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长制试水近一年 一根“指挥棒”调动21个职能部门

分享到:

 

  葫芦口水库的水面,如今已很难看到水葫芦的踪影。威远县山王镇唐家湾村的村民们说,今年初夏,这里既安静又热闹:水面上,再也没有垂钓者和挖沙船的声音;沿岸的浅水区域,不断出现此前少见的水鸟,甚至还有对水质要求极高的中华秋沙鸭。

  葫芦口水库是长葫灌区两大水源地之一,长葫灌区横跨内江和自贡。根据中央部署,今年,四川全面实行湖长制。年底前,川内所有水域(含天然湖泊、水库和自然湿地)面积在1平方公里以上的水域,都将有“湖(库)长”。

  落实湖泊保护管理党政一把手负责制,四川早已展开探索。去年6月开始,长葫灌区长沙坝水库、葫芦口水库的县乡村三级库长开始履职。如今,已过去将近一年。

  现场

  巡库员日渐清闲,“水缸子”水质稳定

  “走!”5月12日下午,唐家湾村外的码头上,巡库员李利民打开冲锋舟,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身后泛起阵阵浪花。一年前开始,李利民几乎每天都要在水面上巡逻两次。不同的是,如今他已经很少携带打捞器具,起初每次巡护都要堆满船舱的塑料袋等漂浮物渐渐消失了,“现在真的是没脏东西可捞了。”

  负责唐家湾一带巡逻的唐军华也开始清闲起来。连续4个月,他的巡护日志中的“违规现象”和“处置办法”中都被一个“无”字所填充。“确实没有嘛,有的话我肯定要多写一点。”

  巡库员的这种“清闲”,威远县和自贡市的居民也乐意接受。

  葫芦口水库与相隔5公里的长沙坝水库,不仅是长葫灌区31万亩耕地的主水源,也是自贡市城区和内江市威远县城的主要饮用水源,供水人口数量超过80万。每年,两地从两座水库中所引取的水量超过6000万立方米,相当于6座中型水库的库容。

  “换句话说,这就是我们的‘水缸子’。”省长葫灌区管理局副局长尹光成说,监测显示,此前春旱,水位迅速下降,但是两座水库的水质,仍然维持在地表水三类及以上的标准。根据相关规定,地表水三类水质,可以直接作为饮用水源。

  探寻

  改变“九龙治水”,实现水库长清

  查阅两座水库的管理记录,不难发现:多年来,非法排污、捕捞、采砂、采矿、围垦、侵占水域岸线等是难以根绝的顽疾。此外,库区到底有多少涉水问题,也从未有过全面统计。

  “这些问题其实我们基本上都晓得。”威远县水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不过,发现问题并不代表解决问题,特别是在管理机制上,水利、环保、发展改革、财政、交通、住建、林业、卫生等多个职能部门,均对水库水环境、水生态等问题具有管理或执法权限。

  “看起来哪个都能管,操作起来,其实哪个都没办法彻底管好。”这位负责人坦言,如要彻底实现水库长清,必须改变“九龙治水”的格局。

  2017年6月,威远县决定:借河长制启动实施的契机,同步落实水库管理保护党政一把手责任。8月,威远县建立起长沙坝水库、葫芦口水库的县乡村三级库长体系,两位县委常委分别任葫芦口水库和长沙坝水库县级库长,两座水库所涉及的观英滩镇、山王镇等4个镇,则分别设立了镇级库长5名、村级库长14名。

  更重要的是,在库长制体系下,威远县把21个具有涉水管理职能的县级部门全部纳入库长制责任单位,并建立联动机制。“在长葫管理局成立了库长办,这个办公室就是‘中枢神经’和‘大脑’,能及时把情况反馈给各部门。”省长葫灌区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库长办实现了对21个部门涉水职能的整合和统筹。

  正因如此,各级库长上任之后,很快实现了“两个前所未有”——摸清家底和清理顽疾。

  在21个部门的协作下,去年8月,两座水库摸清共计31个问题。在此基础上,威远县和省长葫灌区管理局先后对两座水库开展9次联合执法行动,拆除一级饮用水源保护区内围堰两处共3010平方米、二级饮用水源保护区围堰一处4650平方米,取缔非法采砂场2处,处罚7名违法捕鱼嫌疑人。

  追问

  治理成效咋长久?逗硬考核,不合格将被问责

  库长制推行之初,两座水库的岸线管理区域迎来了历史上首次调整:确定长沙坝水库校核洪水位高程488.59米和葫芦口水库校核洪水位高程410.5米以下为保护范围。

  如何守住这条保护岸线?“不只是要把划定的岸线保护好,治理成果同样也要长久化。”面对记者的提问,威远县水务局出示了一份库长制配套制度表,内容包括长沙坝水库和葫芦口水库库长督导检查、巡库、考核、联席会议、约谈通报、信息报送共6项制度。其中,最核心的两条便是:把考核结果作为对乡镇党政工作评价重要依据;对问题视而不见或动作缓慢的乡镇党政负责人视情况予以问责。

  “没有这些逗硬的措施的话,有些问题很难做到立行立改。”威远县政府相关负责人说,如今,两座水库基本做到了“一般问题不过夜”。

  治理结果可信吗?“合格不合格,我们说了不算。”5月12日下午,尹光成指着葫芦口水库大坝附近的水质在线监测设备说,在库区的主要取水点分布着六套类似设备。这些设备不仅紧盯着10项与水质有关的关键指标,且直通省水环境监测中心内江分中心和省水利厅,“这边的数据,省厅和内江市随时是动态掌握的。”

  “威远的试点很有开创意义和启发意义。”省河长办相关负责人表示,近期将对相关地区的试点进行总结,布局全省湖泊、水库和湿地综合治理,“当然,核心还是压实责任、找准出路和做法”。他表示,与河长制一样,库湖保护治理的党政一把手负责制将全面取代部门责任制。(记者 王成栋)

  

责任编辑:张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