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搜索:
首页
四川概况
机构职能
政府领导
政务信息
办事服务
互动交流
投资四川
旅游四川
网站导航  
陈安、迟菲:应急响应和灾后重建阶段的可恢复性评价
 2010年09月22日
来源:省政府办公厅
【字体:
发邮件推荐给朋友 
 

  摘要:在应急管理的全过程中,对于受灾地区的恢复是应急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如何衡量一个受灾地区的可恢复性,或者受灾地区某个功能的可恢复性,是其中的核心问题,本文将可恢复性分为应急响应过程和灾后重建过程两个阶段,给出了评价的基本模型,并讨论了灾后恢复重建中几种不同的可恢复性评价情况。

  关键词:应急管理,可恢复性评价,应急响应阶段,灾后重建阶段

  Recoverability Assessment of Emergency Response and Post-Disaster Reconstruction Stage

  CHEN An  CHI Fei

  Institute of Policy and Management,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Beijing, 100190

  Abstract: The recovery of a region which suffers from disaster or incident is very important for the victims and the emergency managers. The recoverability includes two aspects, the recoverability of the region and the recoverability of some necessary functions which can help support the operation of people’s safety guard or daily life. From the view of time cycle, recoverability can be divided into two stages, emergency response and post-disaster reconstruction stage, and the assessment models are given and some cases are studied in this paper.

  Key Words: Emergency Management, Recoverability Assessment, Emergency Response Stage, Post-Disaster Reconstruction Stage

  当前应急管理的评价更多涉及的是突发事件发生前的风险评价以及突发事件结束之后的损失评价。由于突发事件的复杂性、动态性和信息高度缺失性,对于突发事件应急管理的事中评价有天然的难度,因此研究灾中评价的学者不多。然而当突发事件应急管理越来越趋向于常态时,灾中评价的意义和研究必要性却越来越得到凸现。风险评价再好也无法完美地判断和遏止突发事件的爆发,尘埃落定之后的损失评价对于应急管理的目的而言也并无太大的意义。只有灾中评价才能为应急处置提供重要的决策支持,为减少伤亡和降低损失提供关键的辅助信息,实现“应急”的目的。

  我们在应急管理灾中评价方面提出了可减缓性评价、可挽救性评价和可恢复性评价三个基本评价策略,都是面向未来作出的评价。其中,“可恢复性”评价是指突发事件发生后,应急管理结束前对于事件的现状恢复到基本正常状态的能力的评价以及完成恢复所需要的时间和资源的评价。本论文将进一步对可恢复性评价进行研究,分析突发事件灾后恢复的特点和可恢复性评价应考虑的因素,并对可恢复性评价模型进行了研究。

  1. 灾后恢复的特点

  灾难会使人民的生命和财产都受到危害,可能会有不同程度的人员伤亡以及不同程度的公共财产和个人财产的损失,并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不便。灾难过后,涉及到受灾区域的恢复重建问题。由于人的恢复性涉及到医学问题,本论文仅对人以外的受损物做可恢复性评价的探讨。为了论述方便,把一切建筑物、设施、物资、环境等统称为物资(物品和资源的统称),将灾后受损的物资统称为受损物。

  所谓恢复,是指将受损物的功能通过某些方式恢复到某一水平,这水平是可以低于、等于或者高于受灾物未受灾时的水平。

  灾后的恢复可以分为应急响应阶段的快速恢复和灾后重建阶段的全面恢复两个阶段。

  应急响应阶段的恢复是指在灾难发生之后,对基本生活保障的建筑、设施和其他资源做一些恢复,暂时满足受灾人员的基本生活需求,它是一个应急过渡阶段。应急响应阶段具有以下特点:

  (1)应急响应阶段恢复的对象类型主要是能够满足应急需要以及基本生活运行的建筑、设施,例如应急救援必需的设施、应急住所、应急救援场所和物资储备场所、通信、电力、交通、水力、医疗设施以及其他基本生活保障设施。因为应急响应阶段的恢复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即可,因此,在应急响应阶段对这些受损物的恢复可能只需要恢复到比正常状态低的某个水平即可。

  (2)因为应急响应阶段要恢复的受损物都是急需的设施等,因此应急响应阶段对受损物恢复的时间性方面的要求较高,往往不惜成本使急需的受损物能够在更短的时间内恢复。这是因为受损物没有达到最低需求的时间段内给人们生活带来的其他物质上和精神上的损失往往是巨大的。

  根据受灾人群的需求层次,可以将应急响应阶段的恢复分为四个不同的阶段:

  1、生命安全保障系统的恢复,即要恢复保障受灾人群生命安全的受损物,例如应急救援设施、医疗设施和场所、电力等;

  2、基本生活支持系统的恢复,即要恢复与受灾人群的温饱和住宿等基本生活相关的受损物,例如房屋、水源、电力、交通等;

  3、心理精神依托系统的恢复,即要恢复能够保障受灾人群的心理等更高层次的需求的受损物,例如通信、心理援助系统等;

  4、组织交流活动系统的恢复,即能够发动灾民进行自救和互救,协助有关部门进行恢复重建。

  一般来说,这四个阶段是依次进行的,在上一个阶段的恢复目标满足的情况下进行下一个阶段的恢复,但有时候也有两个或多个阶段的恢复同时进行的情况。例如,在进行第一个阶段恢复的时候,在保障第一个阶段的恢复不受影响的情况下,可以同时恢复一些房屋、水源等,使解救出来的受灾人群有基本的生活保障。

  灾后重建阶段的恢复是指对受损的区域进行全面建设,使受损的区域内的几乎所有受损物恢复到原有的水平或者更高的水平。灾后重建阶段的恢复具有以下特点:

  (1)灾后重建阶段恢复的对象类型比较全面,需要恢复人们正常生活中所需要的设施和资源。

  (2)灾后重建阶段在时间方面的要求比应急响应阶段低一些,这个阶段的恢复重建往往更注重恢复的成本和质量问题。

  (3)受损物在灾后重建阶段恢复的功能水平可以是相当于受损物原来的水平,也可以低于或者高于受损物原来的水平。要恢复到什么样的水平是由当地人民对受损物的需求水平情况而定。如果当地人们对某受损物需求程度较高,那需要将受损物恢复到高于原来的水平,例如,某座房屋原来仅可以抗6级地震,在一场8级地震过后,房屋倒塌,倒塌的房屋重建时可能需要按照抗8级地震的标准来建设。

  为了有利于灾后重建阶段工作的开展,灾后重建阶段可以根据恢复前的状态、要恢复的目标以及资源情况等,将灾后重建阶段分为几个不同的阶段,按照阶段进行恢复。

  2. 灾后的可恢复性评价

  灾难发生之后,由于救援时间的紧迫性以及救灾的人力物力等方面的限制,灾后恢复工作需要在短时间内将有限的资源投入在恰当的地方,科学合理的恢复方式可以最大程度降低突发事件造成的人员伤亡和物质损失。

  2.1灾后可恢复性评价的特点

  无论是灾后恢复的哪个阶段,在这个阶段内要进行恢复工作,恢复的决策工作涉及到以下方面:

  (1)对受灾区域受损物的种类、受损程度、重要性有所了解。

  (2)决定需要优先恢复哪些种类的受损物以及恢复到什么程度。

  (3)了解有哪些资源可以利用,时间和成本是多少。

  (4)某类受损物的恢复可能有几种不同的方式,要找到最合理的恢复方式。

  可恢复性评价是为恢复工作的决策者提供科学参考依据的评价方式,要通过可恢复性评价,使决策者能够更加理性地认识当前局势,作出合理的判断。因此,可恢复性评价需要做出以下方面的评价:

  (1)评价某个阶段应该恢复哪些种类的受损物,在时间和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优先恢复哪些种类的受损物;

  (2)评价某类需要恢复的受损物该采取什么样的恢复方式进行恢复,以确定最佳恢复方式所需要的时间和资源。

  2.2对受损物种类的可恢复性评价

  由于灾后的恢复重建是分阶段的,因此,可恢复性评价也应该分阶段进行,确定这个阶段的对某些类型资源的最低需求状态。最低需求状态是指能够刚刚满足这个阶段人们生活需求和救援需求的状态。随着灾后恢复工作的进行,灾后恢复的阶段逐渐从低层次向高层次推进,最低需求状态也逐渐从低层次的状态转向高层次的状态。

  需要对哪一类受损物进行恢复是由其重要性和受损程度决定的,某类受损物越重要,越有必要对其进行恢复,某类受损物受损程度越高,越有必要对其进行恢复。其深层的含义是,如果某类受损物没有达到最低需求状态,那么会造成很多的损失,例如使救援工作更加困难,给人们的生命带来威胁,给人们生活造成不便,引起人们的恐慌等。由于不同类型的资源之间功能往往是不可替代的,因此,无论是快速恢复还是全面恢复,只要某种受损物的状态低于最低需求状态,那都需要对这类受损物进行恢复,而不能用其他功能的资源来代替这类资源。

  定义对受损物的种类进行可恢复性评价的函数为G,受损物的重要性为S,受损物的功能状态为a%,要达到的恢复目标为b%的状态,则

  G=S×(b%-a%)

  其中,S的取值为0-1,此值可通过专家评分等方式确定,也可以事先通过对之前发生的大量的突发事件中由于不同类设施受损而造成的代价的大小的比较,来确定出各类设施重要性的数值的大小。

  G越大,可恢复的必要性越大,就越需要优先恢复此类受损物。

  2.3对同一类的受损物的可恢复性评价

  对于同一类型的受损物来说,要进行灾后的恢复,可以选择恢复受损物和重建两种方式。

  由于物资的属性不同,不同种类的物资被损坏时,被恢复到原有水平所投入的人力财力和恢复的时间各不相同。无论受损物的属性如何,对受损物进行可恢复性评价都应该考虑到以下要素:

  (1)物资受损后初始的状态和所要恢复的状态是什么。

  (2)从物资受损后初始状态恢复到所要恢复的状态需要多长时间和多少投入。

  (3)在还没有恢复到状态的时间里由于没有恢复而造成的间接损失多大。

  对于重建来说,因为重建也需要投入一定的人力物力和时间,因此,在重建的时间内也同样会造成间接损失。因此,对同一类受损物的可恢复性评价涉及到恢复和重建的代价大小比较的问题。代价是指直接投入与间接损失之和,当恢复的代价大于重建的代价时,我们认为这件受损物没有必要恢复,即不可恢复,这时可以选择重建的方式来代替恢复的方式。

  基于以上考虑,我们按照以下方式构建可恢复性评价的模型。

  假设一件受损物完好时的功能水平为100%,受损之后,变为a%的状态,我们要将其从a%状态恢复到b%状态,从a%状态恢复到b%状态所需要投入的直接成本是:

  

  其中V表示受损物完好时的价值,α表示调整系数,是表征一件受损物恢复难易的系数,物资越难恢复,恢复时投入的人力物力越大,α值越大。

  b%可以大于、等于或者小于100%,在应急响应阶段,往往b%<100%,在灾后重建阶段,往往b%≥100%。

  由于恢复需要一定的时间,在正在恢复的时间内,由于此受损物未恢复到可以有所保障的最低状态,可能给人们带来一些其他的间接损害。通常来说,应急响应阶段对恢复时间的要求比灾后重建阶段更高一些,这是因为在应急响应阶段,在尚未恢复的时间内所造成的间接损失更大。在正在恢复的时间内,间接损害程度是随着恢复的程度逐渐升高而降低的。

  如果此间接损害程度是可以量化的,那么可以用以下公式表示间接损失:

  

  l(t)表示在开始恢复的t时刻瞬间的间接损失,是关于t的增函数。

  如果此间接损害程度不可以被量化,则可以通过专家评分等方式,确定一个间接损失评估参数h,

  L=ht

  那么恢复一项物资的总代价M=C+L。

  如果这项物资不是被恢复而是重建,重建与恢复的b%状态同等水平的直接成本为C’,C’可能高于、等于或者小于V。

  重建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假设重建所花费的时间是t’,此时间内的间接损失为L’,

  如果此间接损害程度是可以量化的,那么可以用以下公式表示间接损失:

  

  l(t’)表示在t’时刻瞬间的间接损失。

  如果此间接损害程度不可以被量化,则也可以通过专家评分等方式,确定一个间接损失评估参数h’,

  L’=h’t’

  那么恢复一项物资的总成本M’=C’+L’

  定义可恢复性评价函数X、Y,令X=C’/C,Y=L’/L

  下面我们分几类来讨论可恢复性评价函数的用法:

  (1)如果X>1,Y>1,即此受损物恢复所花的成本和造成的间接损失均比重建要低,那么恢复比重建的总代价要小,该受损物可恢复。

  在这种前提下,如果受损的此类受损物有多个,并且某个阶段我们对其需求不大,只需选择其中一部分进行恢复就能够满足基本运转,那么,需要决定要恢复其中哪些的问题。则比较几个不同受损物的M值的大小,优先恢复M值更小的受损物。要恢复的同类产品的数量取决于这类受损物的总体使用价值是否能够满足此阶段的最低需求。

  (2)如果X<1,Y<1,即此受损物恢复所花的成本和造成的间接损失均比重建要高,那么受损物不可恢复,用重建的方式代替恢复的方式。

  在这种前提下,如果有多种重建方式可供选择,需要决定采取哪种重建方式的问题,则比较几种不同重建方式的Z值的大小,选择Z值最小的重建方式。

  (3)如果X<1,Y>1,或者X>1,Y<1,这说明恢复和重建二者各有优势,在这种情况下又分两类情况考虑:

  (a)如果受损的此类受损物的数量只有一个,并且它的需求也只有一个,那么是恢复还是重建取决于M值与M’值的大小关系,M<M’时,受损物可恢复,M>M’时,受损物不可恢复。

  (b)如果受损的此类受损物数量不止一个,并且需求也不止一个,则可以考虑将二者组合起来的方式,使此受损物的总付出是所有组合或者不组合的选择中最小的。组合起来的直接成本恢复和重建的所有花费的成本之和,即 ,但组合起来的间接损失不一定是 ,而是要从组合之后的整体进行考虑,组合可能会使间接损失降低。在组合使间接损失降低的情况下,原来的间接损失计算公式并不适用,需要根据情况,重新确定l(t)的函数式或者h的值。

  (4)如果间接损失涉及到人的生命安全的因素,或者未来包含了很多未知的风险,那么不管恢复或者重建的直接成本如何,要选择时间最短的恢复方式。这个时候,比较几种不同方式的t和t’的大小。当t>t’时,受损物不可恢复,当t<t’时,受损物可恢复。应急响应阶段往往会涉及到人生命安全的因素,并且灾难可能还在延续,因此,在应急响应阶段中,很多受损物的可恢复性属于这种情况。

  灾后应急响应阶段和全面恢复阶段是两个相继过程,在这两个过程中,有些受损物的全面恢复是在应急响应阶段的基础上进行恢复,也就是说在全面恢复阶段中的受损物受损初始状态是应急响应阶段的受损物最终恢复的状态。例如,某件受损物原来的价值是100%,受灾之后变为10%,应急响应阶段恢复为50%,全面恢复阶段的受损物初始状态是50%。但有些受损物的全面恢复不能在应急响应阶段的基础上进行恢复。例如,假设地震之后,要给房屋倒塌的居民们一临时住所,需要有容纳5万人的住所。因此,需要恢复一定的房屋作为临时住所或者重建一定的临时住所。由于地震之后可能还会有余震,因此,临时住所要能够抗一定程度的地震。而该地方的现有房屋中仅有能容纳1万人的房屋能够抗得住大地震,在上次地震中没有损坏,但由于要将毁坏的房屋恢复到能够抗一定程度地震需要的时间很长,因此在应急响应阶段采取购买一定数量的帐篷,使其能够容纳4万人。应急响应阶段结束之后,进入全面恢复阶段。全面恢复阶段中,由于帐篷不能用来作为长久入住的场所,因此,不能在应急响应阶段投资的帐篷的基础上进行全面恢复,需要以原来损坏的建筑物为基础进行恢复。

  3. 不同情形下可恢复性评价模型的运用

   下面将可恢复性评价模型应用于灾后恢复重建中的几种典型情形。

  某次地震之后,某地区的房屋、电力、通信、交通、水力等物资均有所破坏,达不到基本需求,需要在应急响应阶段对这些物资进行恢复,之后再进行灾后重建的全面恢复。

  (1) 基本情形

  首先评价需要优先恢复哪类受损物,假设房屋、电力、通信、交通、水力在灾后的功能分别降到各自原来的10%,15%,12%,20%和25%的水平,而此阶段的最低需求状态为30%,35%,30%,40%,35%。假设重要性S分别为0.5,0.8,0.2,0.4和0.6,则G房屋=0.1,G电力=0.16,G通信=0.036,G交通=0.08,G水力=0.06,则这几类受损物需要恢复的优先顺序是电力、房屋、交通、水力、通信。

  (2) 情形二

  灾后,电力系统的整体水平被破坏到原有功能水平的9.6%,而经专家评定,在应急响应阶段,电力系统要恢复到30%才能满足本地区的基本生活需求,整个电力系统的价值V为1亿,α为0.1,则从10%状态恢复到30%状态所需要投入的直接成本是:

  =204(万)

  而如果直接重建电力系统到30%的水平,需要4000万,即C’=4000万。X=C/C’=0.051<1。

  从10%状态恢复到30%状态的时间t是1天,而重建到30%的状态的时间t’是15天。假设间接损失可以估计,设L=50t,L’=50t’,则L=50(万元),L’=750(万元)

  Y=L’/L=15/1>1

  因此,对于电力系统而言,是可恢复的,选择恢复而不是重建。

  假设间接损失涉及到了人的生命安全,因为t<t’,因此电力系统仍然是可恢复。

  如果我们再考虑复杂一些,考虑到系统内部的子系统该恢复哪个的问题,则在上述基础上做以下情形假设:

  假设电力系统分为5个子系统A、B、C、D、E,五个子系统的供电能力分别占总供电能力的10%、20%、30%、18%、22%,每个子系统均有不同程度的破坏,五个子系统的现有水平分别是原有水平的12%,8%,10%,15%,5%。考虑到选择哪几个子系统恢复到100%的水平。假设各个子系统分别恢复到正常状态所需的时间分别是0.8天,1.2天,1天,0.7天和2天,计算每种状态下的C和L值,有:

  CA=88(万元),LA=40(万元),MA=128(万元)

  CB=92(万元),LB=60(万元),MB=152(万元)

  CC=90(万元),LC=50(万元),MC=140(万元)

  CD=85(万元),LD=35(万元),MD=120(万元)

  CE=95(万元),LE=100(万元),ME=195(万元)

  计算结果显示MD < MA< MC < MB < ME,因此首先能够确定D系统是可恢复的,D系统恢复可以达到整个系统18%的供电水平,其他四个系统现在的供电能力的总和是10%×12%+20%×8%+30%×10%+22%×5%=6.9%,还差30%-18%-6.9%=5.1%。

  还需要5.1%的水平,则还需选择A系统。设A系统恢复到x状态可以使总体供电能力满足30%的要求,那么可以列方程:

  (x-12%)×10%=5.1%

  x=63%

  即将A恢复到63%的水平就可以满足整体30%的需求。

  我们还可以再考虑更复杂一些的情况:

  假设从0%到30%之间恢复的α为0.1,而从30%到60%之间恢复的α为0.15,从60%到100%之间恢复α为0.18,100%以上的α为1.2。

  恢复的过程可以选择将某一个或者几个子系统恢复到原有的100%甚至更高的方式,也可以选择选择将每个子系统都恢复到一定程度的方式,哪种方式最适合,这就需要进行方案的优化,选择一种代价最小可以满足基本要求的方式。

  通过这个算例可以看出,可恢复性评价的模型不仅可以适用于简单的整体情况,还可以适用于复杂的系统的恢复。

  (3) 情形三

  假设某类物资不是应急响应阶段必需的物资,在应急响应阶段,不需要将其恢复,但在灾后重建阶段,需要恢复其功能。物资原来的价值V是10万元,物资在灾后的功能降为0%,需要将其恢复至100%或更高,由于修复这件物资需要的技术比较复杂,经评定α=2,而重新购买一个性能为原来的120%的同类产品的价格是11万元。假设修复这件产品所用的时间是10天,而购买新产品所用的时间是5天。假设在这件产品尚未正常运转的时间内平均每天给人们生活造成的损失是0.05万元。则

  C=10×(100%-0%)×2=20(万元)

  C’=11(万元)

  L=0.05×10=0.5(万元)

  L’=0.05×5=0.25(万元)

  X=C’/C=11/20>1

  Y=L’/L=0.25/0.5=0.5<1

  因此,这件物资不可恢复,用重新购买的方式代替修复。

  在上述情形中,如果购买新产品的时间是20天,其他不变,则

  L’=0.05×20=1(万元)

  这时

  X=C’/C=11/20>1

  Y=L’/L=1/0.5=2>1

  则需要比较M和M’的值的大小。

  M=C+L=20.5(万元)

  M’=C’+L’=12(万元)

  M>M’

  因此,这件物资也是不可恢复,用重新购买的方式代替修复。

  (4) 情形四

  某种应急救援仪器原来共有10台,分别为A、B、C、D、E、F、G、H、I、J,价值V为10万元一台,在地震中,每一台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坏,按照价值来算,分别是原有价值的0%,10%,20%,30%,40%,50%,60%,70%,80%,90%,如果要使用本仪器,必须将其价值恢复到100%,其中价值为0%的那台A不可能被修复,假设剩余九台仪器B-J恢复到100%的α值分别是3,2.5,2,1.8,1.5,1.2,1,0.8,0.5,修复的时间分别是3天、2.8天,2.3天,2天,1.8天,1.5天,1.3天,1天,0.5天。购买此仪器每台10万元,需要2.5天时间。修复每一台的L=ht,购买每一台L’=ht’,其中,当t≤1时,h=10,1<t≤2时,h=15,2<t≤3时,h=18。

  假设现在有足够的人手同时修复可恢复的仪器(不用按照次序修复),假设将修复和购买组合起来的间接损失是原来各自的间接损失之和。在应急救援中需要15台这样的仪器,现在看看需要修复哪几台,还需要购买几台。

  CB=10×(100%-10%)×3=27(万元),LB=3×18=54(万元),MB=81(万元)

  CC=10×(100%-20%)×2.5=20(万元),LC=2.8×18=50.4(万元),MC=70.4(万元)

  CD=10×(100%-30%)×2=14(万元),LD=2.3×18=41.4(万元),MD=55.4(万元)

  CE=10×(100%-40%)×1.8=10.8(万元),LE=2×18=36(万元),ME=46.8(万元)

  CF=10×(100%-50%)×1.5=7.5(万元),LF=1.8×15=27(万元),MF=34.5(万元)

  CG=10×(100%-60%)×1.2=4.8(万元),LG=1.5×15=22.5(万元),MG=27.3(万元)

  CH=10×(100%-70%)×1=3(万元),LH=1.3×15=19.5(万元),MH=22.5(万元)

  CI=10×(100%-80%)×0.8=1.6(万元),LI=1×10=10(万元),MI=11.6(万元)

  CJ=10×(100%-90%)×0.5=0.5(万元),LJ=0.5×10=5(万元),MJ=5.5(万元)

  C’=10(万元),L’=2.5×18=45(万元),M’ =55(万元)

  由上面计算结果得到:

  XB= C’ / CB <1,YB= L’ / LB <1

  XC= C’ / CC <1,YC= L’ / LC <1

  因此,B和C不可恢复。

  XF= C’ /CF >1,YF= L’ /LF >1

  XG= C’ /CG >1,YG= L’ /LG >1

  XH= C’ /CH >1,YH= L’ /LH >1

  XI= C’/CI >1,YI= L’ /LI >1

  XJ= C’ /CJ >1,YJ= L’ /LJ >1

  因此,F、G、H、I、J这几台仪器可恢复。

  XD= C’ /CD<1,YD= L’ /LD>1

  XE= C’ /CE <1,YE= L’/LE >1

  将修复和购买组合起来的间接损失是原来各自的间接损失之和,在这种情况下,对于D和E来说只需考虑MD、ME与M’的大小关系。因为MD>M’,ME<M’,因此,E可恢复,D不可恢复。

  因此,最后需要修复E、F、G、H、I、J几台仪器,另外购买9台新仪器。

  4,结论

  本文提出的模型区分了不同物资或设备的价值和功能,考虑到了时间因素,物资的原始状态和给定恢复状态,以及可能的间接损失。在模型的实际应用过程中,需要在灾难尚未发生的时候就对各个参数和状态情况进行评定,在灾难发生后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可恢复性评价,为快速应急决策打下基础。

  参考文献:

  1, 陈安,陈宁,倪慧荟等,现代应急管理了理论与方法,科学出版社,2009年4月

  2, 陈安,马建华等,现代应急管理了应用与实践,科学出版社,2010年3月

  3, 陈安,赵晶,张睿,可恢复性评价及其应用,科学对社会的影响,2009年,第二期

  

 
相关链接  >>
 
·吴泽刚:从悲壮走向豪迈——汶川特大地震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经验与体会
·从金融角度看日本灾后重建系统
·灾前、灾中、灾后的协作
·安东尼?奥利弗?史密斯:灾后社区重建:挑战、困难、资源
·灾后恢复重建中的政府和民间角色分工–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经验
 
Copyright 2011 www.sc.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川省人民政府网站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主编信箱
版权所有:四川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技术支持:四川电信 网站维护:四川省电子政务外网运营中心 联系电话: (028)86190174 蜀 ICP 备05030899号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
谢谢您对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