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解涉农资金整合使用“一盘棋”

分享到:


  广安市广安区涉农资金整合统筹使用后,龙安乡革新村大为受益,当地发展龙安柚,社员户均增收2.6万元。 (特约通讯员 邱海鹰 摄 视觉四川)

  聚焦

  今年,我省涉农资金整合试点范围覆盖所有贫困县。统筹整合使用的资金范围,包括各级财政安排用于农业生产发展和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资金,形成“多个渠道引水、一个龙头放水”的扶贫投入新格局,允许“买醋的钱打酱油”。

  不过具体实践中,如何整合使用涉农资金,就像一盘复杂的棋局,考验着棋手的能力。

  问:涉农资金项目众多,如何统筹整合?

  解:打破行业界限,一龙管水、蓄水统配

  涉农资金,仅中央层面就包括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农田水利设施建设和水土保持补助资金、现代农业生产发展资金等,多达19项。而一个建设项目,往往也涉及不同行业资金。

  因此,对于县一级来说,确保涉农资金整合过程中的各部门形成“一盘棋”,非常重要。

  广安市广安区选择“一龙管水”,打破行业界限,把方向相同、用途相近的财政涉农资金,实行行业归口管理。

  “整合以后,资金投入遵循‘谁使用、谁管理、谁负责’的原则。”该区财政局工作人员介绍,不论来源,这笔资金投向哪里,就归哪个部门负责。

  归口管理最大的好处就是确保涉农资金整合发挥出最大效益。今年广安区共统筹整合财政涉农资金17362万元,其中用于产业发展建设项目9994.3万元,由区农业局负责,投向特色种植业4150亩以及壮大全区127个贫困村产业扶持基金规模。

  广安区龙安乡革新村正是产业扶持基金的受益者。目前该村种植龙安柚1000多亩,预计后年挂果,挂果后贫困户人均可增收3000元。挂果前两年,革新村通过发展林下养土鸡、种蔬菜等,贫困户人均增收近千元。第一书记张译文说,为发展龙安柚规模种植,从土地调型到幼苗种植,再到垫付流转土地农民的租金,区农业局都给了很大支持。

  今年广安区整合统筹的财政涉农资金中,另一大笔共7298.5万元则用于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包括村组路和村内道路建设175.12公里、新建和整治山平塘42口等,项目分别由区交通局、区扶贫移民局、区水务局等负责实施建设。

  广安区扶贫移民局局长杜强表示,由行业部门统一规划设计、统一建设标准、统一补助标准、统一推动实施,可以让每一分钱都物尽其用。

  广安区的涉农资金是下达到各部门,具体操作中再进行整合,而在巴中市巴州区,所有的涉农资金都整合进一个“资金池”,放在同一个银行账户里。

  巴州区财政局认为,这种整合方式不需要将资金划到行业部门,而是直接安排资金到具体项目。“这种方式称之为蓄水统配。”巴州区扶贫移民局局长周永红表示,巴州按年度资金统筹整合使用方案,确定重点扶贫项目和建设任务,统筹安排涉农资金,优先选择进入项目库的扶贫项目实施。

  问:贫困县项目众多,如何区分轻重缓急?

  解:由下至上,确保资金用到最需要的地方

  12月6日,南充市仪陇县度门镇王家店村贫困户李荣凤在自家院坝拾掇刚挖出来的红薯。她的身后,是一座半年前盖起的新房。75平方米,水电气齐全。

  “4月份搬进来的,住得巴巴适适!”李荣凤之前住在山脚下,房屋长年失修,墙体开裂了四五公分,又面临泥石流风险。搬进新家后,在外地读书的儿子再也不用为她担心。

  看得见的是“住起来巴巴适适”的房子,看不见的则是这房子背后,建设资金的“千回百转”。

  就在今年初,李荣凤危房重建的梦想还不一定能实现,一个很大原因是缺钱。“年初我们计算住房改造资金需求近4亿元。”仪陇县财政局总会计师周晓莉告诉记者,当时账面上用于危房改造专项资金只有几千万元。

  缺口怎么补?仪陇县采取涉农资金整合“截长补短”模式。简单说,就是根据脱贫攻坚规划中农业生产发展和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财政资金需求,区分项目轻重缓急,把一般性的项目资金调整用于重点项目建设,把“锦上添花”项目资金调整用于弥补贫困村、贫困户退出“短板”。“好钢用在刀刃上。”仪陇县扶贫移民局局长田景跃比喻道。

  通过对比分析过去5年建设项目数据,周晓莉发现,经过几年脱贫攻坚,贫困户“两不愁”已不成问题,教育、卫生等有政策保障,也不存在短板。而在饮水、出行等基础设施方面,也已经建设差不多,最大短板就是“住房安全”。于是,仪陇县统筹水利、交通等部门涉农资金,全部用于提升贫困户住房安全。资金一增一减之间,补齐了脱贫短板,也提高了利用效率。

  扶贫项目众多,轻重缓急如何确定?周晓莉介绍,首先通过村大会、院坝会、村干部调查等方式收集民意;然后上报给乡镇,由乡镇进行审核;再报给各行业部门,对项目可行性进行审核;一切完成后,最终报脱贫攻坚指挥部进行审核。确保涉农整合资金截长补短后,真正用到贫困群众、贫困地区最需要的地方。 (记者 侯冲)

责任编辑:李莎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