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首只返乡兴业投资基金怎样“引雁归”?

分享到:
  “如果基金投我,马上可以回乡建生产线。”45岁的杨斌是南充市南部县人,在上海打拼22年,掌握了无添加方便食品的生产专利,但苦于15%-20%的高昂融资成本,回乡发展有心无力。2月24日,杨斌在网上看到川商返乡兴业投资基金正式揭牌的消息,准备立即接触,看能否获得投资。

  专门设立支持返乡兴业的投资基金,这在全国尚属首例。随着基金正式启动,它的运作模式和机制,也浮出水面。

  基金有啥作用?

  补齐资金短板,做大“归雁经济”

  这只基金很特殊。

  政府出资设立产业基金,全国多地都有,但基本是针对某一产业。川商返乡兴业投资基金则瞄准特定人群进行支持。

  长期观察四川宏观经济变动的四川大学经济发展研究院院长于建玮,深谙基金成立背后的深意:“异地川商创业多始于外出打工、当兵退伍等,所以很多川商缺资金,企业规模受限。川商返乡兴业投资基金有效补足这一短板,支持有实力、有潜力的企业在家乡谋求更大规模、更高层次的发展。”

  据省投促局不完全统计,30个省级商会共有企业会员逾1.6万家。数量虽多,却规模小、行业传统。30位商会会长反馈的信息是:异地川商中,大企业仅占总数1.2%,中小微企业占98.8%。

  为解决川商资金瓶颈,酝酿5月之久的川商返乡兴业投资基金宣告启动。

  “这只基金的独特之处在于有3亿元的财政出资。”四川省川商联合促进会会长宋永太认为,财政注资起到了“风向标”作用,一方面可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参与,另一方面,将撬动更多实体经济回乡,最终达到“双重撬动”的效果。

  如何保障服务川商?

  政府引导、市场运作,形成“笼子里跳舞”的格局

  基金的启动,让参加首届川商返乡发展大会的川商备受鼓舞。

  会上有川商提出,针对某一产业而设,相应地对产业就有深入研究,可以快速判断项目的投资价值,而川商返乡兴业投资基金涉及产业可能会很多,专业性上面临挑战,怎么办?“基金运作的前提是充分市场化,这种担心多虑了。”西南财经大学财税学院副院长李建军认为,政府是出资方之一,但不是最大的,话语权掌握在其他更大出资方的手里,他们作为市场主体,会根据自己的行业或者眼光来筛选高价值项目,甚至会有针对性地聘用第三方咨询公司。基金要盈利,它与市场的互动将非常频繁和高效。所以不必担心。

  记者在会上获悉,该基金已委托新希望集团牵头组建专业化管理团队进行募集和管理。

  回川参会的中国中清科华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峻认为,选择川商来运作基金是明智之举,因为川商群体有一定共性,川商更懂川商,无论在项目选择还是吸引资金方面都有优势。

  基金运作的另一前提是保证产业政策有效传导。为确保“川商返乡兴业”这一主导投向,基金在运营过程中,将主要采取股权方式直接投资项目(企业),不设立子基金。

  财政资金与社会资本,来源不同,诉求则不同,必然会有矛盾。如何用制度消解这一矛盾,成为基金良性运作的关键。

  川商返乡兴业投资基金的解决之道,是确立“财政资金引导、专业机构管理、市场化运作”的原则。基金的筹备方之一——四川产业振兴发展投资基金有限公司董事高书美介绍,即通过章程充分体现政府的意向(比如主要投向、项目所在地等),而在章程的框架内,完全市场化运作,政府不干预,形成“笼子里跳舞”的格局。

  怎样增强吸引力?

  采取“劣后+优先”结构化模式,让利社会资本

  “现在投资总体不足,川商返乡创业还有很多融资需求。”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表示,在基金运作起来后,根据其运作模式和发展情况来决定规模,当然,规模越大,能够做的项目也就越多。

  这就引出另一个问题:如何增强产业基金吸引力,让更多社会资本愿意参与?

  24日的揭牌仪式上,基金参与方悉数到场。记者经多方核实了解到,基金放宽了投资限制,规定投资于四川企业和四川省内项目的比例不低于60%;明确重点支持在外川商返乡投资传统产业转型升级项目,优势产业、新兴产业、高端成长型产业和新兴先导型服务业项目,以及适合中小企业投资并促进就业的产业项目。

  在制度上,川商返乡兴业基金采取“劣后+优先”的结构化模式进行投资,省政府财政资金、四川籍企业和企业家将作为劣后级投资人参与基金的设立和运作,金融机构作为优先级投资人参与基金的运作。

  李建军介绍,在这种基金股权结构下,优先级不仅获得约定的基础收益,还可以分享超额收益,政府出资收益也可对优先级出资再给予适当让利;在风险承担上,劣后级部分也会承担更多,比如,在未收回全部出资并实现一定收益之前,优先级可以先行收回投资和一定收益,只有实现一定收益后,才同股同权进行分成,优先级的风险最小化。

  通过放宽投资限制,并在利益和风险上做出制度安排,社会资本就会更有动力参与产业基金。目前,基金正在深度接触首轮投资项目。(记者 陈岩)

责任编辑:张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