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省聚焦托管等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 
办起农田“托儿所”

  • 2019年09月03日 08时33分
  • 来源: 四川日报
  • 【字体:
分享到:

秋收时节,活跃在田间的机收服务。 (泸县农业农村局供图)

重点

8月30日上午11时,成都蒲江县大塘镇洪福村村民吴思林忙着在柑橘园里除草、修枝。“现在我的身份不一样了,是一名专业技术农民,与其他村民一起管护这附近的120亩果园。”通过与社会化服务对接,像吴思林这样的小农户正走上一条发展农业现代化的道路。

“小农户是我们推进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的重要方向和着力点。”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表示。日前,农业农村部办公厅、财政部办公厅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工作的通知》,要求组织实施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项目,进一步聚焦农业生产托管为主的服务方式。

1 进度如何?

37个项目县20个示范县稳步开展

邻水县太和乡指南寺村二组的村民王文明家有两亩水田、两亩旱地,“娃儿都出去打工了,两年前我们就把水田托管给盛世种植专业合作社。”王文明说,他家选择的是最省心的托管模式,种、管、收都由合作社来管,每亩每年能有400元的固定收益。

不久前,农业农村部公布2019年全国农民合作社典型案例,邻水县盛世种植专业合作社是四川唯一入选案例,其亮点正是农业托管服务。“我们合作社119名社员通过示范种植、加工、销售粮油作物,带动小农户开展农机、农技、植保等社会化服务,土地托管面积从2016年的5100亩,增加到2018年的7500亩。”广安邻水县盛世种植专业合作社社长方智勇介绍。

“邻水县属典型的深丘地区,农业生产条件较差,土地撂荒现象较严重,为了破解‘谁来种地’‘规模经营水平低’‘生产效益差’等难题,以托管等方式进行现代化生产很有必要。”邻水县农业农村局局长赵宏剑表示。

省农业农村厅服务体系建设指导处负责人介绍,2018年,我省在37个农业大县以深耕深松、农作物秸秆还田、施用有机肥、工厂化育供苗、仓储烘干、病虫害专业化统防统治等为支持关键环节,实施区域集中连片农业社会化服务,项目任务面积为201万亩,相关县域安排服务小农户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的补助资金或面积,占比应高于60%;同时,在另外20个粮油、经作、畜牧大县开展农业社会化服务示范县创建。

以托管服务为例,小农户与农业龙头企业、合作社等农业生产性服务组织签订托管合同,农户根据自身情况选择单环节托管、多环节托管、关键环节综合托管和全程托管等并付费。目前,我省37个项目县和20个示范县开展的包括托管在内的多项农业社会化服务均有财政补贴。

2 难题何在?

服务成本偏高,服务主体动力不足

为何要大力开展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

“这是由我省农业生产的现状所决定的。”省农业农村厅服务体系建设指导处负责人介绍,四川有6000多万农村人口,小农户是我省农业生产的主体,家庭生产经营是我省农业生产的主要方式。

“不仅如此,在一些地方,因为高附加值经济作物的发展,有些小农户不愿意继续流转土地,更愿意自己来经营,但他们自身缺乏劳动力或者技术,这时就需要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的介入。”四川省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张克俊表示,农业社会化服务解决了小农户不流转土地也能规模经营的难题,促进了小农户与现代农业有机衔接。

“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同时也是一个契机。”张克俊表示,通过服务小农户、提高小农户、富裕小农户,可以让小农户成为发展现代农业的积极参与者和直接受益者。

但现实难题,同样存在。一方面,一部分小农户不愿把土地进行托管,或者进行其他方式的农业社会化服务。“有些家里有劳动力,但观念比较传统,种庄稼还是靠天吃饭,这样种植品质不高,收入也有限。”王文明直言。另一方面,与东北平原、华北平原等地相比,我省地形地貌复杂、集中成片地块少,导致服务成本偏高,服务主体发展困难。“如果只是零星几亩地,让社会组织投入技术和人力进行托管,成本压力会比较大,动力相对不足。”蒲江县农业农村局副局长左旭东坦言。

3 怎么破题?

将小农户培养成技术人才

如何解决难题?各地展开了探索。8月14日,蒲江县举行农业社会化服务产业联合会成立大会。“联合会发展会员单位70多家,有大小型农机设备120多套,提供12种特色托管项目服务。”会长叶其斌介绍,联合会开展的社会化服务覆盖耕、种、管、收、储、加、销等产业环节,服务面积已达1.4万多亩。

叶其斌介绍,目前,联合会已发展飞防服务、农机农技服务、劳务服务、药品配方研发试验等10多支专业队伍,有服务人员800多人,其中修枝嫁接能手100多名、疏花疏果套袋能手300多名、持证植保飞行员23人、农机具能手60多人。未来两年,叶其斌准备将服务队伍扩大到2000人的规模——这些人,绝大部分都是小农户。

“我们为没有外出务工的小农户找到了一条出路,将他们培养成技术人才,成为服务队的一员。一方面,他们托管出来的土地可以得到更高的产出,另一方面,进入服务队之后,他们也不再局限于只种自己的地,一年下来还有额外的劳务收入。”叶其斌表示。

他举例说,以丑柑托管为例,一亩丑柑产量在2000公斤左右,按每公斤10元的收购价,4亩丑柑小农户的年销售收入为8万多元,成为服务队一员后,种植户有3万多元的劳务收入,扣除4亩地总共1.4万元的托管费用,一年下来有将近10万元的净收入。

同时,其他的农业社会化服务方式也在探索和实践中。省农业农村厅服务体系建设指导处负责人介绍,为激发小农户主动接受社会化服务的积极性,共享农业服务设施设备、先进科技和管理人才,我省已探索出崇州市“共营制”服务、盐亭县农业产业化联合体“一体化”服务、雅安市名山区基层供销社主导的“全程化”服务等农业社会化服务模式。

“下一步我们将继续扩大覆盖面和力度,让更多的小农户能迈上农业现代化发展的道路。”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介绍。 (记者 张明海)

责任编辑: 李莎莎
四川省人民政府网站

主管单位:四川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主办单位:四川省大数据中心

运行维护单位:中国电信四川公司

网站标识码5100000062  蜀ICP备13001288号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507号
网站地图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主编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