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俊锋:权力清单透明 公共资源方能阳光交易

分享到:
  近年来,屡屡被媒体曝出存在不符合条件家庭违规享受保障住房待遇等问题,其中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权力清单”没有全部细化,应公开的信息没有完全公开。选择性公开现象存在,留下暗箱操作的空间,既滋生权力腐败,也使政府公信力受到极大的损害。

  5月上旬,笔者随同国务院办公厅调研组,在四川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关于推进公共资源配置领域政府信息公开的意见》落实、运行情况的专题调研。这份体现政府施政公平、保障公共资源安全的规范性文件,出台半年来备受各方关切,这次调研既是一次检视,也是一次半年“小考”。

  调研组从川西南到川东北,从经济强劲的成都平原到发展滞后的秦巴山区,无论是管理服务者,还是交易参与者,普遍认为公共资源交易信息的公开,基本实现了交易的标准化、规范化和透明化,体现了公平公正,减少了随意性,不仅能够避免人为干预,也为管理者、参与者贴上了“护身符”。

  比如,成都市把5大类70项公共资源集中在市政交易中心进行,近年来完成交易项目78941个,交易金额达10349.38亿元,节约资金393.53亿元。该市细化的公共资源4大类13项,全部进行信息公开,并根据国家和行业主管部门的工作要求适时变化进行动态调整,确保工作变化与信息公开的更新同步运行,从制度层面保证了交易的公平竞争性、配置的效益性与效率性。

  巴中市以推进相对集中行政许可权改革试点为契机,深化交易信息公开,积极推行“一窗进出、一网办理、统一发布、统一组织、统一评审、统一监督”交易运行机制,让群众切实增强阳光交易的获得感。

  南江县作为欠发达地区,紧盯公共资源交易的民生民本事项。2015年县委县政府梳理出七大领域的重点公开,由7个行业主管部门牵头分布实施,整体推进。保障性住房分配关注度高,建设部门牵头把分配政策、分配对象、分配房源、分配程序等信息全程公开,同时要求相关社区进一步公开分配方案、工作流程、分配标准、分配对象、分配结果,全程接受群众监督。他们还把公共资源交易领域的公开要求延伸到农村,对于农村修桥、修路及村集体公共设施的修建,由民政部门牵头指导全部公开项目来源、资金筹措、工程招标、资金使用等重要信息,交出“明白账”,接受村民监督。

  在调研中我们发现,公共资源配置领域政府信息公开总体落实有力,运行良好,但在实际运行中也面临一些困难和问题。

  “权力清单”梳理存在粗细不均现象。公共资源配置具有公有性、公益性,社会关注程度高,按照国家文件要求,各地、各部门在信息公开上,必须细化公开事项、内容、时限、方式、责任主体、监督渠道等,纳入主动公开目录清单。比如保障性住房领域,相关专家认为,每一小项都应细化,他举例说,公开保障性住房的项目建设信息,既要公开工程规划建设方案、年度建设计划,又要细化到建设计划任务量、计划项目信息、计划户型等信息。在脱贫攻坚的决战阶段,农村危房改造相关政策信息既要公开,又要细化到对对象认定过程、补助资金分配、改造结果等信息。近年来,屡屡被媒体曝出存在不符合条件家庭违规享受保障住房待遇等问题,其中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权力清单”没有全部细化,应公开的信息没有完全公开,选择性公开现象存在,留下暗箱操作的空间,既滋生权力腐败,也使政府公信力受到极大的损害。

  一些交易信息存在获取不便现象。主要表现在一些信息不同步、信息对接有盲区,为数不少的国有企业投资项目和招标信息还存在“各自为政”现象,限额以下工程建设项目的比选和代理机构比选的交易信息没有完全集中。就四川调研情况看,四川省公共交易资源信息网是川内法定的公共资源交易发布平台,但不是唯一平台,如政府采购、土地矿业权类别的信息又在相关行业平台上发布。此外,司法罚没物处置、农村产权交易等信息尚未能整合。当然,四川的情况在全国大多数地方皆不同程度存在。相关行业人士建议,交易信息公开载体越多效果越好,但必须要保证交易信息的及时更新与完整,政府部门可以在不同载体上发布公共资源配置信息,但要确保信息的唯一与真实,必须与全国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数据实时共享,做到“一网”覆盖,兼顾线上线下集中交易,方便公众的获取与监督。

  监督问责存在失之于宽的现象也有存在。在调研中普遍反映,公共资源配置领域的政府信息公开,基本杜绝了公职人员寻租空间,公职人员不敢也不愿触碰公共资源交易的“高压线”,但在信息公开方面内容要素不完整、公开标准粗细不一、选择性公开等情况缺乏统一的问责追责办法。对骗取公共资源等违规操作者建立“黑名单”制度还没有统一的惩戒机制,不利于社会信用体系的建设。在探索引入第三方评估机制方面,结果运用不尽相同,严肃性与科学性需要加强。唯有让“公开是常态,不公开是例外”的理念落地生根,公共资源交易才能真正在阳光下运行。 (冯俊锋 作者系四川省人民政府信息公开办副主任)
责任编辑:李莎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