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战强降雨

  • 2019年08月21日 08时08分
  • 来源: 四川日报
  • 【字体:
分享到:

八月二十日,岷江支流寿溪河河水汹涌。 (记者杨树制图/朱濉)

被大水冲毁的国道213线福堂隧道,救援人员正在清理隧道口的淤积物。 (记者杨树摄)

灾情

●截至8月20日晚,受强降雨影响,汶川、理县、茂县、松潘和卧龙特别行政区的水磨、三江、映秀、耿达等22个乡镇38786人受灾

●截至8月20日23点,阿坝州已有7人死亡、24人失联

交通

●截至8月20日17点,都汶高速全线入口因泥石流关闭收费站,G4217线(汶马高速)、国道350线、国道213线、国道317线因塌方、泥石流双向中断

救援

●截至8月20日18点,省应急管理厅已调集消防救援129人,森林消防38人,省电信、移动等通讯应急救援队58人20车前往灾区开展抢险救援工作

●截至8月20日下午,阿坝州已投入公路抢险人员280余人、各类抢险机械80余台,全力以赴做好抢通保通工作。截至当晚,阿坝州共投入警力1246人

●截至8月20日23时左右,汶川县已成功转移游客和受灾群众3.4万余人,仍有1.32万余名游客和受灾群众需要转移救援

从汶川县三江镇绕行到水磨镇的山路上,村民、民兵、干部都开着爱心车帮忙转运游客——

我们累点没事要把游客安全送出去

8月20日22时许,汶川水磨客运站当天最后一辆载着游客的大巴车冒雨驶离站点,开往成都都江堰客运站。

“从当天上午10点开始,水磨客运站已循环发送24台次大巴车,转移游客800余人。”水磨运管站负责人周进告诉记者。

水磨客运站是转移汶川三江和水磨镇游客的重要节点。受强降雨天气影响,水磨镇通往三江镇的主道交通完全中断。对此,根据老人、小孩和伤员优先的原则,当地政府积极号召组织出租车、公务车、教练车等自发组成爱心车队,从三江镇绕行鹞子山再到水磨镇的山路,免费接力把游客转移到水磨镇,最后通过大巴车转移到都江堰客运站。

记者在水磨客运站看到,有不少熟悉汶川路况的村民、民兵、干部都开着私家车帮忙转运游客。30岁的三江镇河坝村村民余江也开着自己的面包车在转运游客。“要绕行30多公里,路也不好走,跑一趟单边要花一个小时左右。”余江说,他一下午跑了三趟转运游客,共转移了30多名游客,忙得饭都顾不上吃,饿了就啃块面包。“我们累点没事,一定要把游客安全送出去。”

在水磨客运站,看到游客从私家车下来,漩口镇油碾村民兵袁野一瘸一拐和5个民兵忙着帮转移的游客提行李。因为转移游客,他的脚被钉子扎了,简单包扎后又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中。

经初步统计,截至8月20日23时左右,汶川县已成功转移3.4万余名游客和受灾群众,仍有1.32万余名游客和受灾群众需要转移。阿坝州公安局负责人表示,力争在21日下午3点前把滞留在三江的游客全部安全转移到都江堰。 (记者 徐中成)

“救人,即刻出发!”

这次他却没能归队

8月20日下午,汶川县水磨镇专职消防队内,没了往日队友们的嬉笑打闹声。消防员更斯穷的遗体静静躺在消防车旁,悲痛的气氛弥漫开来,仿佛空气都静止了。

20日凌晨2时21分,阿坝消防支队汶川大队接到报警称,汶川三江镇、耿达乡等多地强降雨引发山洪,有人员被困。汶川大队随即调派映秀镇专职队、水磨镇专职队、汶川中队前往救援。“救人,即刻出发!”更斯穷一行7人驾车前往三江镇。“刚刚走出水磨镇两三公里,我们就遇到了洪水。”更斯穷的队友晏孝林告诉记者。

洪水撞击河道的声音震耳欲聋,更斯穷和队友迅速爬上了消防车的车顶。“大脑突然一片空白”,更斯穷的战友杨鑫回忆说,洪水裹挟着树木、沙石狠狠撞向消防车的挡风玻璃。三名队友用急救绳把自己绑到了树上,但更斯穷、杨鑫和其他两名队员被巨大的冲击撞落到了洪水中。

“当时,我看到更斯穷头盔上的灯在离我十多米的地方闪烁,周围全是洪水。”令晏孝林痛心的是,这道光闪烁一阵后就消失了,自己却无能为力。“当时只隔十几米,如今却是天人永隔。”

几个小时后,水磨镇专职队抢险救援班班长更斯穷的遗体被发现。20日下午,队友们在更斯穷的遗体边上静静站立,作最后的告别。旁边,堆放着不少烟酒,这是群众自发的祭奠。

更斯穷走了,救援还在进行——他的队友们继续向三江、耿达等受灾乡镇进发…… (王吉南 记者 任鸿)

解析

三大因素加重汶川灾情

8月19日晚开始,阿坝州汶川县、卧龙特别行政区(下辖卧龙和耿达两个乡镇)等地出现强降雨过程。至8月20日晚,强降雨引发的泥石流和山洪,已导致汶川、理县、茂县、松潘和卧龙特别行政区的22个乡镇受灾,数万游客和受灾群众转移。

统计显示,8月20日0时至7时,汶川全县累计降雨量并没有达到气象学的大暴雨级别。那么,汶川为何会受灾?带着疑问,记者走访了相关专家。

入汛以来汶川强降雨一直偏多

省水利厅总工程师梁军认为,这是累积效应的结果,“一次强降雨不会受灾这么重。”

省防指专家库相关专家也认为,考虑到汶川森林覆盖率56.9%、岷江出境流量超过2300立方米/秒,“山洪泥石流暴发,只能说明土壤饱和度较高,前期降雨量较大。”

省防指统计,今年入汛以来,川西北一带降雨始终偏多。7月主汛期以来,盆地西部和川西高原降雨普遍偏多5成以上。而地处川西北高原与川西盆地交界处的汶川,境内分布着漩口—映秀的“映漩暴雨区”,降雨也超过多年同期。

“累计降雨量这么大,导致当地的山体、土壤被反复浸泡,反复暴晒,很容易出现灾害。”前述专家提醒,就在本轮强降雨之前的几天,今年入夏以来最强热浪刚刚袭击过四川,汶川也不例外,最高气温超过30℃。

两次地震让山体没有过去“刚强”了

“说到地质灾害,我们第一时间反应,往往是查这个区域过往的地震记录。”中国地质大学有关专家介绍,目前来看,汶川包括周边的茂县、理县都在本轮强降雨过程中出现泥石流等地质灾害,还是和过去十年间先后发生的“5·12”汶川特大地震、“8·8”九寨沟地震有关。

因为从监测来看,无论是“5·12”汶川特大地震还是“8·8”九寨沟地震,汶川都是受影响最大的区域之一。

“地震对于山体所造成的破坏与影响是长时间的。”前述专家介绍,根据全球各地经验来看,一旦发生高烈度地震,山体的“治疗”都需要持续十年甚至数十年乃至更久。而在彻底“痊愈”之前,一遇到强降雨或者相对较大的地表径流,就容易导致泥石流、塌方等地质灾害。换言之,迭遭强地震影响后,汶川的山体明显没有过去那么“刚强”了。

河床抬升河道行洪能力下降

本次汶川多处涉河建筑物受损严重。据不完全统计,泥石流和山洪导致汶川境内国道213线、国道317线、国道350线及漩三公路中断。背后的“黑手”之一,则是汶川境内河道行洪能力减弱。

梁军介绍,上游山体破碎带来的江水泥沙含量剧增,导致汶川境内河床不同程度抬升。例如,20日晨,岷江干流上的华能太平驿电站下游出现河道壅塞和短时堰塞湖,就导致岷江附近河段水位抬高了15米左右。

而在河床抬升后,河道下泄速度、过水容量都不同程度打折。

“我们的监测和分析都表明,河道行洪能力的减弱,在这几年有不同程度的体现。”梁军说,本轮强降雨中,无论是华能太平驿电站下游被壅塞还是卧龙特别行政区的龙潭电站出现险情,均不同程度与河床抬升有关。 (记者 王成栋)

责任编辑: 李莎莎
四川省人民政府网站

主管单位:四川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主办单位:四川省大数据中心

运行维护单位:中国电信四川公司

网站标识码5100000062  蜀ICP备13001288号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507号
网站地图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主编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