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水少了,水价降了,乡村活了 农业水价综合改革一年间

分享到:

广安市前锋区观塘现代农业园区运用自动节水微喷灌溉技术,节约了水资源,提高了灌溉效率,降低了人力成本。 (周修建 摄 视觉四川)


  聚焦

  “水用得少了,有奖金。”1月30日,绵阳市游仙区徐家镇飞跃水库用水户协会会员安明国拿到了节水奖励。去年徐家镇启动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如用水量少于核定额度,农户可以享受每立方米0.1元的奖励。

  安明国家有8.5亩耕地,总计用水量少于核定额680立方米,拿到了68元奖金。除了拿奖金,2017年,安明国第一次改变了缴水费方式——由按亩缴费变成了按实际使用量缴费。

  这是去年2月,我省实施农业水价综合改革以来的变化之一。

  A

  节水

  改革后,全村每年省下一座小型水库入股

  “水权改革的目标,是把水变成商品,利用价格手段促进节水。”省水利厅相关负责人坦言,多年统计显示,全省农业用水量占全年全社会用水总量的六成以上,且渠系水利用系数(水资源利用率)不足0.5。

  改革之后,农业用水效率提升了吗?

  2月1日,宜宾市翠屏区名威镇平岩村外,挤满了前来凤垚香谷水世界游玩的客人。凤垚香谷水世界是川南地区规模最大的室外主题水上乐园,根据工程设计,水世界每年用水量约10万立方米,相当于一座小型水库容量。

  平岩村地处川南丘区,年降雨量只有1000毫米,而年均蒸发量超过900毫米。村里哪来的水建水上乐园?

  “都是我们省出来的水。”平岩村村支书支军拿着全村2017年度缴费表说,全村一共4500亩土地,相比2016年度,每亩实际用水200立方米,同比下降20%,也比核定额度少了10%。

  核定额度是用水量下降的主要因素之一。在平岩村,当地水务部门核定,每亩土地每年用水限额是220立方米。

  限额有何用处?“这就涉及节水的第二个因素了。”翠屏区水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改革以后,按亩收水费方式变为农业用水超定额累进加价制度。

  支军说,以前的水费收取标准是每亩每年38元,“不管用多用少都是这么多钱,大家没有节水意识。”而如今,220立方米的限额以内,每立方米收费0.15元,超出部分则是每立方米0.3元。

  “这样一改,水费自然就下来了。”翠屏区水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去年,平岩全村亩均水费已经降至30元。

  水费下降的不只是平岩村。省水利厅相关负责人介绍,通过监测,全省19个市州的77个县(市、区),平均农业水价由原来每亩38元-65元,降低到25元-40元。

  B

  增收

  亩产增三成、水权入股景区,贫困户年内摘帽有望

  提升用水效率,降低农户的水费负担后,水价综合改革还有第二个目的——促农增收。

  “我要摘掉穷帽子了。”1月28日,见到记者来,翠屏区名威镇燕山村村民蒋太雄摆起了龙门阵。

  地处川南丘区的燕山村是传统的川茶产区。不过,过去村里人并没有因为茶叶致富。种了五六年茶的蒋太雄说,明明日夜都在茶园里忙活,却没挣到多少钱。

  “缺水,灌溉方式不科学,很多是漫灌。所以,茶叶产量不高、品质也不好。”翠屏区农业和水务部门在现场勘查后,给出了建议:启动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倒逼节水灌溉。

  去年开始,在川茶集团的帮助下,燕山村3500亩早茶基地全部配齐喷灌系统。同时,重新明确了用水价格:0.42元/立方米,彻底抛弃以往按灌面收费的办法。

  一年下来,燕山村在节水40%的同时,每亩茶叶增产30%。“亩产值从2300元增加到3000元,水费还少了。”蒋太雄说,去年,全家的茶园总计收入1.2万元。

  除了茶叶,节约出来的水,也成为农户们增收的新门路。燕山村的村干部介绍,今年,村里打算将节省出来的水折合成费用入股村里正在建设的垂钓基地、荷花景区,“按照去年的节水水平,能有8万立方米,参照养殖用水的价格,大概值5万元。”目前,相关入股和分红方案正在协商中。而据此,燕山村明确,今年完成全村贫困户整体摘帽。

  “农业综合水价改革以后,农业用水效率大幅提升,生产效率也跟着提升。而节约出来的水,也可以流转、入股。”省水利厅相关负责人表示,统计显示,各改革区县的农业单位面积产值、农户收入均有明显的提升。

  C

  谋划

  改革范围再增350万亩,相关区县纳入考核

  省水利厅统计显示:截至目前,全省农业水价综合改革灌溉面积已经达到382万亩,超过三个武都引水工程一期灌溉面积大小。

  “主要分布在除甘孜、阿坝两州外19个市州的77个县(市、区)。”省农水局相关负责人介绍,随着改革的推进,各地的农田水利基础设施也得以夯实。

  其间,我省仅大型灌区续建配套与节水改造项目累计斥资17.4亿元。“因为要计量收费,所以要配套计量设施、整修渠道。”前述负责人说,一年来,全省累计建设渠道590公里,新增改善灌溉面积187万亩。同时安装计量设施11054套,并对100余万处末级渠系和小型水利工程的所有权、使用权进行确权颁证。

  那么,今年,我省还有哪些动作?“再次扩域350万亩以上。”省农水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改革重点,将在加快工程配套设施建设、建立农业水权制度、创新终端用水管理方式、建立健全农业水价形成机制、建立精准补贴和节水奖励机制、加强农业用水需求管理六大方面发力。

  改革仍在加码。去年底,四川作为全国第二批水资源税改革试点省份,正式启动水资源税改革试点,并明确规定,限额内的农业生产取用水,免征水资源税。

  “涉及农业水价综合改革的,仍然按相关改革政策执行。”省水利厅相关负责人说,为进一步压实改革责任,今年我省将继续落实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地方政府主体责任。

  “主要思路是,对各改革市州、县区进行绩效考核评定,并配套奖惩政策,以推动相关改革措施落地。”前述负责人介绍,去年底,我省已经完成10个市州的考核抽查,近期可向社会公布。 (记者 王成栋)

责任编辑:李莎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