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比赛多元参与 四川舞蹈绽放光彩

分享到:

 

 

  群舞组表演一等奖《英姿》

 

  “单双三”组创作一等奖《你是我的山》

 

  群舞组创作一等奖《幸福小院》

 

  “单双三”组表演一等奖《说书俑》

  由省文化厅主办,省艺术研究院、泸州市文化体育新闻出版广电局承办的2017年四川省舞蹈新作比赛决赛日前在泸州举行。本次比赛分设独舞、双人舞、三人舞(以下简称“单双三”)项目组和群舞项目组,入围并参加决赛的作品数量分别为22个和63个。经专家委员会评定,《你是我的山》《幸福小院》《说书俑》《英姿》等节目,分获各组别创作、表演一等奖等殊荣。

  省艺术研究院相关负责人表示,与以往相比,本次比赛具有三大特点:参赛作品的题材和内容大大丰富,参赛主体覆盖面广,新生力量表现突出。“四川省舞蹈新作比赛的平台,其实也是四川广大舞蹈工作者展示的平台。同时,也是广大人民群众火热现实生活中不同方面的缩影和表达。”

  多元题材呈现深度思考

  省艺术研究院相关负责人介绍,本次舞蹈新作比赛除民族民间舞外,还有相当数量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关注当下百姓生活,反映百姓心理与情感,内容向善向美,充满正能量,时代精神鲜明,充分表现出人们对理想信念的固守以及对幸福生活的追求。本次比赛从舞种上讲,有古典舞、民族民间舞和现当代舞;从类别上讲,有群舞,有独舞、双人舞、三人舞。令人欣喜的是,本次比赛“单双三”作品集中发力,有些反映百姓情感,例如老年的孤独和爱情的甜蜜,也有些反映火热的现实生活。

  而在群舞方面,少数民族题材作品保持高水准的同时,舞蹈工作者们还开掘出更为多元的表达内容,既有生活的基础,又有编导的手法与技巧,还有以小见大的深度思考,例如《世纪人生·蒋兆和》。这个作品通过一个画家的故事,展现了哲学层面的思考:在硝烟弥漫的抗战年代,中国人精气神究竟在哪里?蒋兆和这个布衣画家,凭借自己内心强烈的自信,用画笔去表现中国人羸弱但又不甘落后的精神气质。作品采用独舞和群舞相结合的对比性表达,将中华民族从历史长河中走过来的艰难岁月,表现得非常完整。

  还有一些作品也来源于现实,贴近老百姓的生活经验。《幸福小院》荣获群舞组创作一等奖、表演二等奖,舞台上14位“老人”有的在相互打趣,有的掰手指数着亲人探望的日子,还有的在看报纸……一幅“敬老院”的生活场景徐徐展开。作品生动地展现了空巢老人情感深处的守望与挣扎,通过舞蹈的艺术语言表现出一种平凡而伟大的真爱情怀,引导全社会关注、关心、关爱老人。

  多元主体共聚创作热情

  本次比赛参赛主体覆盖面广,除专业文艺院团、艺术院校外,民营团体、民间组织和企业艺术团的参赛数量均有明显增加。这反映出各类艺术院团共同发展的格局与社会群众参与专业舞蹈比赛的热情,也反映了文化部门管理思路和手段的创新。

  其中,以攀钢艺术团等为代表的企业院团表现亮眼。“企业院团的主要目标是传递企业文化,然而现在很多院团也举起了艺术创作的旗帜,关注当下、关注生活、关注现实,创作出了一些比较好的作品。”省艺术研究院相关负责人表示,将不断为企业院团等搭建平台,让全社会的舞蹈爱好者、舞蹈工作者提升自身能力,促进四川舞蹈的繁荣和兴盛。

  四川有近百所高等院校,其中不少设置有舞蹈学院或专业。纵观此次比赛,四川音乐学院、四川大学、西南民族大学、四川师范大学、成都体育学院、绵阳师范学院、乐山师范学院等高校踊跃参与。业内专家指出,高校舞蹈作品艺术质量普遍较高,舞蹈语汇比较丰富。同时,由于创作、打磨、配合时间相对而言更充分,这些节目整齐划一的程度较高。

  来自基层的参赛节目,不乏一些非专业团体的作品,尽管演员的技术技巧相对欠缺,舞蹈语汇比较简单,但由于注重舞蹈的仪式感,服装、灯光、音响、表演之间的配合较好,观众反响依然非常强烈。

  “因为这些舞蹈赛事活动,各类团体的积极性都被调动起来了,吹响了四川舞蹈繁荣和发展的集结号。”省艺术研究院相关负责人说。

  多元力量完善年龄梯队

  我省历次舞蹈新作比赛,除了呈现舞蹈工作者们全新的艺术创作,往往也会成为舞蹈人才展现自我风采的平台,本次比赛也不例外。我省资深创作者持续发力,新生力量同样表现突出。除推出一批新作品外,还涌现出了许多新的舞蹈创作、表演人才,他们是四川舞蹈艺术发展的新生力量,将积极推动四川舞蹈艺术未来的发展与繁荣。我省著名编导刘凌莉的《英姿》,选取了川剧中的武旦行当,反映中华儿女尤其是女性与众不同的气质:柔,比水还要柔;刚,比山还要刚。回望一方土地的传统文化元素,通过舞蹈的方式加以精妙再现,不少舞蹈工作者都在进行这样的尝试。

  除了资深舞蹈艺术家的作品,还有大量的新人与之同台角逐。“单双三”组创作一等奖《你是我的山》,出自四川音乐学院青年教师之手,艺术地呈现了许多人一生的普遍经历:小时候,父亲是我们的“山”;等到父亲老了之后,我们就成了父亲的“山”。同样斩获佳绩的《孤伐·剑门殇》《说书俑》等,或展现对土地、家园和平安宁的守望,或通过舞蹈复活传统曲艺的“烟火气”。这些年轻编导的作品不仅质量上乘,涵盖的内容、主题也较为丰富。

  本次比赛也涌现出一批年轻演员。例如,群舞《乖丑丑》约有20%的演员是老师,其余均为学生。“希望年轻编导和演员深入生活,从传统文化吸取养分,创作出更多优秀作品。”省艺术研究院相关负责人说。

责任编辑:刘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