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人民政府 国家信访局 国务院法制办
 
 
川粤合作:携手新未来
   2018年10月15日
来源: 四川省人民政府 
     【字体:
 


图为广安(深圳)产业园,作为川粤合作重要内容之一,该园已吸引比亚迪、深圳能源等企业入驻。徐小雨摄(资料图片)



  深圳第一,成都第二。10月11日,2018年全国“双创”活动周现场发布了《2018中国新经济活力指数排行榜》,其中人才活力指数一项,深圳和成都分列第一、二名。至于整体的新经济活力指数,两个城市也同时进入前三。有网友感叹,“这是深圳和成都‘距离’最近的一次。”

  距离,是一个有意思的视角。从区域地图看,两座城市远隔数千里。但从合作“地图”看,两市及其所在的省份四川与广东,却在不断“贴近”:从改革开放后一批又一批四川人赴广东扎根,到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后广东对汶川倾情援建,再到如今紧紧围绕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扩大沿边内陆开放,两地省委省政府共同推进东西扶贫协作及泛珠三角区域合作……携手并进,始终是川粤交流的核心主题,一步步推动双方合作向深层次、宽领域发展。

  此次榜单上的“相遇”,可看做川粤合作的一个小小节点:它提醒人们想起两省一直以来合作并进的历程与光彩;也提醒所有人看到,在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深入推进的新时代,两省间充满无限可能的未来。

  川粤交往源远流长。广东是四川在国内的招商主阵地,四川是广东在西部最大的经济合作伙伴。双方合作既有深厚悠久的情谊与共同认知,又有现实互利的基础

  吃豆花饭,看羌城碉楼……今年国庆假期,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涌入汶川。

  大假7天,汶川特别旅游区接待游客数同比增长66.9%,全县实现旅游收入逾5600万元。“哪儿想到现在成了那么安逸的旅游胜地。”汶川县旅发局相关负责人感慨,当年汶川虽然只有少量高耗能工业,但造成的污染却很让人担忧。

  变化,始于2008年。“5·12”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对口援建重灾区汶川县的广东省派大批干部入川,在累计支援救灾重建资金112亿元的同时,带来先进理念推动当地转型发展。此后,广东省又进一步参与东西部扶贫协作,由广东省对口帮扶甘孜,佛山市帮扶凉山。

  如果说清朝初年客家人不远千里入蜀、改革开放后数百万川籍农民工南下深圳的历史,印证了川粤交往的源远流长;那么抗震救灾及东西扶贫协作的经历,则见证了两地历经考验的深厚情谊。

  “三年间,我们成了真正的汶川人。”时任广东省对口支援四川省汶川县恢复重建工作组组长陈茂辉如此感慨。而凉山州昭觉县特布洛乡谷莫村的吉克失西记得,欢送广东(佛山)对口凉山扶贫协作工作组时,老乡们背来一篓又一篓的腊肉鸡蛋,“追着汽车送出很远,很多人哭了。”

  这源于彼此深厚的情谊,更基于对责任与使命的认知。今年6月,广东省委书记李希,省委副书记、省长马兴瑞率广东省党政代表团来川调研,就全面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工作的一系列重要指示精神,做好下一步对口帮扶凉山州、甘孜州工作与四川省委书记彭清华,省委副书记、省长尹力等进行深入协商交流,为实现四川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而携手并进。

  2008年后川粤间迅速“升温”的,还有产业合作。

  综合公开数据,2004年至2007年四川引进广东到位资金逾570亿元;而2010年至2014年,这一数字飙升至逾6000亿元。“今年前8月四川引进广东到位资金同比增近30%,总量占比在四川引入省外境内资金中排名第二。”省投促局相关负责人介绍。

  省社科院研究员盛毅注意到一个细节:同样是2008年,广东做出推动产业和劳动力“双转移”等重大决策。“广东要推动‘腾笼换鸟’,四川愿承接产业转移,这奠定了两省扩大合作的基础;而通过灾后重建等不断加深的交往,为合作提供了最好的助推剂。”

  多位专家不约而同提到:广东是四川在国内的招商主阵地和重要投资来源地。四川则是广东在西部各省区市中最大的经济合作伙伴,“双方合作是有现实基础的、是可持续的。”

  川粤交往不断发展。横向看格局,从广东“单向投资”演变为川粤“双向共融”;纵向看层级,合作领域从传统的纺织服装等劳动密集型产业,向电子信息、装备制造、现代服务业等新兴产业升级

  10月10日,在广州举行的第十五届中国国际中小企业博览会上,65家川企“组团”集体亮相,带来石墨烯地暖瓷砖、无人机等前沿创新产品。“广东吸引我们的,一是市场大、前景好,二是新技术引进非常快。”四川宇翔科技有限公司飞行部负责人张智恒说,希望在广东拓展业务。

  这么想的不只他一人。广东四川商会相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广东拥有全国规模最大的川商群体——据不完全统计已超过1万家。包括九洲、长虹、新希望、华西建筑等知名川企都在粤设有分支机构,“广东是川货出川的重要市场,同时这里也为川企‘借船出海’提供了跳板。”

  “传统印象中,川粤合作就是广东单方面的‘西进’。但这并不适合现在。”四川省人民政府驻广州办事处相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川粤合作从广东“单向投资”演变为川粤“双向共融”的发展格局。

  横向看“由单变双”,纵向看则“由浅入深”。

  10月12日,位于广安城东的广安(深圳)产业园基础性项目——深广·渠江云谷施工现场,工人们正进行幕墙、景观等工程施工。园区尚未完成,一批巨头已迫不及待宣布入驻,包括比亚迪千亿级云轨项目、赛迪研究院高端智能电子园等。

  该产业园由广安与深圳合作共建,定位于承接深圳产业转移和延伸的基地。而承接方向,则集中于新兴产业——以高端装备制造、智能电子信息、装配式建筑为三大主导产业,以保税物流、健康医疗、旅游服务为三大潜力产业。

  “近年来川粤产业合作层级不断提升,合作方式也由‘单个项目投资’向‘产业集群合作’演变。”省投促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川粤产业互动已从最初的纺织服装、家具等劳动密集型产业,向电子信息、装备制造、现代农业、现代服务业等产业升级。华为、比亚迪、恒大等一批粤企入川,将推动四川重点产业链条的进一步完善与层级提升。

  川粤交往充满可能。在国家建设粤港澳大湾区的历史机遇背景下,川粤合作既有激动人心的前景,也有推动落实的路径,双方完全可互为腹地,形成全方位的良性互动

  “前不久才见了你们老乡!”电话中,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院长申明浩热情地告诉记者,此前在深圳为四川省商务厅组织的干部培训班上课,主题就是“南向开放”。“(学员们)学习热情特别高,提的问题很专业。”他认为有这样的劲头,四川将在对接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中起到示范带头作用。

  这样的劲头,来自于四川的高度重视。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提出形成“四向拓展、全域开放”立体全面开放新态势,其中“突出南向”是一大重点。这既是四川基于自身地理特征和发展条件的战略决策,更是紧跟国家发展战略方向,响应“一带一路”倡议的切实举措。

  “突出南向,一方面是四川积极对接广东等地的先进生产力,对接构建开放型经济运行管理新模式等先进经验的过程;另一方面也是川粤在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中加强合作,共同促进与沿线国家和地区深入经贸合作、人文交流的过程,是共享新空间与新机遇的过程。”省投促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以此为前提,近年来川粤高层互动交流密切,相关合作机制日臻完善。

  2015年,两省签订《深化粤川合作框架协议》,商定在特色优势产业和园区等8个方面推进33项合作事项;去年川粤签署自贸区战略合作协议,明确将共同推进投资、贸易便利化等5个方面合作。

  一个月前,2018年泛珠三角区域合作行政首长联席会议上,四川明确提出将从4个方面积极参与、精准对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强化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形成南向“多通道跨境、多口岸过境”的全物流体系;推动优势产业合作,大力发展电子信息、智能制造和数字经济等;营造良好营商环境,学习先进的管理理念;建立完善合作机制,积极推动地方各层次交流。

  对此,“粤港澳大湾区”最早提出者之一、深圳市委党校副校长谭刚有着热切期待:四川和“粤港澳大湾区”核心之一的广东,完全可以互为腹地,形成全方位的良性互动。

  这,也是四川的期待。(记者 熊筱伟)

  

 
  • 四川省政府网站
  • Copyright 2018 scxf.sc.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四川省信访局网站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主编信箱
  • 版权所有:四川省信访局 网站标识码5100000044 蜀 ICP 备13001288号

     川公网安备 51010502010658号

  •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四川公司 网站维护:四川省电子政务运营中心 
    联系电话: (028)86190174
  • 为了获得更好的浏览效果,建议您使用IE8.0及以上版本浏览器登陆本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