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进:四川国企要成为创新驱动发展先行军

分享到:

  “扎实开展创新、创造”,这是今年全国两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四川代表团审议时提出的重要要求。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也强调要“加快推进国资国企改革,要以提高核心竞争力和资源配置效率为目标,形成有效制衡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灵活高效的市场化经营机制……”

  这些新部署、新要求在代表委员们中间激起了强烈反响。

  而四川作为西部经济大省,全面创新改革进入关键期,创新改革正成为四川汇聚发展新动能的动力源泉。其中,国企改革是四川推进全面创新改革的一个重要命题。

  作为四川国资国企系统的“掌舵者”,如何书写国企改革发展的新答卷?

  本次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国资委主任徐进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他表示,四川已绘制出2017年国资国企新一轮改革的“路线图”:力争年内全部实现经理层市场化选聘管理;大胆探索国有资本参股、财务性持股、特殊管理股等多种形态的股权结构,并新选择2-3户企业进行试点。

  破顽疾

  本轮国资国企改革四梁八柱已确立

  3月10日,在北京住地,徐进的办公桌上,堆放着满满的材料,厚厚的笔记本上记录得密密麻麻。

  一份关于四川国有企业改革的总结材料引起了记者注意。

  这份材料显示——2016年,全省国有经济总量达到6.6万亿元,居全国第6位,与我省经济总量在全国的排位相一致。

  “深化国企改革、探索和建立混合所有制方面,四川已经取得了显著成效。”

  对此,徐进表示,2016年,我省国企经济总量、增长速度和发展质量都居于全国国资系统前列,同时,国有经济总量、从业人数、完成投资、上交税费都达到全省的40%以上,几乎占了“半壁江山”,在全省的地位和作用进一步提升……

  这样可喜的数据,源于四川在全国率先实施一系列开创性、突破性政策举措,打出了体制改革和机制创新“组合拳”。

  “我们牢牢牵住改革的‘牛鼻子’,以重点突破带动全局工作,推动了整体创新改革,破除了体制机制顽疾。”徐进介绍说。

  早在2014年,按照省委统一部署,我省走在全国前列,率先研究出台《深化国资国企改革促进发展的意见》,陆续出台了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等21个专项改革方案,为深化国资国企改革制定了具体“时间表”和“路线图”。

  “去年,四川国资国企改革初步构建了‘1+21’改革制度体系,可以说本轮国资国企改革的四梁八柱已确立。”徐进介绍说,列入省委改革台账的58项国资国企改革工作进展顺利,要求年内完成的35项改革工作已完成。全省21个市(州)也全部制定了改革总体方案及配套实施意见,制定了150余份国资国企改革文件和方案。

  与此同时,在全国率先基本完成省属企业三项制度改革预定目标,“管理人员能上能下、员工能进能出、收入能高能低”的市场化经营机制初步建立。

  在徐进记忆中,作为四川省省级综合性产业投融资平台的“航母”,四川发展属于第二批6户三项制度改革企业之一。在2015年基本完成三项制度改革之后,如今的四川发展市场化招聘人才已占到员工总数的90%以上。基本实现在岗职工公开选聘、本部中层管理人员竞聘上岗、直接出资企业高管人员市场化选聘的“3个100%”。

  制度的改革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成效——

  2016年,四川市场化选聘力度加强,78户国有企业市场化选聘150余名高管人才。省属二级以下法人公司混合所有制企业占比达49%,地方国有控股上市公司达23家,省属企业试点工作全面完成,劳动合同签订率达100%。

  开放合作成效明显,与中央企业签约项目达4000亿元,与中商飞、南方航空成功签订战略合作协议,首个海外综合投融资平台——中国四川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成功组建运行。二重、化工控股、攀钢等困难企业实现扭亏为盈。

  勇担当

  国企挑起“稳增长、促发展”大梁

  党中央把“稳中求进”定为今年全国经济工作总基调。“而对四川来说,国资国企在全省稳增长、调结构中一直发挥着骨干和引领作用,是四川省稳中求进的‘主力军’。”面对国家新的部署和要求,徐进说,四川国资委将以推动国有企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不断深化国资国企改革,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快建立具有较强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的企业科技人才队伍,推动国有企业转型升级,把国有企业打造成创新驱动发展的先行军,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实力,努力实现国有企业做强做优做大的目标。

  徐进坚定的回答中,透露出一个强烈的信号——推进国资国企改革发展,四川有信心有决心。

  信心来源于2016年的成绩。在稳增长方面,主要指标均实现两位数增长,超额完成了全年目标任务,省属企业全年完成固定资产投资超600亿元,成为稳增长、促转型、补短板的有力支撑。

  决心来自举措。“省属企业提质增效稳增长是国资委2017年工作的一号工程。”徐进说,在经济下行压力下,省属企业能否实现提质增效稳增长对于提振市场信心、稳定市场需求、促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具有积极意义和导向作用。“这是全省地方国有企业尤其是省属企业的社会责任,也是应有的担当。”

  “我省抓国有企业稳增长促发展的经验做法,国务院国资委在全国都进行了推广。”对此,除了喜悦,徐进更感到重担在身。他说,我省将采取“一揽子”针对性措施,推动国有企业主要经济指标保持两位数增长。

  徐进说,具体而言,将认真落实全省“项目年”工作安排,建立重大项目台账,引导和督促省属企业推进总投资额4700多亿元的51个重大基础设施和产业项目建设。

  针对企业管理短板,以全面预算管理为抓手,提高精益化管理水平。全面开展“成本管控、效益否决”专项活动,以降本节支、挖潜增效为重点加强成本管控。截至2016年11月底,全省地方国有企业成本费用利润率同比增长1%,省属企业成本费用利润率同比增长3%。

  同时,积极引导国有企业抢抓我省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域建设机遇,加大研发投入、科技创新和成果运用力度。着力整合创新资源,长虹公司携手ABB建立了西部首个机器人应用联合实验室。目前,由国有企业牵头组建的产业技术联盟已达58个。

  谋突破

  改革是国企发展“源动力”

  站在新起点,国企何以更快更好发展?

  “唯有改革,方有出路。”对此,徐进一直在思考,国企发展毫无捷径可言,改革是国企发展唯一出路和源动力,必须以改革谋出路,向改革要红利、向改革要效益。

  徐进说,今年要狠抓改革攻坚,围绕增强活力、提高效率,在规范董事会建设、市场化选聘契约化管理、薪酬分配制度改革、混合所有制改革、重组整合及国资监管职能调整等6个方面取得新突破,走出一条符合中央精神、切合四川实际的国企改革发展新路子。“力争国企发展目标高于全省经济增速,力争省属国有企业资产总额、营业收入、利润增长均达到10%以上。”

  其中,混合所有制改革一直是各方关注焦点,也是国企改革重要突破口。

  “今年混改突破口要进一步扩大。”徐进说,截至2016年,省属一级及下属法人公司产权登记户数为1047户,已经有49%的企业发展为混合所有制企业。

  在徐进看来,混合制改革要积极推进,四川省已先后分两批向社会发布336个项目,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投资重大项目,估算总投资9000亿元,扩大了国有资本与民营资本融合发展的空间。

  推进资产证券化,确定了31户上市培育企业名单,重点围绕旅游、商业、能源、金融等产业板块抓好上市培育,积极推进川化股份恢复上市、能投股份在香港挂牌上市,力争2017年新增3-5户省属企业上市。目前四川省属企业一级公司层面已全部完成公司制改造,近两年新设立的省属二、三级国有企业基本实行了产权多元化。

  为激发国企活力,徐进透露,四川已制定并即将出台混合所有制企业员工持股指导意见,将于今年启动员工持股试点工作。下一步,将在全省范围内选择5-10户企业开展试点工作。通过2年左右试点,总结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进一步有效建立激励约束长效机制,激发国有企业内在活力。

  改革发展体现在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上。“我省正在强化规划引领,着力调整优化国资布局结构。”徐进表示,在2016年退出435万吨产能基础上,川煤集团2017年要再关闭6-8对生产矿井。推进“三供一业”分离移交取得实质性进展。选择交投、铁投、能投、川煤等企业,以市场化、法治化的方式探索债转股试点。

  在大企业大集团培育方面。“我省正着力强化重组整合,培育大企业大集团,推动四川发展‘1+2’改革,加快四川金控集团、四川银行、国宝人寿等机构组建运行;推动川商投二次重组,加快省旅投集团内部重组整合,力争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50亿元。”徐进说,要加快推动交投、铁投、川投、能投、华西等企业改组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打造一批“千亿企业”“五百亿企业”集群。

  改革发展还体现在监管上,我省正以管资产转为管资本,按照“一个转变、两个清单、三个归位、四个重点”的要求,该管的科学管理、决不缺位,不该管的依法放权、决不越位,不断提高国资监管的针对性和有效性。

  “四川国资国企改革要拿出啃硬骨头的精神。”徐进以坚定的决心勾勒出了改革发展蓝图——

  “到‘十三五’末,力争省属企业资产总额突破1万亿元,居全国省属企业发展前列;所有者权益达到4000亿元,资产证券化率达到30%以上。力争90%以上省属国有资本集中在现代服务业、战略性新兴产业、重要基础产业等重点行业和关键领域,国有企业主业进一步集中,省外、海外资本布局范围扩大。”

  四川国企改革,有顶层设计、有具体实践,未来可期。(记者 闫新宇)

责任编辑:张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