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不了款、坐不了飞机……“老赖”们最怕的这个“黑名单”是怎么来的?|跟省长学知识

分享到:
  贷款还款逾期、学术论文抄袭、故意拖欠工资、制假售假不止……问题来了,如果你有这些行为,那就要小心了,你可能会被纳入社会信用体系“黑名单”,到时候会被限制高消费、贷不了款、坐不了飞机、出不了远门,还要被公开曝光。这不是吓你的,随着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完善,不讲信用,后果将很严重!

  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近年来取得了进展,也越来越受到重视,今后没信用的人将“寸步难行”。9月18日,在省委副书记、省长尹力主持召开的省政府常务会议上,西南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执行院长寇纲就给大家讲解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有关内容。和你我息息相关,一起来学习↓↓

  名词解释:社会信用体系

  什么是社会信用体系?寇纲解释道,社会信用体系也称国家信用管理体系或国家信用体系,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社会治理体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以法律、法规、标准和契约为依据,以健全覆盖社会成员的信用记录和信用基础设施网络为基础,以信用信息合规应用和信用服务体系为支撑,以树立诚信文化理念、弘扬诚信传统美德为内在要求,以守信激励和失信约束为奖惩机制,目的是提高全社会的诚信意识和信用水平。

  如今,信用与每个人的生活联系将越来越紧密,“有信用走遍天下,无信用寸步难行”的时代已经在向我们招手了。社会信用体系作为市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降低交易成本、稳定市场预期、达成市场交易、优化资源配置具有重要意义。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也是提升社会治理能力和完善国家治理体系的有效手段。

  现状:信用体系建设取得积极进展

  近日四川高院集中攻坚“围剿”老赖,全省法院总计执结案件4230件,执行到位10.8亿元。为进一步围猎失信执行“老赖”,四川还提出,全省负有执行查控系统建设任务的单位部门,必须全面建成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实现查控主要财产全覆盖。这背后,是正在推进建设的社会信用体系。

  2014年,国务院印发《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文件,描绘了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美丽蓝图。寇纲介绍,随着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推进,我国征信体系建设在法律法规方面动作不断,信用数据公开和分享上也取得一定成绩,联合奖惩综合治理工作格局初步形成。具体推进情况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法律法规和标准体系建设:征信体系建设在法律法规方面动作不断,在标准体系建设方面,2016年7月15日全国社会信用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在北京成立。

  信用数据公开和分享: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2015年10月正式上线运行。“信用中国网”2015年6月1日上线以来,向社会公开各类信用信息超过6800万条,查询浏览人数突破每天100万人次,总访问量突破一亿人次。

  信用监管:2016年以来,由国家发改委招标,采取政府部门与社会征信机构合作的方式,引导征信机构直接参与重点行业信用建设和信用监管。

  联合奖惩:政府主导、部门配合、社会各界参与的综合治理工作格局初步形成。

  信用服务市场:针对于企业、政府、个人的业务在蓬勃展开。近年来我国以信用为核心支撑的共享经济市场蓬勃发展,成为引领“双创”的最活跃领域。

  五大方面加强信用体系建设

  “人无信不立,国无信不强”,良好的社会信用是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的前提。然而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是一项长期、复杂、艰巨的任务,不是一蹴而就的,寇纲介绍,当前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还存在以下四个方面问题:

  一是社会信用立法和标准化建设尚不足。二是信用市场有待发展。三是联合奖惩边界不够清晰。四是重点领域诚信问题突出。

  为此,寇纲从法律法规、信息共享、奖惩机制等五个方面给出了建议。

  第一,尽快健全信用相关法律法规体系

  健全的信用法律体系是推动社会信用体系发展的根本保障。一要加强地方信用立法,建立健全信用法规体系;二要加快制定具体实施细则或实施意见;三要加快信用服务行业立法。

  第二,促进信用体系标准化建设

  信用体系标准化建设是整个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基础性、支撑性工作。为统一和加快四川省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我省应积极组织并参与社会信用体系相关技术标准的研究和制订工作。加快研究出台信用中介组织评价服务规范、信用报告标准文本等。同时,加大对非传统个人信用资料采集的广度和宽度

  第三,加快推进公共信用信息共享和开放

  整合我省的行政数据和企业数据,甚至互联网数据资源,打破“信息孤岛”。要进一步明确公共信用信息向征信机构开放的方式,同时,也要加强对相关征信机构的监管。

  第四,建立行政、司法、社会舆论多角度奖惩机制

  首先,建立健全行政性信用奖惩机制。其次,建立健全司法性信用惩戒机制。此外,建立健全社会性信用奖惩机制。

  第五,挖掘信用数据价值,完善社会服务功能

  首先,引进和优化信用信息分析技术和模型。其次,充分利用信用信息,开发信用产品,培育信用市场需求。此外,加强与第三方信用机构和共享经济平台合作。
责任编辑:李莎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