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搜索:
首页
四川概况
机构职能
政府领导
政务信息
办事服务
互动交流
投资四川
旅游四川
网站导航  
陈光、巴杨:灾后重建的发展与评价---农村灾后重建社会发展指标体系
 2010年09月22日
来源:省政府办公厅
【字体:
发邮件推荐给朋友 
 

  摘要:作为世界最大规模的重建工程,汶川地震灾后重建已进入关键阶段。2009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灾后恢复重建要力争在两年内基本完成原定三年的目标任务。艰巨紧迫的恢复重建如何评估?在回顾文献的基础上,分析了灾后重建的影响要素,建立起用于评价恢复重建效果的指标体系,并对具体灾后重建样本进行实证研究,提出政策建议。

  关键词:农村 灾后重建 指标体系

  一、引论

  国内外在针对发展的指标体系研究方面,已经有不少文献。若要对灾区社会发展这一复杂而艰巨的系统工程研究建构一个合理有效地指标体系,不仅是一个重大的理论问题,而且是实践性很强的现实问题。

  对于灾区社会发展指标体系研究,通过对相关文献在CNKI中检索结果总结如下:

   关键词

  篇数 指标体系 地震

  指标体系 农村

  指标体系 社会

  指标体系

  中国知网(CNKI)

  资源总库 61484 1661 455 97

  中国期刊

  全文数据库 61444 121 185 80

  表 1 以年份和主题词检索出相关期刊文献的数量 

  截止到2010年6月,分别对主题词查阅得到上表1-1,从横向来看:在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中涉及与地震相关的“指标体系” 仅有121篇,社会相关指标体系80篇,但对灾后农村指标体系的研究相对较少,这项研究可能属于自然科学、社会学、经济学、医学、建筑学、地质学科等学科交叉点,关注和研究者相对较少。研读发现社会指标体系可分为两大类:一是常规状态下社会发展指标体系:包括可持续发展指标体系研究(牛文元,2000;杨名贵,2000;匡耀术,1997;)、谐社会的指标体系研究(朱庆芳,1995;陈晓芳,2005;蒋剑辉、王嘉佳,2005;陈光,2008)、幸福感指标体系研究、可持续发展指标体系研究、中国小康社会指标体系研究(国家统计局,1991;周长城,陈红,2004);二是非常规状态下社会发展指标体系,包括自然灾害应急和经济损失评估指标体系研究、自然灾害应急及损失评估指标体系研究、灾害应急能力指标体系、自然灾害经济统计评估系统及其指标体系研究(赵阿兴,马宗晋,1993;刘艳等,1999;张风华,2001;铁永波,2005;吴新燕, 2006;黄典建,2006;杨青,2007;)等。

  灾害经济统计评估指标是以数量形式来反映自然灾害与社会经济现象之间的客观联系,是对减灾系统工程的各个方面的描述与度量。灾害经济统计评估指标体系则是由一系列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的灾害经济统计评估指标组成一个有机整体,是对减灾系统工程的数量方面的全面的、综合的反映与描述。指标体系按照系统性原则、可行性原则、可比性原则、相容性原则来设计的。[10]

  从统计形式上划分,可分为定性指标与定量指标,定性指标是用来反映灾害经济现象质的属性,一般不能或难以用具体数值来描述。比如,自然灾害对建筑物造成的破坏程度,可以描述为倒塌、严重破坏与一般破坏等等。定量指标是用来反映灾害经济现象量的属性,其特征可以用数值大小来描述。比如,受灾面积、人口伤亡数、用货币单位表示的经济损失额、抗灾防灾资金投入等等均属此类。一般而言,定量指标易于进行比较,以及进行计算处理与评估,故此类指标是指标体系。

  综上,现阶段农村灾后重建相关问题的研究有两点不足:其一,缺乏对灾后重建的客观效果评价工具。其二,在政府和社会倾力援助下灾后重建工作基本结束,但是,包括生态、心理、家庭、社区网络如何真正走上可以持续发展的道路。本文的研究目的,就是试图建立可以用于农村灾后重建效果,并引导灾后农村持续健康发展的工具。

  二、农村灾后重建发展指标体系构建:意义与要素

  灾后重建是一项复杂而艰巨的系统工程,不仅要从地质、水文、气象诸多自然角度考虑重建的标准、选址、住宅宜居性,还要从当地的生态承载力、社会群体不同需求和适应性以及人口密度和发展潜力考虑区域的主体功能,产业定位以及城乡一体化布局;还要有高标准的设计规划和合理可行的投融资方案等。如果没有绩效评估,一些村落可能为打造“明星”村落而走3年完成重建表面形式,而真正是否能让农民受益却难以彰显,实施过程中存在难题问题也无法及时解决。无论是省内地区间“农村灾后建设”工作的比较,还是具体的某地“农村灾后建设”成效评估,以及向发达国家学习借鉴相关经验,都需创建一个能动态描述建设成果的农村灾后建设工作绩效评估指标体系来作为评价、比较、分析的工具。

  在灾后特殊背景下,农村的实际生活中发生着许多细微而深刻的变化。

  1.生活方式变化

  由于城市与乡村联系越来越紧密,地震后,村民对居住环境以及公共服务需求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们追求现代生活方式,传统文化和生活不能满足村民的现实需要,特别是当地年轻人更为突出。这样直接导致传统民俗文化的衰落。震后,由于多处房屋垮塌,对老房屋眷恋当然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对于新建房屋的期待可谓是信心十足。我们在走访中,询问受灾村民震前有没有改造房屋的计划?有80%的村民回答是没有的。而对于这两个问题:你当时想修成什么样的房子?今后打算怎么安排和布置新房子?大多数村民,特别是女性都期望修成与城市人一样的家居风格。这更能表明村民更期盼城市现代化生活方式。他们简单认为乡村文化代表着陈旧与落后,城市化生活就是时尚潮流,因此,他们会嫌弃传统老宅盲目跟风,追求新式住宅。

  2.外部信息和传统观念相结合

  在这个信息时代,经济飞速发展给乡村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乡村正逐步走向城乡一体化道路,村民时刻接收新思想、新动态。思想观念也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社会性质发生转变的同时,很快暴露出来旧有弊端,这成为日益突出、越来越不合时宜的问题,因此,传统文化受到所未有的挑战。[1]调查时,我们发现羌族原有传统娱乐活动有跳锅庄、唱羌歌,刺羌秀等形式,现已转变成大人、小孩一起在家看电视,唠嗑、上网等形式。这种情况下很可能导致传统文化空消逝和人文精神的遗失。

  然而,在灾后重建过程中,为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乡村干部或其他能人会牵头促使大家回归原有的传统民族文化。

  3. 在家乡务工

  经过三十年来的改革发展,如今的中国城市经济已经是非常的强盛。但与城市相比,绝大数农民依旧在温饱线上努力,绝大多数乡村依旧贫穷落后。然而,城市吸引了太多的农村人才和资金,致使乡村无力阻止人才流失。剩余劳动力大量进城务工,大多数人从农村中走出来,就不再想回到农村,这样抽离了能够促进文化生长的先进力量。同时,村内经济贫困使村委会及自组织无力顾及并维系公共生活和文化空间,留守村落的还剩下老人、妇女和儿童,致使文化空间无力支撑而无人问津。这样,经济和人群的弱势发展直接导致了乡村文化生活的没落和没有出路,导致文化空间的衰败。

  震后,由于大量重建项目一一上马,四处掀起了救灾复产景象。大量的进城务工人员看到既能帮助家乡人民恢复重建,又能离家比较近,照顾家中的老人、孩子,还能就近务工,这样三赢的局势促使他们尽快回到灾区,及解决了农村灾后重建急需专业技术人员问题,又给他们营造了良好的文化、生活环境。

  4.多样性

  由于农村灾后重建多样化、差异化,选取规划的方式和途径也是大为不相同。根据我们走访的村落所处的地理条件不同:有的是平原、有的是丘陵,还有的是盆地,或者山地、高原,他们重建方式也有所不同,比如丘陵地带就不适合统规统建。其次还要看当地的气候条件,工期的长短也不相同,我们在选取指标的不能用统一的衡量标准来衡量重建成效。最后,可根据本地的地理优势,就地取材,节约永久房重建成本,开发本地经济作物作为特色产业。

  农村重建政治因素在重建过程中具有直接作用。其中,农村的组织体系构造居于核心地位,在灾后重建过程中,肩负着快速恢复治理本村稳定、保护村民安全,驱赶散布谣言分子、救灾物资发放、排查村落险情、轮流守夜等重要工作,是确保国家和农村的一体化,密切的党和国家与农民的紧密联系在一起。依法治理和农村法制建设是农村长治久安的必由之路。

  三、 农村灾后重建发展指标体系构造原则

  对于评价农村灾后重建这样一个复杂的系统来说,影响因素众多,关系错综复杂,不能用单一层次、少数几个指标来衡量系统的状态和变化,因而要用多个指标建立一个有机的整体,通过指标体系来描述除符合统计学规范外,还应遵循以下原则:

  1.以人为本,绿色发展原则

  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最终应以人的生活质量的改善为衡量标准。同时,衡量村落发展必须秉承绿色发展原则。在村落重建过程中就是要使灾区人民的生活满意度得到提高,其衡量标准除了反映物质生活水平的指标外,还应包括反映精神重建的指标,尤其是反映灾后人们的心理恢复指标以及反映灾后村落环境变化适应指标。这就要求指标体系的制定必须经过反复研究、筛选和试行修改,指标概念必须明确,而且具有相对的独立性,防止统计指标的简单堆砌和指标之间的重复,尽可能选择最能体现以人为本的效果。

  2.系统性、动态性、可行性原则

  农村建设是一项系统工程,包括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及管理民主等多个方面,衡量指标的选取也应该既有代表性也符合系统的需要,各指标之间要形成有序、完整、全面地体现农村灾后重建过程中各个方面的情况,既能代表全局,又能包含特殊。在以上基础上,应兼顾指标体系的实用性和可行性。由于统计工作的不完善性,有可能造成许多有价值、有评价功能的指标数据无法获得。因此,在指标体系设计上,应尽量采用现有的科学方法和真实的统计数据相结合,数据通过统计资料整理、抽样调查或典型调查获得,避免随意推断假设数据,才能较易执行和应用,避免评价的随意性。

  3.定量与定性相结合原则

  指标体系建立过程中,所选指标尽可能采用可以量化的指标来反映问题,辅之以难以定量的,如:衡量村民对管理民主的满意度时,可以采用调查问卷的方式搜集资料,并通过评分将其转化为量化指标。根据实际情况,被描述对象的性质,适度采用定性指标来描述,然后通过数学变换转换成可用数值表达的指标共同构成整体的指标体系。

  4.选用通用指标,确保可比性原则

  农村灾后重建过程中的评价,需要有一个衡量和评价的参照数值。一般来讲,可以通过对灾后重建过程对同类村落进行横向对比;也可以再常态下的农村自身发展指标评价结果进行纵向比较。这样就要求指标体系应具有可比性和通用性。

  四、 农村灾后重建发展评价指标与应用

   1.指标体系的构建

  恢复是指重建物质基础设施,以及修复灾害影响的个人和社区的情感、经济、自然状态等一系列措施。农村灾后重建指标体系是反映5?12地震发生以后,农村恢复生产、生活等社会现象,是在非常态逐步转向常态条件下,衡量和监测农村社会发展的一把尺子,是一种量化工具,每个指标反映一定数量的社会现象。根据常态下的乡村农村发展理论和灾后重建相关政策来看,结合调查研究可以得出,农村作为灾后重建中的重要部分,以灾区人民的活动为中心,包括农房、经济、文化、环境、心理等方面在内的一个有机整体,相互作用、相互协调,共同发展。由于调查的局限性,抛开常态下的指标,选择农村灾后重评估指标、永久住房重建指标、农村灾后补偿指标、灾后生态恢复指标、灾民心理康复指标、社会网络重建指标等6个一级指标,25个二级指标为农村灾后重建指标。如下表1所示:

  

  

  

  

  

   目标 一级指标 二级指标

  农村灾后重建指标体系 1. 农村灾后重评估指标

  (1)灾害损失评估

  (2)自然环境评估

  (3)社会经济评估

  (4)生态环境评估

  (5)选址安全评估

  2.永久住房重建指标

  (1)建筑结构性价比

  (2)建筑施工速度

  (3)建造工艺简单程度

  (4)常规能源优化利用率

  3.农村灾后补偿指标 (1)政府援建投入率

  (2)对口援建投入率

  (3)NGO组织救灾捐助与救济

  (4)其他社会救济

  4.灾后生态恢复指标 (1)综合环境承载能力

  (2)生态建设投入率

  (3)次生灾害监测与预警能力

  (4)次生灾害处置能力

  5.灾民心理康复指标 (1)村民心理焦虑比率

  (2)村民重建信心与期望

  (3)心理干预的效果

  (4)灾民对生活的满意度

  6.社会网络重建指标 (1)灾民对家庭关系依存度

  (2)村民对重建事务的参与度

  (3)村民对基层政府的信任度

  (4)村民对社区生活的融合度

  表2 农村灾后重建指标体系

  2. 农村灾后物质文化环境重建的实证分析

  在四川灾区我们利用茂县杨柳村和北川的老场村等研究样本。就其中农村灾后物质文化环境重建的实证分析。

  我们通过AHP软件进行采取几何平均值法计算指标的权重,并对其进行一致性检验,如下表3所示:

  总目标层A 准则层B 因素层C 权重 排序

  

  

  农

  村

  灾

  后

  重

  建

  物

  质

  、

  文

  化

  环

  境

  A 灾后村落整

  体规划B1 选址规划布局C1 0.0805 2

  公共基础设施C2 0.0633 4

  生活环境微环境C3 0.0252 16

  地方化农宅风格C4 0.0460 8

  公共休闲空间C5 0.0348 11

  村落生活保障设施B2 村落公用便民服务设施C6 0.0227 19

  防灾减灾设施C7 0.0152 24

  日常生活必需服务设施C8 0.0339 12

  卫生、医疗、文化、教育设施C9 0.0505 5

  绿色农房节能、抗震设计B3 绿色建材C10 0.0271 15

  建筑结构抗震节能设计C11 0.0899 1

  建筑施工节能C12 0.0474 6

  常规能源优化利用C13 0.0388 10

  可再生能源利用C14 0.0197 22

  村落水循环系统B4 农业及居民用水规划C15 0.0687 3

  给、排水系统设计C16 0.0461 7

  雨水收集和利用C17 0.0139 27

  节水器具与设施C18 0.0207 21

  村落废弃物处理B5 生活垃圾分类收集C19 0.0139 26

  生活垃圾清运及处理C20 0.0234 18

  农民主动参与回收意识C21 0.0101 30

  农村废弃物处理激励机制C22 0.0086 31

  建筑垃圾处理C23 0.0151 25

  村落文化交流设施B6 文化活动中心恢复比率C24 0.0237 17

  震后文化活动开展次数C25 0.0185 23

  村民参与文化活动频度C26 0.0101 29

  村民对生活氛围认同程度C27 0.0320 13

  村落民主

  管理B7 震后村政务公开满意程度C28 0.0278 14

  村民对灾后政策知晓率C29 0.0394 9

  村民对村委会信任度C30 0.0216 20

  村民选举投票率C31 0.0113 28

   表3 相关指标确定权重

  1.准则层对于目标层的相对重要程度判别

  准则层(B层)对于目标层(A层)的相对重要性判别和各准则层权重结果如下表4:

  

  

  表4  指标判断矩阵及权重向量

  CR=CI/RI=0.0530<0.10,通过一致性检验。

  2.因素层对于准则层的相对重要程度判别 

  将各准则层(B层)所控制的指标因素(C层)相对重要性进行分析,并计算其权重,结果如下(表5)

  

  表5  指标判断矩阵及权重向量

  CR=CI/RI=0.0666<0.10,通过一致性检验。

  

  表6  指标判断矩阵及权重向量

  CR=CI/RI=0.0416<0.10,通过一致性检验。

  

  表7 指标判断矩阵及权重向量

  CR=CI/RI=0.0503<0.10,通过一致性检验。

  

  表8  指标判断矩阵及权重向量

  CR=CI/RI=0.0764<0.10,通过一致性检验。

  

  表9  指标判断矩阵及权重向量

  CR=CI/RI=0.0432<0.10,通过一致性检验。

  

  表10  指标判断矩阵及权重向量

  CR=CI/RI=0.0283<0.10,通过一致性检验。

  

  表11  指标判断矩阵及权重向量

  CR=CI/RI=0.0169<0.10,通过一致性检验。

  3.因素层对目标层合成权重排序。

  综上所述,农村灾后重建各个评价指标相对于总目标的层次总排序(权重)见下表5-12:

  

  B1 B2 B3 B4 B5 B6 B7 权重

  Wi=Mj 

  层

  次 W1=

  0.09376

  M1 W2=

  0.06145

  M2 W3=

  0.18290

  M3 W4=

  0.0514

  M4 W5=

  0.04291

  M5 W6=

  0.03513

  M6 W7=

  0.05436

  M7  

  C1

  C2

  C3

  C4

  C5

  C6

  C7

  C8

  C9

  C10

  C11

  C12

  C13

  C14

  C15

  C16

  C17

  C18

  C19

  C20

  C21

  C22

  C23

  C24

  C25

  C26

  C27

  C28

  C29

  C30

  C31 0.1629

  0.3449

  0.1474

  0.3449

  0.2841

  

  

  

  

  

  

  

  0.2228

  0.1286

  0.3162

  0.3324 

  

  

  

  

  

  0.1155

  0.1842

  0.0678

  0.2570

  0.0915

  

  

  

  

  

  

  

  

  

  0.5179

  0.1782

  0.3038

  0.2572

  

  

  

  

  

  

  

  

  

  

  

  0.1156

  0.1813

  0.1088

  0.2767

  0.1088

  

  

  

  

  

  

  

  

  

  

  

  

  

  

  0.1855

  0.1285

  0.1917

  0.2302  

  

  

  

  

  

  

  

  

  

  

  

  

  

  

  

  

  

  0.1412

  0.1906

  0.2844

  0.4459 0.18290

  0.09376

  0.05145

  0.05145

  0.04291

  0.03513

  0.07436

  0.01621

  0.02811

  0.01467

  0.03433

  0.02316

  0.09416

  0.01501

  0.00552

  0.00745

  0.02095

  0.00720

  0.00415

  0.01022

  0.01074

  0.00496

  0.00858

  0.01464

  0.01759

  0.03050

  0.00790

  0.01240

  0.00408

  0.01038

  0.00408

   表12  因素层对目标层的合成权重

  层次总排序后根据公式: CR=CI/RI =1.058505/37.62=0.02813678< 0.1通过一致性检验,层次总排序结果具有较满意的一致性并接受该分析结果。

  五、 结论

  1. 在3年的时间里,四川灾后重建工作举得巨大成就。在应急管理、灾民安置、对口援建、项目实施、生态恢复、社区重建等方面都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但是在硬件和基础设施建设确定显性成就时,如何在软件和社会发展方面提高层次;如何在抗震救灾、恢复重建取得巨大成绩的同时,加强次生灾害的预警与处置能力,推动灾区真正走上生态协调、社会和谐的持续发展道路,是现在面临的重要课题。

  2. 持续发展基于对现实的客观评估。我们有各种在常规状态下社会发展的评价指标和方法。但是,我们需要有针对灾区在灾后重建特定阶段发展成果的评价体系。通过农村灾后重评估指标、永久住房重建指标、农村灾后补偿指标、灾后生态恢复指标、灾民心理康复指标、社会网络重建指标的综合使用,可以用于评估发展程度,诊断可能的问题。

  3.通过四川茂县杨柳村和北川的老场村等样本,就农村灾后物质文化环境重建的实证分析。结果表明:对灾后重建中包括生态环境、文化遗产、社区发育、心理康复、居民参与、社会发展等进行定量分析和研究是有一定价值的。

  

  

  参考文献:

  [1] 陈红奎. 中国农村社会发展和谐度的分析与评价[D].中国农业科学院, 2009 .

  [2] 陈育斌. 福建省和谐社会指标体系综合评价研究[D]. 厦门大学, 2009 .

  [3] 章志皓,蔡明超. 农业可持续发展能力评价模型及其应用[J]. 安徽农业科学, 2006,(16) .

  [4] 焦立新. 评价指标标准化处理方法的探讨[J]. 安徽农业技术师范学院学报, 1999,(03) .

  [5] 刘文波,于仰南. 和谐村镇建设评价指标体系初探[J]. 北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8,(06) .

  [6] 梅松,齐心. 和谐社会评价指标体系的构建[J]. 北京社会科学, 2006,(01) .

  [7] 吴诣民,罗剑兵. 构建和谐社会的指标体系[J]. 宝鸡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6,(01) .

  [8] 朱孔来,曹圆圆. 关于和谐社会评价指标体系与评价方法的探讨[J]. 西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6,(03) .

  [9] 黄琦,余禾,王相平. 城市和谐社会的评价指标体系研究[J]. 西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7,(01) .

  [10] 胡以志采访/翻译.对话爱德华?布莱克力教授—美国新奥尔良重建与中国汶川大地震灾后重建[J]. 国际城市规划2008 Vol.23,No.3.

  [11] 刘刚.地震灾区农村恢复重建新农村模式探讨[J]. Countryside Construction. 2009.2

  [12] 胡小平.中国西部农村全面小康指标体系研究[M].成都: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06.

  [13] 常相全, 韩静轩, 张波. 基于因子分析的地震灾害指标体系研究[J]. 统计与决策, 2009,(07)

  [14] 新华.《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总体规划》发布[J]. 中国减灾, 2008,(09) .

  [15] 陈瑾,窦立宝,霍文冕,王浩. 甘肃地震灾后基础设施重建规划环评指标体系研究[J]. 牡丹江师范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 2009,(04) .

  [16] 李友平.民族地区新农村建设指标体系的设计及综合评价[D]. 中南民族大学,2009.

  [17] 宣勇:《对汶川地震重建规划的几点思考》,《中国减灾》2008年第7期.

  [18] 尹强:《汶川特大地震的反思与重建规划的思考》,《城市规划》2008年第7期.

  [19] 赵燕:《政府主持与市场机制相结合的灾后经济重建思路》,《当代经济管理》2008年第6期.

  

  The development and evaluation of the post-disaster reconstruction

  ---  Rural reconstruction of social development index system

  Chen guang  Bayang

  (School of pubic administrition, Southwest Jiaotong University)

  Absract: As the world's largest reconstruction project, Sichuan after the earthquake reconstruction has entered a critical stage. 2009 under the government work report specifically: after-disaster reconstruction should strive to finish within two years due to the three basic task goal. Difficult to assess the pressing rehabilitation? In the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and on the basis of analyzing the main factors affecting the post-disaster reconstruction, established to evaluate the effect of restoration and reconstruction of index system, and specific post-disaster reconstruction empirical research, policy recommendations.

  Keywords: rural   reconstruction    index system

 
相关链接  >>
 
·陈安、迟菲:应急响应和灾后重建阶段的可恢复性评价
·吴泽刚:从悲壮走向豪迈——汶川特大地震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经验与体会
·田近荣治、宫崎武:从金融角度看日本灾后重建系统
·大卫·韦伯:灾前、灾中、灾后的协作
·安东尼·奥利弗·史密斯:灾后社区重建:挑战、困难、资源
 
Copyright 2011 www.sc.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川省人民政府网站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主编信箱
版权所有:四川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技术支持:四川电信 网站维护:四川省电子政务外网运营中心 联系电话: (028)86190174 蜀 ICP 备05030899号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
谢谢您对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