。

    午饭时间,记者来到团结村第一家也是目前唯一一家农家乐。“只要有地,我们还能再扩大一倍。”农家乐老板徐华丽说,过去几年近郊游、研学活动日益火爆,只要村里有闲置的建设用地,自己一定申请,“把农家乐扩建一下,再搞个民宿”。

    同行的马怀江表示,村里正在聘请专业机构编制乡村国土空间规划,预计明年将编制完成,届时,有望腾退出宅基地数十亩,全部用于村集体经济发展。

    着眼未来的改革路线图:

    “不服气”,就要持续深化改革

    11月22日一大早,薄雾刚刚散去,马怀江和其他村干部就来到村委会。瞅着一辆车停稳,大伙情绪明显兴奋起来。

    首先下车的是高级农艺师、黄丰镇工会副主席刘长君。7年前,正是他主持了团结村的集体经济改革。这次再来团结村,就是把脉问诊、回答大伙心中的疑惑。

    如今,团结村全村晚熟柑橘种植面积破万亩,年产柑橘6000万斤,人均年收入4.3万元,过着“城里有房子,农村有院子,山上有园子,家里有车子”的好日子,还会有啥疑惑?

    “主要是有些不服气。”马怀江说,“比如同样是种植晚熟柑橘,浙江省象山县的‘象山红美人’品牌享誉全国,单价是咱们团结村柑橘的四五倍……”

    “要持续深化农业农村改革。”刘长君开门见山,“党的二十大报告给咱们指了出路,其中提到发展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社会化服务,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

    “‘象山红美人’之所以能卖高价无非就两个原因——品牌响、质量稳。奠定这两者的基础,是在整合农业资源的基础上实现标准化种植。”一同前来的彭山区委农办专职副主任徐萍接过话茬,“结合团结村的现实,家庭农场成为不可或缺的抓手……”

    “‘象山红美人’就是两千多家家庭农场和上千名职业农民种出来的。”彭山区政府调研员李国成说,家庭农场评定门槛较高,需要实际经营面积适中、对新技术和新理念接受使用速度更快,加上享受和城里人同样社保、医保待遇的新型职业农民做技术支撑,才更容易实现种植管理过程中的水肥管控、农药等投入品管理……

    马怀江等人边听边记,思路逐渐开阔,也倍感振奋。(记者 范英 王成栋 侯冲 史晓露 王青山

    声音

    在上级党委、政府和专家指导下,我们进行了多次引种嫁接,也推广了多种新技术,如今,我们的柑橘品质更优,价格更好。村集体在产业发展中起着带头示范作用,所有新品种和新技术都在集体果园中先行试验,再向群众推广,有效降低了大家的试错成本。

    下一步,我们除了要把柑橘产业做强、带动农民增收外,还要让村民的头脑富起来。只有掌握知识和技术,才能走得更远。

    ——团结村党委书记马怀江

    我是一名柑橘经销商,主要把村里的柑橘销往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市场反响很好,很受欢迎。

    上个月,村里开了好几场会,组织大家学习党的二十大报告。报告提到,发展乡村特色产业。啥子叫“特色”?我理解就是得把小小的柑儿做到极致。比如我们的柑橘现在都是全程冷链运输,3天后运到北京的批发市场,柑儿味道还很巴适,即便价格高一点,消费者也愿意接受。做到了“特色”,我们的水果才卖得起价。

    ——团结村村民李冲

    我今年62岁,自己种柑橘,也在村里的柑橘分选厂打工。我这么大年纪,在分选厂打工其实不是为了赚钱,而是看一下什么样的柑橘更值钱,以后好照着种。种了大半辈子柑橘,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还是没把柑橘搞懂。比如说,过去觉得果子越大越好,现在不是了,个头适中的才是口感最好的。

    我年纪还不算大,打算和儿子一起把事业搞大,争取让城里人来我们团结村上班。

    ——团结村村民韩平安

    (记者 史晓露 王成栋 侯冲 整理)

    记者手记

    团结奋斗赢未来

    在团结村蹲点的两天,记者听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未来”。

    为了未来,当时在深圳事业有成的马怀江,在不惑之年返乡竞选村主任,为了说服大伙投票给他,只有初中文化的他,熬了两天夜写成《团结村“十四五”发展规划》;为了未来,徐孟放弃光鲜的工作,日复一日地琢磨种植技术,自费到成都、重庆乃至浙江拜师学艺;为了未来,赵文全把自家的柑橘林当成“试验田”,全家一点一滴记录、总结新品种的种植要领……

    为了“橙黄橘绿时”,团结村所有人都在团结奋斗,使出浑身解数。这样做值得吗?

    这个问题,记者一边思考一边追问。

    “我现在这样,没那么都市白领了嘛。”离开团结村时,徐孟发来一段视频——画面中,他穿着一双解放鞋、套着一件破外套,背着背篓走向橘林;身后的田埂上,一个老汉在交代着什么。徐孟说,那是合作社的成员,家里没有壮年劳动力,自己过来帮忙,“总不能看着园子荒起”。

    视频背景中,处处是橙黄橘绿的丰收景象。这一刻,问题有了答案。(记者 王成栋 图片均由记者 李强 韦维 摄

    责任编辑: 张竹欣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主管单位:四川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主办单位:四川省大数据中心
    运行维护单位:中国电信四川公司
  • 微信
  • 微博
  • 客户端
  • 头条号
  • 手机版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