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乡兴业 川商为何热衷“抱团”

分享到:
  观察

  “回成都后,我们20多位泛长三角川商马上开了一个碰头会,大家有一个共识:加大对家乡的投资力度,抱团返乡!”2月24日,在首届川商返乡发展大会上,江苏省四川商会会长、苏州市宝馨科技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朱永福表示。

  会场另一边,太原市金地园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长刘朝贵邀约山西川商一起回川投资康养项目……

  两个镜头反映同一现象:川商返乡投资,选择了“抱团”的形式。

  记者梳理发现,在本次大会的部分签约项目中,不少项目都聚焦产业链或园区的搭建,类似的“抱团”式项目至少在成都、德阳、南充、自贡、内江等12个市州落地。

  外出打拼,不少川商选择抱团发展。回到家乡,川商为何依然强调抱团?

  资金抱团,联手抢抓大机遇

  “人多力量大,一起回乡做实事!”浙江省四川商会会长、杭州博宏纱线有限公司董事长罗相斌表示,当初抱团出川更多是为了抵御风险,而抱团回川则更多是为了把握住机遇,“四川经过多年快速发展后,一些项目块头比较大,而在外发展的川商多数体量偏小,需要抱团整合资源抢抓大机遇。”“以籍贯为纽带的产业有广阔的发展空间。”一位参会川商说,这就是为什么浙商能“一呼百应”,抱团发展的根源。在浙江的大多地方,“一地一个产业”的集群生产格局特征明显。

  抱团的方式多种多样。“有外地川商一起抱团回来,也有外地川商和本地川商抱团,甚至有外地川商和外地商人一起抱团到四川投资。”罗相斌介绍,“我们投资的自贡川南皮革城、内江国际家具商贸城,两个项目总投资近30亿元,就是川商与川商、川商与浙商抱团投资的结果。”

  刘朝贵计划将自己的康养项目选址三岔湖边,“我调查了,四川市场需求巨大,单凭我个人之力不易做好,需要与其他川商联手。”

  记者了解到,首届川商返乡发展大会期间的签约项目中,涉及我省七大优势产业项目、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五大高端成长型产业、五大新兴先导型服务业项目占总投资额的64.5%,投资金额超过1000亿元。面对块头较大的投资项目,其中不少是川商之间跨行业、跨区域抱团合作投资。

  在云南省川渝商会会长银康看来,在不少企业面临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抱团返乡变得更为迫切。“省外川商做建筑、建材起家的多,现在生意不好做了,回川发展实际上是他们转型的一个契机。我们这次联合云南川商重点考察了四川部分旅游项目,进入新产业,抱团不仅能带来资源整合,同样也是分散风险的方式。”

  产业抱团,“抱”回一个产业链

  “我们在自贡投资约10亿元打造返乡创业园项目,回引广州、温州、贵州等地的18户皮件生产厂入园,新引进10余户配套生产厂家,抱团发展。”2月24日,站上川商返乡发展大会的签约台,四川振鹏对外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王蚁棚有些激动,在自己回乡创业两年后,正带动更多川商回家发展。

  同一个产业链条上企业抱团回乡,能让一个区域迅速“生长”出一个新热点。

  2013年,王蚁棚在自贡沿滩区设立振鹏鞋业。他告诉记者,与沿海相比,内陆的物流成本大约增加了8%-15%,但要素、人力成本都比沿海低,综合考量下,回乡仍然划算。去年,四川振鹏鞋业销售额达到2000万美元,解决当地就业3000人。利用自己的生意联系,王蚁棚推动4家产业链内企业入驻。“他们都是自贡老乡,一起回来把事业做大。”

  在吸引川商返乡发展上,我省各市州也注重产业链招商。包括签约的投资8亿元六合锻造(绵阳)航空与燃机合金及高端模具钢项目、投资10亿元浙江美晶科技(遂宁)纯电动车生产项目、投资15亿元天地汇能环保(乐山)高新区低温产业园项目等,都有望成为带动当地相关产业链发展的引擎。

  让各方寄予厚望的,则是各方抱团成立的川商返乡兴业投资基金。基金首期规模暂定为30亿元,目前募集达20亿元。省投资促进局相关负责人透露,围绕我省重点产业、优势产业、新兴产业链投资,将是基金未来的关注重点。

  除了抱团返乡投资,眼界还应放得更宽。亚加国际集团董事长、欧美同学会副会长王辉耀建议,应设立全球川商联盟,整合全球川商产业链资源,更好地服务四川“走出去”和“请进来”。他认为,充分利用好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才能提升四川国际竞争力。(记者 李龙俊 王域西 曾小清)


  
责任编辑:张竞